除夕夜,我想吃母親做的--米排骨了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龔海峰 叢韜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2-13 16:32

低沉的雲頭透著烏黑的光,從訓練場帶著一身的疲憊返回營區的路上,忽然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那是糯米的香味。身為一個正宗的北方人,從小卻泡在糯米罐子里長大,據說是我出生的時候下著暴雨,老人都說命里犯水,沒事多吃點糯米去去濕。所以母親經常翻著花樣拿糯米做菜,漸漸的也就養成了一種我對糯米香味的特殊的記憶。循著那壓成團的香氣,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我的面前。

“喲,小虎子,又在折騰些什麼東西呢,蒸糯米糕呢?”

“唉,班長你這鼻子比貝貝還靈啊!”

“一邊去,你小子是損人不帶刺的啊,怎麼大過年的想著做點年糕什麼的改善改善生活?”

“沒有,這不昨天剛進了些糯米來,我琢磨著弄幾道新菜給中隊嘗嘗鮮,正好還留了些排骨,就試著學做了道糯米蒸排骨,看看好吃不。”

“行啦,別試了,出來了味道也不行。這蒸著的時候只有米味,沒有肉味,就說明配料沒齊,味道也提不起來。”

“班長你還挺懂行的啊。是不是經常在家里做啊?”

“沒做過,但是看著別人做過,看得我是熱淚盈眶啊……”

那是我剛上初中時候的事情,家人為了能讓我有個好成績,就張羅著送我去隔壁縣城里讀書。所以我從小學升到初中,離家的距離也從兩條街升級到了兩個縣,于是家人便決定讓我住校,周末回家。可是我當時心里是十萬個不願意,想著媽媽不要我了,就一直爭著吵著不願意去。母親便許諾我說,乖乖的去上學,周末回家給我做好吃的,然後我就妥協了,背著書包踏上了去學校的班車。

還記得很清楚,那是學校第一周放假,我一放學就抄起書包奔向班車。因為那會是中午2點多下課放假,我坐公交車大概要一個多小時,正好回家趕上母親做晚飯。母親也知道我要回家,早早就架上了鍋開始做飯。還沒進家門,我就已經能夠聞到那濃郁的化不開的米香味。這是我第一次吃母親做的糯米排骨。我站在灶台旁抻著脖子看母親做的什麼,還沒看見,口水就已經淌到了衣襟上。母親盛了半碗的糯米,鋪上滿滿的一層排骨,遞給了饞貓似的我。我站在灶台一旁,一邊大快朵頤地享受著魂牽夢繞的美食,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母親問的上學的瑣事。後來每次家人來校看我的時候,母親都會提前做好糯米排骨讓他們帶給我。至今,那種團著糯米香味的飯盒,一直留在我記憶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