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劇網綜“出海”︰講述中國故事的新銳力量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牛夢笛 蒲成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08-16 09:02

講述中國故事的新銳力量

——網劇網綜“出海”觀察

光明日報記者 牛夢笛 光明日報通訊員 蒲成

近日,網劇《媚者無疆》憑借電影級質感、演員精湛演技等亮點,不斷收獲國內市場好評的同時,還在海外發行上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據悉,該劇即將登陸亞洲、非洲、北美、南美、歐洲等地區,在13個國家播出,創下國產網劇海外落地最全面、發行渠道最廣的新紀錄。

其實從去年開始,國產網劇“出海”就動作頻頻。2017年的年度口碑之作,評分高達9.0的國產網劇《白夜追凶》,當時不僅在國內引發追捧,更被國外視頻網站奈飛(Netflix)買下播放權,成為國內首部賣到海外的網劇。網劇熱鬧“出海”的同時,網綜也不甘人後,一批優質的國產網絡綜藝節目也都踏上了開拓海外市場的道路。

網劇網綜組團出海,形勢大好之余,也不禁引人思考︰國產網劇、網綜靠什麼受到海外觀眾的歡迎?這種組團出海的繁榮局面,能否持續並擴大下去?網劇網綜的“出海”還面臨著什麼樣的問題和挑戰?

網劇︰精品內容是制勝法寶

那些在海外受青睞的國產網劇,高品質的精良內容是它們立足海內外的制勝法寶。

去年,一部《白夜追凶》在沒有熱門IP、流量明星的情況下,憑借扣人心弦的懸疑劇情、精心打磨的拍攝制作、精準到位的精湛演技,獲得驚人的40億次的點擊播放量,正是高品質的內容吸引力,讓《白夜追凶》很快就被奈飛(Netflix)買下海外版權;騰訊視頻等聯合出品的青春網劇《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主打高甜寵溺、青春洋溢的愛情偶像劇定位,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就闖入2017年國內純網劇點擊播放量前10名,一舉登陸Netflix平台,成為首部出海的國產青春網劇。無獨有偶,愛奇藝的《河神》《無證之罪》,優酷的《反黑》,以及網絡大電影《殺無赦》、騰訊視頻的《如果蝸牛有愛情》等也都被奈飛(Netflix)收入囊中。

國產網劇對內容的深耕,對品質的追求,折射出的是發展已駛入精品化的前行軌道。如今的國產網劇,已逐步成為中國影視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影視文化作品“走出去”的新銳力量。這種“走出去”,現在已不局限于某些具體作品的銷購,而是開始向著中外平台之間長期合作的方向演變。

中國傳媒大學國際傳播研究中心副教授黃典林認為︰“國際社會了解和認識中國的興趣是在不斷增加的,而影視文化作品正是展現一國歷史文化和社會風貌的最佳窗口,是海外受眾了解和認識當代中國的有效途徑。我們有向國際社會傳遞中國聲音、講述中國新時代故事的需求,而國外社會也有了解當代中國的興趣,而且海外的播出制作機構更是將中國視作大有可為的新興市場,加強溝通合作也就成了必然選擇。”

網綜︰堅持原創是突破關鍵

優質網絡綜藝節目的“出海”也是近年來的一道亮麗風景線,特別是今年以來,接連出現了《這就是街舞》《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等引發全民熱議的網絡綜藝節目。當前的中國原創網綜已頗具規模,而且多有創新,更新換代極快,這就為國產原創網綜的規模化輸出提供了契機。

從創下國內網綜海外版權的價格新紀錄的《這就是街舞》,到實現海內外同步播出,獲得了熱烈市場反饋的《創造101》,再到登陸美洲主流平台Pakuten VIKI的《熱血街舞團》,縱觀這些成功“出海”的網絡綜藝節目,都有一個基本共性,那就是始終堅持了高品質的節目原創。

黃典林表示︰“早年間的國產綜藝總是擺脫不了對外國節目山寨抄襲的嫌疑,後來又在較長的一段時間里,陷入‘娛樂至死’的泥淖,靠流量明星、作秀炒作等手段來博取關注,再後來‘拿來主義’又流行一時,通過引進國外版權來制作節目,這樣的做法雖然合法合理,也取得一定的市場效果,但是節目模式和核心版權都受制于人。”

近年來,網絡綜藝節目取得了“出海”的新突破。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這些優質的網絡綜藝節目,不僅堅持了原創精神,堅持從中國社會的現實土壤中汲取創作養分,還創造性地運用現代化、國際化的表達手段來進行風格包裝,讓國際市場也頗有驚奇、驚喜之感。

優酷出品的《這就是街舞》不僅受到海外影視公司的喜愛,除了要購買節目成片而外,還談到了節目的模式授權和改編,這表明外國成熟市場已經開始考慮中國原創節目的版權合作和引進。

青年電視評論人朱傳欣認為︰“國產網絡綜藝節目雖然有所突破,但是經驗少、底子薄的缺陷在今後的發展中還需要好好彌補。補足先天不足的短板,再加上後天堅持原創,深耕精品的努力,方能形成可持續發展的局面。不然,就只是曇花一現。”

未來︰“出海”之路如何行穩致遠

從目前走出去的作品看,網劇存在題材類型較為單一,過于集中在刑偵懸疑類的問題,像《白夜追凶》《河神》《無證之罪》等都是同類型作品,而此類題材的精品佳作,在海內外都已經十分豐富成熟,容易讓觀眾產生審美疲勞。與此同時,國產網劇網綜“出海”還面臨著文化障礙的挑戰。“東西方文化語境不同、審美標準不同、收視習慣和評價標準都有差異,都可能導致文化折扣,成為‘出海’路上的絆腳石。”黃典林介紹,但隨著制作團隊的年輕化、國際化,更加善于借用國際化的表達手段,在創造過程中有意識地融入國際化元素,使其更符合海外受眾的觀看和審美習慣,這些文化差異上的絆腳石正在被克服。

另外,從創作角度看,在制作之初就把目光放到服務全世界觀眾的角度上,已顯得尤為必要。愛奇藝副總裁陳瀟表示,在全球化時代,版權和內容交流只會越來越頻繁,所以出發點就不應該僅限于服務特定人群,而是要服務全世界觀眾。這就要求故事除去語言,人物、懸念和沖突都應該是世界性的。

在網劇網綜走出去的過程中,還面臨諸多問題需要解決,如走出去在交易模式上嚴重依賴版權模式,較少進行深層次的IP開發;對海外市場的培育與對商業模式的探索處于較為初級的階段;持續的原創能力、專業化的生產能力和海外運作能力有待進一步提高。

“未來20年,全球制作逐漸將成為內容領域的趨勢之一,這一切在快速提升中國內容制作的品質的同時,也能幫助中國文化內容走向海外市場。”阿里文娛集團輪值總裁兼大優酷總裁楊偉東表示,隨著國內原創劇集和綜藝品質的不斷提升,未來會有越來越多優質的網劇網綜輸出海外,成為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力量,國產網絡視听節目也勢必成為向世界傳播中國文化、傳遞中國聲音、講述中國故事的新銳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