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社會,傳統民歌的旋律如何再次響起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韓業庭 陳童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30 13:16

從內蒙古草原的長調到黃土高原的信天游,從蒙語到漢語,廣袤的西部大地孕育出西部民歌嘹亮的聲調。這些曲調悠揚的民歌,是中國西部文化生態多樣性的一個縮影。近年來,由于受到流行文化的沖擊,作為中華民族寶貴文化遺產的傳統民歌,漸漸在生活中銷聲匿跡。8月3日至13日,記者跟隨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一帶一路文化探源”項目調研組深入寧夏、內蒙古、陝西等民歌的濫觴之地,試圖找到民歌生命力的源泉,揭開民歌的現代傳承之道。

蒙古族歌唱家敖特根圖雅在演唱《鴻雁》。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1.回到民歌生長的地方

8月4日,在漫瀚調“無冕之王”奇附林的家中,一曲《天下黃河》贏得大家的滿堂喝彩。這位生長在黃河邊的漁民從小喝黃河水長大,“就想和黃河在一起”。在奇附林“我口唱我心”的民歌生涯中,他唱的歌就是自己的生活,因為在他心里,“黃河就是一條會唱歌的河,每一個彎都是一首小調”。

民歌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產物,千百年來,人們通過歌詞和優美的旋律表達著“天時、地利、人和”的樸素人文思想。在阿拉善長調民歌中就這樣表達著當地人的生態理想︰“春天飛來的天鵝們,不想南歸的好樂園。純樸善良的牧民們,有團結互助的傳統。”

一方水土孕育一方民歌,作為民族文化和自然經驗的結晶,民歌表現了當地人的生存智慧。阿拉善左旗牧民謝巴特爾告訴記者,他小時候當地一百個人里識字的可能只有十幾個,但是不會唱民歌的可能只有一個,游牧民族正是依靠民歌來傳播知識和教育子女的。

阿拉善左旗文聯副主席魏然說︰“民歌從歌詞上,綜合運用賦比興的手法,傳播長幼有序、尊敬賢德、孝敬長輩、敬愛父母、思念家鄉、互助友愛等主流價值觀。比如,阿拉善八大長調民歌之首的《富饒遼闊的阿拉善》就表達了人要團結誠實的觀念︰‘千言萬語和睦為貴,歡慶喜宴快樂至上。萬語千言精誠為本,親朋摯友憶念浩存。’”

中國民協理論研究處處長王錦強說︰“傳承了幾百年的民歌是最有智慧的。回到民歌生長的地方,看民歌怎麼立根于我們生存的土地,我們才有可能找到民歌生命力的源泉。”

2.找到經典聲音

中國民協民歌專業委員會主任朱智忠說︰“現代傳播的聲音非常嘈雜,在這樣的環境下,像蒙古長調、漫瀚調、信天游等真正具有生命力的、帶有祖先聲音的民間藝術被擠出大眾的視野是非常遺憾的事。我們這一代人要創造條件,讓帶有祖先聲音的民歌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再次響起。”

中央民族大學音樂學院教授柯琳說,“文化探源”真正要做的是找到民歌中的經典,把它們像詩詞一樣作為文化經典傳承下來。把經典保存好,然後再造經典,用經典帶動原創。

在民歌的整理和傳承中,各地區都沉澱出自己的經典曲目。比如,阿拉善左旗的《溜溜的棗紅馬》、烏拉特民歌中的《鴻雁》、古如歌的《天馬駒》《河套之花》等,這些民歌都成為傳承中的經典曲目。要讓這些經典曲目重新傳唱起來,離不開對青少年的民歌教育。杭錦旗古如歌音樂博物館講解員腦民塔娜告訴記者,如今的杭錦旗建立了古如歌傳承基地和古如歌音樂博物館,同時當地在蒙古族小學和中學也專門設置了古如歌課程,杭錦旗流傳下來的111首古如歌都能在課堂上听到。

傳承之外,還需要深入研究以發揮經典作品的更大價值。我國的民歌豐富多彩,但是缺少系統化、科學化、體系化的研究,阻礙了民歌的進一步傳承。口傳心授的傳承方式在影響力的廣度和深度上都有限,即使最有能力的傳承人也只能帶幾十個學生,跟上升到系統化理論化後的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系統化後的經典更具實踐性,也可以拿到國際上學習,不僅展現了中華民族音樂的多樣性,對世界音樂也是一筆財富。”柯琳說。

3.注入時代元素

柯琳認為,民歌之所以有生命力,就是因為它是土生土長的,帶著泥土味兒,而它的泥土味兒來自民間。這個生存的土壤消失了,民歌就不可避免地會受到影響。不過,柯琳並不主張民歌只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相反,她認為民歌要傳承發展下去,必須擁抱時代。

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民歌的傳承離不開生活。而現代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而是活在信息爆炸的時代,所以,“拒絕讓民歌接受現代信息是非常困難的,我們要營造一種氛圍,同時要為原汁原味的民間音樂注入時代元素”。

在烏拉特民歌傳承人的表演現場,柯琳發現,90多歲的雙胞胎傳承人孟根其其格和烏日古瑪拉演唱的民歌,就已經帶有了一些現代元素,“她們是這個時代的人,自然就會用這個時代的感覺去演繹民歌,雖然演唱者自己說不出來,但其實已經蘊含了現代元素”。

不過,注入時代元素不意味著機械地植入流行元素。為了吸引年輕人學習“花兒”,一些寧夏花兒的傳承者曾嘗試為花兒加入現代流行元素,而朱智忠認為“最古老的聲音對孩子的啟發更重要,純正的民間的內容才是民間藝術的搖籃”。朱智忠認為,把本來是即興對唱的民歌簡單地搬到舞台上,相當于把它的根掐了。在朱智忠看來,應該恢復歌會的傳統,通過每年的歌會,不斷發現新的花兒,這樣花兒才能保持長久的生命力。

民歌要真正擴大影響力,還要接受現代文化市場的洗禮,在市場上走起來。朱智忠告訴記者,不久前,十六個中東國家的作曲家到奇附林老師處采風,奇附林的歌讓他們非常感動。這些國外的作曲家覺得,“這才是黃河真正的聲音”。這說明,中國傳統民歌哪怕在世界上也是有听眾的,“只不過全球化的演藝市場等待著我們去征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