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試飛英雄"王昂:一生的夢想就在飛翔的機翼上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子影責任編輯︰張藝
2019-01-07 04:02

翻開中國國防航空工業的發展史,王昂是一個閃光的名字。可以看到,由他試飛或者擔任領軍重任的定型飛機數量超過20種,為中國航空科研、制造、試飛事業跨入世界先進行列做出了卓越貢獻。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摯愛藍天

■張子影

翻開中國國防航空工業的發展史,王昂是一個閃光的名字。可以看到,由他試飛或者擔任領軍重任的定型飛機數量超過20種,為中國航空科研、制造、試飛事業跨入世界先進行列做出了卓越貢獻。

1958年,風華正茂的上海小伙子王昂從北京航空學院畢業了。此時的他本可以有多種選擇,但王昂決定︰去當飛行員,他要為祖國的航空事業奮斗終身。這個承諾影響了他的一生。

他背著背包,帶著一架手風琴,遠赴荒涼的渭北。為了保密,剛剛組建起的新中國尖端試飛機構大門上掛出的門牌是︰國防部第六研究所。這就是後來的中國飛行試驗研究院。從小在大上海長大的王昂來到閻良,住進了干打壘的房子里。

作為一名試飛員,勇敢是必須的,但僅僅只有勇敢是絕對不夠的,還必須具有控制風險的敏感性、冷靜堅毅的性格、完備充分的知識結構。

在殲8長達8年的設計定型試飛中,總共試飛280架次、185小時。試飛故障率高,比如飛機起飛後機身傘艙和設備艙著火,又比如發動機意外停車。這些問題都被王昂遇到了。

當年在現場的試飛院人至今還清晰地記得那驚心動魄的一幕。飛機在空中就冒煙了,指揮員大聲地喊︰跳傘!但是,飛行員沒有跳。飛機冒著黑黑的濃煙開始下降。飛機還在落地中,機尾的黑煙中就竄出了火焰,後機身在跑道上就被燒掉了。王昂及時采取了應急剎車,飛機在最後一刻停在跑道盡頭。

“我根本沒想到跳傘”,王昂說,“這架飛機是獨生子,就這麼一架,如果我跳傘了,就前功盡棄了。”

後來,殲8後機身的通風隔熱采取了相應的改進措施。這架殲8型戰機如今陳列在中國軍事博物館。

殲6型戰斗機是國產第一代噴氣式戰斗機。在殲6性能定型試飛的攻堅階段,飛機“俯仰擺動”問題成了前進路上的一只“攔路虎”。

這一天,王昂駕殲6飛機進行“飛機性能”試飛,做完半滾倒轉、退出俯沖後,他拉起轉入上升。

機頭半仰,窗外碧藍的天空中,一朵白雲擦窗而過。突然,飛機在加力過程中產生了劇烈的縱向俯仰擺動和左右搖晃。在巨大的晃動中,座椅上固定人體的安全帶繃斷了,王昂的身體被反復彈起,頭部重重地與座艙蓋反復撞擊,額頭流出的鮮血順著臉頰往下流。隨著擺動頻率的加快,他已有些不能自制,牙齒咬傷了自己的內腮,身體特別是頭部劇烈的疼痛使他幾乎昏迷過去,但是一個優秀試飛員的潛質讓他用僅存的一點意識牢牢抓住駕駛桿,腳踩油門、上升高度,進行著一系列的緊急處置。

飛機仍在繼續下沉,大片的雲朵從窗前飛一般地上升而過,他已經能看見翼下的山峰露出的尖頂。

情況越來越緊急,駕駛艙內的彈射救生把手近在咫尺,他只要用手一拉或一握,在1到2秒鐘內就可以安全脫險,但他沒有這麼做。這架殲6,是我國第一架整機試飛的飛機,它的身上凝結著幾十萬航空人多少年的希望。

王昂迅速調整姿勢,在飛機晃動的間隙關閉了液壓操縱的電門,改用電動操縱。改為電動操縱後,飛機反應遲鈍,操縱更加困難,已經受傷的王昂每一次操控動作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但是,飛機的搖擺俯仰停止了,他終于操縱著飛機飛回了機場。

當地面人員打開變形的座艙蓋時,臉頰腫脹、眼楮滲血的王昂語氣平靜地說︰查一下操縱。一縷血沫順著他的嘴角流下來。

後經過地面人員檢查,發現整個副翼全部撕裂,翼尖受損,飛機永久變形了。金屬的機身尚且如此,何況機艙中的血肉之軀。王昂究竟承受了多麼巨大的痛苦和折磨,他從不對人提起。那時候,他的家就在試飛院。父親眼楮不好,母親癱瘓,一雙兒女幼小,妻子還要上班,所以,每天飛行結束,他都要騎自行車趕回家幫忙做些家務,再連夜返回試飛員宿舍。當天傍晚,王昂像往常一樣回家。他專門換上件厚實的長袖衫,把頭上的紗布拆掉,戴上了帽子。

晚上,王昂與孩子有說有笑,隔著門大聲與父母聊天。妻子付希君知道,丈夫是在用這種方式寬慰家人。

王昂駕機安全著陸,不僅挽救了飛機,而且對改進殲6飛機的操縱系統提供了寶貴的資料。數日後,故障鑒定結果出來了︰飛機力臂調節器故障。

作為空軍的主戰飛機之一,無數飛行員操縱過殲6,但年輕的飛行員們鮮有人知道,那根看上去並不特別的飛機駕駛桿,是一名試飛員冒著生命危險試飛出來的。1980年1月3日,中央軍委授予空軍試飛團兩位副團長滑俊、王昂“科研試飛英雄”榮譽稱號,並頒發一級英模獎章。

上世紀80年代,一款新型殲擊轟炸機殲轟7列入日程,代號七○工程。王昂作為殲轟7型號行政總指揮,為這款新機的研制試飛耗盡心力。這一年,殲轟7實現首飛。第二年,進入定型試飛。

殲轟7飛機研制成功,結束了我國只有殲擊機、轟炸機而無殲擊轟炸機的歷史。1999年,殲轟7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航空人給這款線條流暢、造型獨特的飛機起了一個帶勁兒的名字︰飛豹。

也就是這一年的10月,“飛豹”參加了國慶50周年閱兵式的空中分列式。這一天,正在北京的王昂早早地站到了陽台上,他要親眼看著他熟悉的戰鷹飛過。上午十時,隨著轟鳴聲與歡呼聲,龐大的機群飛過來了。當他一眼看到戰機那熟悉的英姿時,眼里突然涌出了淚水。

在繁重的新機研制和定型試飛工作的同時,王昂有了更具遠瞻性的思考。強大的航空工業是支撐一個國家和一支軍隊的重要命脈,因此,對位于“寶塔”頂端的試飛試驗平台以及試飛員的需求,從數量到質量都將有一個較大的變化。王昂著手抓飛行試驗條件建設和試飛員的隊伍建設,建起了發動機空中試驗台,籌建設立試飛員學院,為航空工業培養階梯式試飛員隊伍。

在他的直接主抓下,國家有關部門與空軍聯合,前後4次選拔出一批批試飛員苗子。他親自登上講台給這些年輕的新試飛員上課,他結合自己的經歷,用最樸素的語言告訴大家怎樣才能成為一名優秀的試飛員。經過王昂等人的共同努力,對這批試飛員的培養獲得巨大成功,他們中的很多人在後來的科研試飛任務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86年,國家重大專項工程新殲機10號工程立項,這就是後來震驚世界航空界的殲10飛機。王昂再次受命,出任新殲擊機的行政總指揮。工程緊鑼密鼓地進行之時,因體制改革,航空航天二部合並為航空航天工業部,王昂的工作面臨重大的選擇。他本來可以有其他更高的崗位可以選擇,但他對有關領導表態說︰“我還是想繼續搞我的航空。”他離不開他的飛機,他一生的夢想就在飛翔的機翼上。

上級同意了。王昂出任總工程師,懷著不變的初心,繼續堅守在航空事業上。

1998年3月23日,殲10首飛成功。從立項研制到首飛成功,歷時13年。

首飛那日,天氣不好,現場的每一個人都捏著一把汗。留空18分鐘中,試飛員雷強不僅完成所有規定動作,還豪情滿懷地加飛了一個繞場,他要讓全世界的人們都能看到中國航空人的氣魄。

機場沸騰了。總設計師宋文驄當場激動得哭了,王昂也心潮澎湃。他上前與宋文驄緊緊擁抱。王昂個子高,他把宋總花白的頭摟在胸前,那一刻兩人心中的激動無以言表。對于殲10的公開亮相,西方媒體說︰這一天,全世界都睜大了眼楮。

殲10工程是中國航空工業史上里程碑式的壯舉,是我國自行設計制造的第三代戰斗機,從立項設計到最終定型完成,王昂參與、指導、領導了全過程。國外同等型號的飛機在試驗過程中的重大事故率是100%,而殲10在長達6年的飛行試驗中,從未發生重大人機事故,創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絕無僅有的奇跡。10號工程再度獲得2006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2005年9月,王昂獲得第一屆航空航天月桂獎終身成就獎。這是航空工業系統的最高榮譽獎。

隨著中國航空工業體制的再次調整,王昂擔任了中國一航科技委主任。還在三代機研制階段,王昂就開始構思能滿足第三代戰斗機訓練要求並能擔負一定作戰任務的新一代教練機。新型教練機被命名為教9,有一個形象的名字︰山鷹。

首飛前的攻堅階段,王昂來了,還帶著一群專家、試飛工程師。他是60多歲的人了,還跟著小伙子們一起日夜顛倒地干。

首飛成功了,那天上萬人的機場上一片歡騰。可在晚上的慶功宴上,人們卻怎麼也找不到王昂,他已經悄悄離開了。小車穿行在寧靜的夜色里,他靠在車窗旁睡著了。在他心中,鮮花、彩帶都不重要,甚至榮譽、獎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首飛成功了。

教9的成功有著特殊的意義,此後由他力主建議研發改進型“海山鷹”,對後來的航母艦載機飛行員著艦訓練的培訓起到了決定性的重要作用。

幾十年里,一位又一位飛機總設計師步入中國工程院、中國科學院的殿堂,一個又一個科研團隊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位又一位青年才俊從普通的科研人員成長為總工程師或者走上首席崗位的時候,人們都不會忘記,在他們身後,有一個人給予了他們最真實最有力的支持和幫助。

2018年4月28日,王昂作為英雄航空人的代表,登上了中央電視台的舞台,與全國人民再次見面。83歲的他步子有些蹣跚,多年的飛行,特別是當年試飛大載荷科目時的沖擊使他的膝蓋嚴重受損了。但上場的時候,他還是堅持丟掉了平時一直拄著的拐杖。當屏幕投影上一架架大飛機掠過的時候,白發蒼蒼的他,舉起顫抖的手,向摯愛一生的天空敬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