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三代軍婚60年,愛軍擁軍永不變!

來源︰學習軍團微信 作者︰劉瑤 發布︰2019-02-26 10:25:5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過年回家,是中國人最樸素的向往。相比于軍人過年,鐵甲里、戰艦上、戰機中、發射陣地上警惕備戰的堅守身影,大多數軍嫂們也在這舉家團圓之日默默堅守著。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她們或是倚窗遠盼、遙杯相祝,或是踏上來隊的路途,惜守短暫的歡聚。

▲ 劉瑤一家春節時合影

對于第79集團軍某防空旅指導員傅有的妻子劉瑤來說,她今年過年格外幸福。這也讓萬千戰友羨慕,因為傅指導員終于能回家過年了。年夜飯上,家族四代人齊聚在劉瑤姥爺家,家人們齊聚一堂,暢敘過往、迎頭展望,品味奮斗生活的饋贈。對于她們家來說,年夜飯上的共同話題不只是感悟親情的溫度,更有三代人的三段軍戀、三世軍婚讓他們的家庭歡聚充滿軍味。

橫跨六十載時光刻度,三代軍嫂有著怎樣的軍戀真情?今天,我們把鏡頭對準這一“特殊”家庭的年夜飯,翻開那本略顯泛黃的家庭影集,看看三代軍嫂如何演繹各自年代鐘擺下的奉獻與執著。

故事還要追溯到1959年,那一年,劉瑤的姥爺張志忠入伍了。“咋能說走就走?”與姥爺從小就定下娃娃親、剛結婚一年多的姥姥安鳳蘭嘴上同意,心里卻一時接受不了。那時,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可看著丈夫盼著戴紅花的興奮勁,姥姥還是把想說的話咽到了肚子里。

▲ 張志忠與安鳳蘭

入伍沒多久,姥爺就由于工作需要被抽調到大連海洋島工作。那之後,姥姥過了半年才收到姥爺寄來的第一封信,得知姥爺第三年後能探親回家。那段歲月里,姥姥獨自一個人撐起整個家庭,不僅要照顧老人和孩子,還要負責村里婦女隊長的工作。

記憶中,孩子們對父親的印象只是那張從島上郵來的軍裝照。姥姥就給孩子們講,他們的父親不只是綠軍裝,還是一個英雄。有時去別的村子開會,來回要走二十多公里的山路,晚上回到家已是深夜,姥姥還要給家人準備第二天的飯菜。

▲ 張志忠剛提干時留影

“也孤獨、也寂寞,有時也力不從心,可那是想的就是投身革命事業,趁著年輕有勁就多承擔一些。”20多歲出頭,正是一個姑娘的好光景,可連續多年的操勞,讓年輕的姥姥看上去已是飽經風雨。原本,姥爺只有三年的服役期,可為了幫助姥爺實現士兵提干的願望追求,姥姥每封書信都是“報喜藏憂”,讓他安心服役、踏實工作。放下筆,姥姥轉身就要以瘦弱的肩膀扛起家庭重擔。

提干後,姥爺在海島上一干就是11年,成為名副其實的“老海島”,而姥姥則把青春韶華奉獻給對丈夫事業的支持、對大隊工作的熱愛,同樣以一腔熱血把小家建好,不負一聲“軍嫂”、一生“軍嫂”。

轉眼到了1976年,在劉瑤姥姥的勸說下,劉瑤的母親張英也參軍了,成為一名女戰士。沒過幾年,于悄然不知中,張英的愛情在軍營開了花。當時,通過家人朋友介紹,張英和原外長山要塞區機關參謀劉福印走到了一起。

▲ 劉瑤的母親張英入伍時與家人合影

▲ 年輕時的張英

1989年,劉瑤出生那會兒,正好趕上父親被選送到原南京陸軍指揮學院學習,機會難得。一邊是產後虛弱的妻子,一邊是襁褓中的閨女,劉福印做好了放棄學習的準備。“你去吧,家里有我呢,我會照顧好她們娘倆。”誰知這時,姥姥已悄悄地辦理了提前退休手續,還買了一堆嬰幼兒用品,以實際行動給女婿打氣,讓他放心去學習。

在劉瑤年幼的歲月里,同樣沒有父親的概念。因為父親也是“老海島”,半年才能回一次家,如果要是趕上海上天氣不好,還要拖得更久。對于張英來說,雙軍人家庭更是讓她備受思念煎熬。那時候雖然電話通訊便利了一些,可也要一個多月才能打一次,有時島上的信號不好,兩口子都要拿著電話跑跑顛顛找信號。

▲ 劉瑤小時與父母合影

母親帶著劉瑤第一次上島探親,小船漂了一整天才到達,下了船還要做小平筏子才能靠岸。小劉瑤喜歡在島上撒歡地跑,島也不大,只要她跑一會就能看遍整個島。滿頭大汗的小劉瑤幼稚地問︰“爸爸,這麼小的一個島你呆的什麼勁兒啊?”這麼一問,父親還有些怔住了。母親則蹲下來告訴她︰“爸爸和叔叔們所在的這個島雖然小,卻是我們國家的重要海防,這不單是一個島,還是我們祖國的大門。”

這年年來,母親同樣自己把劉瑤拉扯大,電話里沒有向自己的丈夫抱怨一句,每逢放長假都要到海島上團聚一回。每次登島,劉瑤和母親都會大包小裹拎很多東西分給戰士們,有時她們還會拎著鋤頭和戰士們去營房種著白菜和蘿卜的地里除草,那也是海島上唯一能吃的蔬菜。臨行前,劉瑤的父親母親總要徹夜長談,聊的最多的還是劉瑤的成長,而每當父親問及家里有什麼需要,母親總是說“放心吧,有我呢!”

“長大我也要當軍嫂。”受姥姥和母親影響,劉瑤時常想象著,白婚紗配上綠軍裝的神聖時刻。2017年,她挽手傅有走進婚姻殿堂,扎根已久的軍戀種子破土沐陽,也就了家族中“三代軍嫂”的軍戀佳話。婚假後同樣是聚少離多,她看的更多的是視頻里的的那個人,有時大汗淋灕,有時灰頭土臉;有時在靜謐的深夜里,有時在喜慶的節日中……但劉瑤幾乎不主動連線丈夫,怕影響他的工作秩序和節奏,而是靜待丈夫的來電提醒。日常生活中,她會倍加注意自己的身體,盡量避免生病,免得丈夫分心。

▲ 劉瑤與傅有

那一天,她們的女兒小傅裕出生了,由于丈夫有任務在身,她強忍著分娩疼痛,硬是沒有撥通傅有的電話。夜里十點半,傅有上線了,也傻眼了,意外和驚喜一下沖昏了頭。劉瑤說,她至今還記得視頻那頭老公的面容,那是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樣子。醫生跟著納悶,都說這個孕婦“有個性”,可只有劉瑤自己心里清楚,她或許是“自私地”自作主張,可她最在意的是不給丈夫增添負擔,也不想拖丈夫後腿。

坐月子的日子里,劉瑤著實體會到母親和姥姥的不易。雖然劉瑤很想丈夫,特別是當女兒無緣無故哭鬧時,好不容易哄寶寶睡著後,她都想打個電話問問傅有啥時回來。可她最後都忍住了,因為我想起了母親和姥姥,感到自己也要向她們一樣,做一名合格的軍嫂,成為軍人堅實的後盾,以行動詮釋身為軍嫂的“自定義”!

▲ 四世同堂

60年滄桑巨變,多少物是人非,這個家族的三代軍嫂卻始終鏗鏘步履在“守小家”的戰線上沖鋒不止。對軍人的崇尚之情永不變,一顆愛軍擁軍的心永不變。到了第四代,小傅裕還會當軍嫂嗎?“等她長大後,看著各種各樣的軍功章,也定會倍感驕傲和自豪!我相信她會繼續傳承家族使命,繼續踐行‘你守大家,我守小家’的誓言,為軍隊建設貢獻咱們軍嫂的力量!”

學習軍團•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責任編輯︰袁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