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婦女節,軍旅作家王毅談女性與中國特色軍事變革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王毅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3-06 14:32
《托起明天的太陽》 趙志田 作

“三八”婦女節談女性與中國特色軍事變革

■軍旅作家 王毅

這是中國改革開放大棋局中的關鍵落子——40年改革開放,成就了中國女性的華麗蛻變。

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的昂揚動力——新中國成立70周年,濃縮著一個民族奮起直追的偉大跨越。

人道花木蘭,三月正春風。女人與戰爭,千古吟唱的話題。戰爭讓女人走開,流傳千古的名言。的確,金戈鐵馬,刀光劍影,醉臥沙場,都是為男人而歌,似乎戰爭是男人的專利。果真如此麼?走進歷史的長河,我們發現,所謂“戰爭讓女人走開”並不成立,硝煙彌漫的戰爭蒼穹下,女人不可能走開,也從未走開。

英姿

——舍生忘死中,巾幗何曾讓須眉?

冷兵器時代,短兵相接,戰爭是石與鐵踫撞、力與力角斗,女人是弱者,于是大男子主義者喊出“戰爭讓女人走開”,既是出于對女人的憐憫保護,更是想表達,打仗是純爺們干的事。

然而,戰爭史實告訴我們,不管女人願意與否,她們都會不同程度地被卷入戰爭的漩渦。女人不是戰爭的看客,有的成為戰爭的受害者——蔡文姬的“馬邊懸男頭,馬後載婦女”,描述的就是女人成為戰爭中的戰利品;有的將自家男人或兒子送上戰場,有的更是直接投身戰場拼殺。

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家喻戶曉,少女英雄荀灌助父救城的故事,知道的人就少了。荀灌是西晉時期宛縣(今天河南南陽)守將荀崧的女兒,自幼隨父騎馬習武。一日,叛將杜曾率部將宛城團團包圍,宛城兵少糧缺,危在旦夕,荀崧及一干手下一籌莫展。危急關頭,13歲的荀灌自告奮勇,帶數十名壯士猛打猛沖,殺開一條血路,突出重圍搬來救兵。宛縣百姓感其孝勇,尊其為“荀灌娘”,至今還在編成戲劇傳唱。

我國有三個著名的“夫人城”——襄陽夫人城、冼夫人城、範夫人城(今蒙古境內),都是紀念女子參戰,其中最著名的是襄陽夫人城。《資治通鑒》里記載︰公元378年2月,前秦皇帝苻堅攻打東晉要塞襄陽,襄陽城告急。守將朱序之母韓夫人早年隨夫軍中,頗知軍事,她親自登城觀察地形,巡視城防,認為應重點增強西北角一帶的防御能力,並率兒媳僕從和城中婦女在一日一夜之間,便將一道新的城牆修好,果將前秦鐵騎擋在城外,襄陽軍民得以保全身家性命。因此,人們把這座救命的新城樓叫做“夫人城”,並留詩曰︰“寇兵十萬下襄陽,守備孤單未易防。幸有夫人城不壞,彤史留得姓名香。”

熱兵器時代,戰爭將敵對雙方的作戰距離拉大,對個體力量的要求有所下降,給女性創造了大規模投身戰爭的機遇。我國土地革命戰爭初期,紅軍就大力吸收女性參加革命。1929年,毛澤東在古田會議上就指出︰“婦女是決定革命勝敗的一個力量。”他還批評了紅軍忽略對婦女群眾的宣傳,強調以後對婦女要有切實的口號作普遍的宣傳。

康克清後來回憶說,當時從井岡山下山開闢新的革命根據地,每到宿營地,毛主席就忙著找群眾了解情況。他對各種人都非常熟悉,不論對男的女的,還是對老婆婆、大嫂子、年輕姑娘,毛主席都談得來。在著名的《長岡鄉調查》中,毛主席周密地調查了婦女的情況以後,指出︰婦女在革命戰爭中的偉大力量,在革命根據地是明顯地表現出來了,在革命政權中,都表現出她們的英雄的姿態。

在中國革命28年艱苦的斗爭中,有許多女性以特有的韌性,與男性一起經歷血與火的考驗,承受了比男性更為壯烈的犧牲。1934年,紅一方面軍開始長征,就有30名婦女跟隨走了艱苦卓絕的二萬五千里。賀子珍在長征中為掩護傷員,被炸彈擊中後負傷17處,幾乎成了一個血人,為了不拖累部隊,她還提出要留在當地。鄧穎超患上了嚴重的肺結核,一邊拄著拐杖行軍,一邊不停地咳血。長征路上,女紅軍們衣衫襤褸卻斗志昂揚,面黃肌瘦卻英勇頑強,她們如高蹈的舞者,在舍生忘死中舞出了巾幗不讓須眉的豪情。

1935年3月,紅四方面軍在離開川陝根據地開始長征時,將2000多名女戰士編為婦女獨立師。經過艱難長征後,這批女紅軍中的1300多人又奉命組成婦女獨立團西征,團長是紅一方面軍30位長征女戰士之一的王泉媛。1937年3月,西路軍失利,大多數女紅軍血灑荒漠戈壁,香銷玉殞于焦土硝煙之中。王泉媛被俘,飽受敵人的嚴刑淫辱,1939年3月歷盡艱險逃出牢籠,找到蘭州八路軍辦事處時,被個別人以“一年的接收,二年的調查,三年的不收”為由打發回家。王泉媛這位用雙腳走完了二萬五千里路的女紅軍團長,靠乞討又重走了一回長征的路,直到1942年7月才回到了江西吉安老家。

中國革命是人民戰爭的勝利,從一定意義上說,沒有女性參與的革命戰爭是不完全的人民戰爭,沒有女性作出的重要犧牲和奉獻,中國革命也不可能取得輝煌的勝利。也正是因為她們付出的熱血,“八一”軍旗才顯得更加鮮艷。

如果說,“戰爭讓女人走開”在冷兵器和熱兵器時代還有一些認可度的話,那麼,當機械化時代到來,這種說法就更加站不住腳了。

新時期,我軍諸多技術崗位、科研崗位、教學崗位、戰斗崗位和指揮崗位都有女性的身影,涌現出了一大批女專家、女飛行員、女傘兵、女陸戰隊員、女艦員、女導彈發射手等,一批女軍官走上了師長、政委等指揮崗位。男性能辦到的事,女性也能辦得到,她們上天能飛,下海能游,陸地能戰,展現了新時代女性的英姿。

比如,我國空氣動力界噴流專家、原總裝備部某基地研究員劉長秀少將,軍事醫學科學院著名的細菌生理、免疫、分子遺傳學專家黃翠芬院士,武警“十大忠誠衛士”、水電部隊女工程師趙秀玲,我軍首位軍事指揮專業女碩士、原某裝甲團副團長張可,原空軍某師師長程曉健,等等。

說到這里,你還會說“戰爭讓女人走開”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