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護士姐姐”到“護士奶奶”,她的青春芳華這樣走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羅正然 宋德寶責任編輯︰袁帆
2019-05-08 02:55

前些日子,解放軍第903醫院骨科病房住進來一位小朋友。跟往常一樣,每有新的病人進來,護士長朱亞除了日常護理之外,總要上前噓寒問暖、拉拉家常。言談中,病人家屬得知她年過五旬,于是讓小朋友親切叫她一聲“護士奶奶”。樂觀開朗的朱亞,心里不禁“咯 ”一下,從軍校剛畢業時的“護士姐姐”到“護士阿姨”,再到“護士奶奶”,不覺間,她已在護士崗位度過32載芳華。

有人對朱亞堅守護理崗位看不懂,認為選擇轉業會比現在瀟灑,選擇轉崗會比現在輕松,為何要將人生最美年華獻給平凡的護理崗位?這些道理朱亞自然是懂的,她也有過彷徨,但隨著時光流逝,她已與平凡崗位融為一體,官兵離不開她,她也離不開官兵。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從“護士姐姐”到“護士奶奶”,解放軍第903醫院護士長朱亞堅守護理崗位32載——

青春芳華這樣走過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羅正然  通訊員  宋德寶

又是一年花紅柳綠,又是一年草長鶯飛。在第108個國際護士節即將到來之際,謹以此文獻給奮戰在全軍醫護戰線上的白衣天使們。

——題 記  

前些日子,解放軍第903醫院骨科病房住進來一位小朋友。跟往常一樣,每有新的病人進來,護士長朱亞除了日常護理之外,總要上前噓寒問暖、拉拉家常。言談中,病人家屬得知她年過五旬,于是讓小朋友親切叫她一聲“護士奶奶”。

樂觀開朗的朱亞,心里不禁“咯 ”一下,從軍校剛畢業時的“護士姐姐”到“護士阿姨”,再到“護士奶奶”,不覺間,她已在護士崗位度過32載芳華。

有人對朱亞堅守護理崗位看不懂,認為選擇轉業會比現在瀟灑,選擇轉崗會比現在輕松,為何要將人生最美年華獻給平凡的護理崗位?這些道理朱亞自然是懂的,她也有過彷徨,但隨著時光流逝,她已與平凡崗位融為一體,官兵離不開她,她也離不開官兵。

“稽媽媽,稽琪還好吧……”元旦期間,朱亞給一位媽媽致電,言語間洋溢著暖暖的關切。在這樣的時間節點,給這位媽媽打電話問候情況,對朱亞來說已持續了整整20年。

1998年底,朱亞所在科室轉來一位特殊的病人,他就是在九江抗洪前線多次暈倒、每次從昏迷中醒來又扛起沙包投入搶險戰斗的抗洪英雄稽琪。大家還以為他是疲勞中暑,實則已是腦瘤晚期。那時,稽琪剛從原南京軍區總醫院做完手術,來朱亞所在醫院主要是接受術後康復治療。

當時有專家認為,稽琪的生命只能以周計算了。面對這位特殊病人,身為護士長的朱亞和同事扛起延續戰友生命的使命。根據醫囑制訂了詳細的親情化護理方案後,朱亞挑選了4位親和力較強的護士組成特護小組,從擦身、喂飯、服藥到肢體功能鍛煉、語言康復鍛煉,無不細致入微,讓稽琪充分感受到部隊醫院的溫暖。

三分治療七分護理。經過朱亞和同事們的精心護理,稽琪康復情況良好。如今,朱亞對病人的牽掛依舊在持續,組織上對朱亞的工作也給予充分肯定。因護理工作表現突出,當年朱亞榮立三等功。

“做護士要有一顆火熱的心和一雙溫暖的手。”朱亞常說,每名病人都不容易,他們有病痛折磨的痛苦、家庭事務的煩惱,身為護士,不能只是程式化地送醫送藥,還要將一份待病人如親人的熾熱真情送到就診人員的心坎上,做一名有溫度的護士。

據醫院領導和醫生反映,32年來,朱亞貼心服務幫助病人的感人故事幾乎天天都在發生。

元旦之後的近20天時間,杭州地區雨雪交替,朱亞擔任夜間護士長總值班。老護士長陳琴試探性地問朱亞,有沒有後悔當初的選擇,朱亞也敞開心扉回答︰“你可能以為我會說後悔,可我還真沒有後悔過。”

陳琴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朱亞的“逆向選擇”讓人捉摸不透。1994年,一道重要的選擇題擺在朱亞面前,部隊醫院精簡整編正在裁員,身邊一些同事趁此向組織提出轉業申請。醫院領導也找朱亞談話,為在裁員重編後提升醫院護理水平,想選送幾名優秀護士去浙江醫科大學高等護理班學習深造,她在其中之列,問她願不願意去。

如果此時提出轉業申請,從此可進入省級機關工作,過上安逸穩定的生活;如果去浙江醫科大學學習,完成三年學業回到臨床一線成為護理骨干。朱亞想,在單位裁員減額的情況下,組織還把自己留下來,說明單位需要自己,身為黨員在選擇之前要先想想組織的需要。于是,她毅然打起行囊去學習深造。

1997年7月,朱亞以優異成績畢業回到醫院後,被安排在急診科。相對于其他專科病房而言,這個科室面對的病人病情危重、類型復雜、搶救緊急,護理人員不僅要具備強烈的責任感,還要具備扎實的急救技能。

朱亞不將崗位當負擔,而是將其當作救急救危的重要平台,每完成一起危重病人的搶救,她都要詳細記錄病人癥狀表現、搶救實施流程、護理注意事項,通過不斷積累,匯總整理出的《急診危重患者分析及護理對策318例》,被《解放軍護理雜志》刊發。

有人感到,護士這個崗位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無非就是打針送藥。每當听到這樣的言語,朱亞總是快言快語駁斥,那是對護士職業的淺層認識。雖然從事護理工作32年,但在朱亞眼里,這個平凡崗位也是座不可觸頂的高峰,工作到老就要學習研究到老。

朱亞堅持把每個護理環節做精細,最大限度地減輕患者病痛。她善于從普遍現象中尋找規律,注重把護理難題作為提升護理質效的突破口。一次查房,她得知一名患者在術後輸液中出現心率異常,兩名護士不知道是否還要繼續給患者輸液。朱亞立即找來值班醫生,了解到用藥正常,患者出現的癥狀可能與術後護理有一定關系,但具體原因也說不清楚。此事成了朱亞的一個心結,激發了她研究攻關的責任使命。

她通過大量的臨床觀察,開展對診療技術及疑難雜病例護理方法學的研究,撰寫的《個案追蹤法在骨科深靜脈血栓高危患者術後管理中的應用》《團隊資源管理模式提高壓瘡高危患者防護質量的臨床研究》等科研論文,為臨床護理及護理教學提供了參考借鑒。她還參與了醫院“野戰急救護理技能評價指標的構建與應用”等課題攻關,研究出的PICC臨床應用與質量控制,填補了醫院空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