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主角》︰深度感應時代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 輝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8-21 09:19

深度感應時代

■楊 輝

陳彥的長篇小說《主角》中“主角”的故事,起于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新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暫有“了局”。其間所涉,凡四十年。四十年間,世事滄桑巨變,個人命運亦隨之起落、升降、成毀、興衰。但階段性的“衰”與“降”,並不能指稱主人公命運的整體走向。憶秦娥的生命故事包含著時代的故事。她克服種種生活與技藝修習的階段性危機且精進不已的形象,亦屬時代總體狀況的表征。不僅如此,作家陳彥還有更為宏大的“野心”,“把演戲與圍繞著演戲而生長出來的世俗生活,以及所牽動的社會神經,來一個混沌的裹挾與牽引”。世態、人情、物理,雖深淺不一,但皆有呈現,端的是一個盛大的人間。以《主角》所敞開的世界為典型,也可以見微知著、洞幽發微,深度觀照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迄今社會總體變遷的基本脈絡及其意義。《主角》較為宏闊的世界展開、多樣復雜的思想資源以及融通多種傳統的藝術呈現,均以此為最終落腳處。

陳彥試圖如柳青、路遙一般,全景式、整體性地思考人物的命運及其與時代之間的復雜關聯。作為“歷史的中間物”,憶秦娥取代前輩成為秦腔皇後,最終也需要面臨被後輩取代的命運。期間其對演戲之于時代的價值和意義的深入理解,表達著“主角”的價值擔當和責任倫理的要義所在。無論身處何種領域,“主角”不僅意味著身在中心、他人無法取代的重要性,同時還意味超越常人的付出、更為復雜的生活際遇以及必須擔荷的責任使命。《主角》中“主角”的寓意,因此包含著指稱更多人的命運的敘事效力。

作為卓有成就的劇作家,在開始小說寫作之前,陳彥有近四十年現代戲創作的豐富經驗。《主角》在扎實細密的現實敘述之外,多了一層古典思想及審美的境界和韻致,原因即在于此。就藝術表現方式論,經典現實主義筆法,為《主角》的核心,但在此之外,仍有中國古典寓意小說的若干特征。憶秦娥個人精神轉折的重要關口的幾番夢境,無疑包含著豐富的寓意。而以戲曲的形式點明憶秦娥精神的轉變及其意義,亦屬《主角》的藝術特征之一。但作者顯然無意于以古典小說慣有的佛道意境化解其所面臨的生存難題,而是以儒家的精進精神為核心,統攝佛老,開出更具統合意義的新境界。這種表達,可以視作為在新的時代語境下,以更具統合性的思想和審美視域,表征新時代個人生活與命運的新的嘗試。

也就是說,《主角》是深度感應于時代,在百年中國歷史巨變的大潮中力圖總體性地表征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社會變化的重要作品。陳彥的《主角》在承續柳青、路遙的現實主義傳統的基礎上有著跟蹤時代的新的拓展。從新時代的總體意義上全景式地表現現實,融通中國古典傳統和現實主義傳統,以及吸納古典思想和審美意趣以拓展現實主義的藝術表現力的種種經驗,均可表明《主角》乃是繼《創業史》《平凡的世界》之後,扎根于時代、體現新時代的新命題和新精神,從而在新的視域中書寫“總體性世界”新可能的重要作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