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功名、堅守初心︰這位九十一歲的老兵堅持手寫戰爭回憶錄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佳豪 彭小明 黃騰飛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8-22 09:10

黃增發,又一位深藏功名、堅守初心的老兵——

九十一歲,手寫戰爭回憶錄

■本報特約記者 李佳豪 彭小明 通訊員 黃騰飛

主人公心語︰比起我,那些為新中國犧牲的戰友們更值得被記住。

——黃增發

前不久,老英雄張富清一輩子堅守初心、不改本色的故事感動了無數人。在山西省長治市黃碾鎮淹村,也有一位和張富清經歷相似的人民功臣。

他叫黃增發,今年91歲。若不是看到老人後腦部一處深深凹陷的傷疤,沒人會相信這位與黃土地打了半輩子交道的老農,竟是戰斗英雄。

“我所在的部隊是晉冀魯豫軍區第4縱隊10旅30團,後來改編為13軍37師111團……”黃增發雖年事已高,但只要提起當年浴血奮戰的往事,他總會不由地提高嗓音。

淮海戰役期間,黃增發擔任機槍手。一次戰斗中,一枚炮彈在機槍陣地附近炸開,黃增發的臉上頓時鮮血直流。他堅守戰位,繼續猛扣扳機,掩護步兵沖鋒。戰斗間隙,衛生員從他的頭部取出一塊指甲蓋大小的彈片,簡單包扎後,黃增發強忍劇痛繼續戰斗一晝夜。

由于作戰英勇頑強,黃增發此役榮立大功一次,並火線入黨。

“隨後的60多天里,天上常有敵機拋炸彈,我和戰友就日夜待在陰冷潮濕的戰壕里,就著冷水吃冷飯,休息也沒蓋過一次被子。大家身上都長了膿包疥瘡,痛癢難忍,卻還相互鼓勵說,‘腦袋別在褲腰帶上,能覺得疼就是好運’……”自80歲生日起,黃增發就堅持手寫戰爭回憶錄,記錄歷史,緬懷戰友,如今已有10余萬字。

“打完淮海戰役,我們接著打渡江戰役,解放了南昌,隨後前往雲南剿匪……”翻看著自己整理的戰爭回憶錄,黃增發動情地說,“我希望通過文字讓後人了解那個年代,明白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無數英雄用鮮血換來的。”

1953年,黃增發退伍回到山西老家。隨後的幾年里,他當過合作社主任、民政局干事、烈士陵園會計、收容所所長。在3年自然災害的困難時期,他響應國家“支援農業生產”的號召,主動報名離崗下鄉,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農民。

從城市來到農村,從干部變為莊稼漢,黃增發的收入驟減。當時,他上有體弱多病的父母,下有5個尚未成年的子女,為了養活一家人,他想方設法開墾出一塊荒地種起了紅薯。“過去打仗那麼多困難都克服了,眼前的困難不算啥!”正是憑借著這樣的信念,黃增發咬牙度過了最困難的歲月。

後來,黃增發的子女漸漸長大成人。大兒子黃長明在參加工作進行政審填表時,才得知自己的父親不僅是一名退伍老兵,還曾是一名干部。為此,他埋怨父親“奉獻了自己不說,還耽誤了後代”。

“那麼多戰友流血犧牲,為新中國獻出了一切。比起他們,咱家這些奉獻又算啥呢?”那次,對兒女萬般疼愛的黃增發,破天荒地發了火。他還立下家規︰“再苦再難,任何人也不許向組織講條件、提要求!”如今,黃增發的5個孩子,除大女兒去世外,其余4人要麼是普通職工,要麼打工務農,沒有一人沾過父親的光。

靠著一雙雙勤勞的手,黃增發一家的日子漸漸好了起來。去年春節前,大兒媳婦崔改苗給黃增發買了身新衣服,他非但不穿,還一個勁地埋怨她“不該浪費”。幾十年來,黃增發一直穿著幾套老式軍裝,幾乎沒有添置過新衣;他所居住的平房,還是上世紀70年代自己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屋內也沒有什麼像樣的家具。黃增發的二兒子幾次想要把父親接回市里生活,老人不同意︰“我在鄉下生活了50多年,已經習慣了。”

今年7月,黃增發的事跡經地方媒體報道後,也引起了他曾服役過的老部隊、現第77集團軍某旅官兵的關注。前不久,該旅派人前往慰問。面對老部隊送來的慰問品,黃增發說什麼都不肯接受。他說︰“我已經離崗了,不能再為黨作貢獻了,又怎麼能伸手白拿黨的東西呢?”

面對老部隊的來訪官兵,黃增發思考再三,終于提出了一個請求——希望來訪者將自己手寫的戰爭回憶錄帶回去,結合軍史進行考證校對。

“我歲數大了,有些戰友的姓名和事跡可能混淆了,還請組織幫忙查一查。比起我,他們的故事更值得被記住。”黃增發說。

上圖︰黃增發老人整理戰爭回憶錄。

李卓華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