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機場︰永不消逝的地標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李玉杰 蘇 嘯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11-12 09:13

南苑機場︰永不消逝的地標

■李玉杰 蘇 嘯

1971年7月9日基辛格到訪北京,葉劍英、黃華等到南苑機場迎接。(資料照片)

開國大典受閱前飛行隊在南苑機場待命。(資料照片)

編者按 剛剛,人民空軍度過了她的第70個生日。70載歲月中,作為中國的第一座機場——南苑機場不僅僅是地處北京南城的一個地理坐標,更是人民空軍成長過程中一個閃亮的時代坐標,它見證著人民空軍從無到有、由弱到強的建設發展歷程。9月25日,百年南苑正式謝幕,但其功績將永被銘記。

2019年9月25日上午,習近平主席向世界宣布︰“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正式投運!”

“再見百年南苑!祝福大興,祝福偉大的祖國!我們大興見!”是日深夜23時21分,南苑機場最後一架航班KN1026起飛轉場至大興機場。至此,南苑機場正式“退役”。

始建于1910年8月的南苑機場是中國第一座機場。109年的歲月中,南苑機場默默守護並見證了人民空軍從無到有、由弱到強的輝煌征程和創下的一個又一個“歷史第一”。

百年中國航空聖地

1903年12月,萊特兄弟制造的第一架飛機在美國北卡來羅州試飛成功。

1904年,法國為向中國推銷飛機,運來了2架“高德隆”式小飛機,並在南苑校閱場進行了飛行表演,這是作為近現代科技象征的飛機首次在中國大地上起降。

1910年,歷史再次將機遇交給了南苑。7月,清政府在南苑開辦飛機修造廠試制飛機,8月在南苑五里甸毅軍操場修建了供飛機起降和設備維修使用的簡易跑道。自此,南苑機場成為中國第一個機場,拉開了中國航空事業的序幕。

1909年,世界上第一個軍用機場修築于美國,日本的首座軍用機場則于1911年建成。無論是接觸飛機,還是建設機場,中國航空事業的起步都相當早。

1911年3月,機場修建後不久,清政府駐英大使劉玉麟就從英國購得飛機一架,運回南苑機場,這是中國政府最早進口的飛機之一。3月底,留學法國的秦國鏞又從歐洲運回一架“高德隆”式單座雙翼飛機,並在一個月後駕機在南苑機場上空環繞三圈並安全落地,完成中國人首次駕機在中國本土飛上天空的壯舉。

1913年3月,北洋政府在南苑機場開辦了中國第一所培養航空人才的學校——南苑航空學校,秦國鏞為校長。從1913年9月至1928年5月,南苑航空學校累計招生四期,共培養167名學員,中國航空教育事業由此起步。

航校建成後,飛機棚、飛機修理廠、油庫、彈藥庫等場所陸續修建竣工,南苑成為我國最早的集飛機隊、機場、航空學校和修理工廠于一體的航空基地。

同年10月,南苑航校飛機修理廠廠長潘世忠開始主持研制各類型飛機,接續中國人的飛天夢。1914年,他們以“高德隆”及“法曼”飛機為參考,設計研制了標號為“1”的飛機,並在南苑機場試飛成功,實現了中國人本土成功設計、制造飛機的夢想。同年又研制出中國第一架自行研制的武裝飛機——“槍車”號,並試飛成功。這是世界上最早的、專門設計的武裝飛機之一。“槍車”號的研制,比航空史專家公認的世界上第一架真正的戰斗機——法國人研制的“莫拉納-桑尼埃”L還早,在國際處于領先地位。

南苑機場不僅是中國第一個軍用機場,也是中國第一個民用航空機場。1920年5月,一架飛機從南苑機場攜帶郵件飛往天津,開闢了中國民航和航空郵件的首航。當年7月1日,北京航空署在南苑機場舉行了北京商用維美運輸機濟南航線通航典禮,中外新聞界的記者和郵政局職員多人,攜帶郵件、包裹登上“舒雁”號飛機,直飛濟南,實現了中國航空史上首次跨省民用航線載客飛行。

新中國成立後,南苑機場長期作為軍用機場使用。1986年,中國聯航正式成立,隨後劃歸空軍管理,南苑機場也成為中國聯航的基地機場。直到2005年,中國聯航停航調整後復航,正式“軍轉民”,南苑機場隨之成為“軍民合用”機場。可以說,百年南苑就是見證中國航空事業榮辱興衰的一枚“活化石”。

大國空軍騰飛地標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軍佔領南苑機場,並將其擴建為侵華日軍在華北的空軍基地。日本投降後,美軍以協助國民政府接收日佔領土為由進駐南苑機場。此後,南苑機場一直作為國民黨空軍的軍事基地,主要用于運輸部隊和軍需物資。直到1948年12月,南苑機場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接收。

據親歷接收過程的東北老航校第一期學員韓明陽回憶,南苑機場被我軍控制之初,我們還沒有自己的飛機制造廠,所有器材都依賴于繳獲的戰利品。

1949年3月,中共中央從西柏坡遷入北平,國民黨空軍開始頻繁突襲北平。5月4日,更是出動6架B-24轟炸機轟炸了南苑機場,炸傷C-46、B-25飛機各1架,炸毀機庫1座,燒毀房屋196間,死傷24人,使剛剛解放不久的北平和即將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受到嚴重空中威脅。

沒有空防,就沒有安全可言。針對這個情況,中央軍委提出了對城市要地實行“積極防空”的方針。6月,周恩來指示軍委航空局,迅速組建一支航空作戰分隊,負責北平的防空任務。隨即,10名飛行員和10架飛機,以及若干空地勤人員陸續抵達南苑機場。8月1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首個空軍飛行隊在南苑機場組建。

就是這樣一支年輕的空中作戰部隊,成立之初就正式擔負起北平地區防空作戰任務,每日晝間在南苑機場保持雙機到四機的戰斗值班。不到兩個月時間,成功組織了開國大典上的首次新中國空中閱兵,17架飛機編成5個“品”字隊形、1個雙機梯隊,呼嘯著飛過天安門廣場,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

那時,人民空軍還未正式成立,要進行大規模的空中受閱,從組織領導上來說困難重重。受閱的17架飛機全部是繳獲或起義的國民黨空軍美式裝備;飛行人員有當年在新疆航空隊學習飛行的紅軍干部、有東北老航校畢業的首批學員。為防止敵人的偷襲,部分戰斗機和轟炸機載彈飛行。因為受閱飛機數量有些少,飛在最前面的9架P-51戰斗機掠過天安門之後迅疾轉彎,天衣無縫地銜接在受閱隊尾的教練機之後,再一次飛過天安門上空,變魔術似地把17架飛機飛出了26架的效果。

在世界閱兵式歷史上,空軍“帶彈”上陣是少有事。受閱飛行的空軍原副司令員林虎清楚地記得,受閱前所有參加受閱的飛行員都立下誓言︰“我參加檢閱,一旦飛機出現故障,寧願獻出生命,也不讓飛機落在城內、掉在廣場和附近的建築物上。”

正是這種大無畏的英雄氣概讓開國大典的空中閱兵在史冊中熠熠生輝。從此,我們可以驕傲地向世界宣布︰中國人民頭頂的藍天,再也不是任由侵略者耀武揚威的空域。

1949年11月11日,人民空軍成立,部隊急需飛行人員和各類專門人才。南苑飛行中隊部分人員被抽調,相繼組建了第六航空學校、第四混成旅、空運分隊、空中中級指揮員培訓班和空軍第一高級專科學校等,為人民空軍注入了骨干力量,為大國空軍的騰飛種下了希望的種子。

此後,南苑機場作為中國空軍保衛首都的重要基地,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並成為中國空軍成長壯大的見證者。從1950年的一周年國慶,到1959年的十年大慶,人民空軍的空中梯隊,抖擻日益豐滿的羽翼,披著抗美援朝的硝煙,載著國土防空的戰果,一次次從南苑機場起飛,飛過天安門,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

1984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35周年的閱兵式是當時規模最大、裝備最新的一次展示。當天的天安門廣場是一片歡樂的海洋,但北京城上空卻籠罩在一片霧海之中。在這種惡劣的氣象條件下,空軍健兒不辱使命,準時出現在天安門廣場上空。

1999年10月1日,共和國50華誕,迎來世紀之交,這一年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閱兵式,被人們稱為“世紀大閱兵”。這次閱兵空中梯隊的最大亮點,是陸、海、空三軍航空兵首次聯合受閱。

200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閱兵。11時11分36秒,由空警-2000預警機和“八一”飛行表演隊8架戰機組成的領隊機梯隊拉出絢麗的彩煙,準時到達天安門廣場。緊隨其後的11個空中梯隊,相繼完美通過天安門上空。穿越60年的風風雨雨,人民空軍以嶄新的陣容,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

2015年9月3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日大閱兵,舉國翹首,全球矚目。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航空兵10個梯隊、183架飛機,以前所未有的磅礡陣容飛過天安門廣場,把勝利與輝煌寫在藍天,展示東方大國的尊嚴與風采。

從開國大典“飛機不夠就飛兩遍”的17架戰機在天安門上空首次公開亮相,到“勝利日”閱兵10個梯隊、183架機型不同、性能優異的飛機以整齊威武的隊形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南苑機場親眼見證了大國空軍的騰飛。

對此,駐扎在南苑機場的中部戰區空軍某團的官兵總是特別自豪。年底即將退休的該團老機長趙國營,就是其中多個第一的“締造者”之一。從27歲開始來到南苑機場飛行,他幾乎大半輩子都在這里度過,對南苑機場的一草一木都如數家珍。談起南苑機場的“退役”,就像自己即將與心愛的戰鷹告別一樣,他很是不舍,但又從心底里深深祝福。

苦難輝煌的見證

從1937年“七七事變”南苑機場被日軍侵佔,到1949年3月中共中央遷入北平後,南苑機場一次次受到國民黨空軍突襲轟炸……應該說,南苑機場對近代中國的苦難感同身受。

作為新中國早期外事活動的重要保障機場,南苑機場是早期迎送外賓的重要場所。1957年,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伏羅希洛夫來我國友好訪問,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就是在這里迎接。1971年7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秘密來訪的“破冰之旅”,乘坐的飛機也降落在南苑機場,見證了中美中斷20多年的大門重新開啟,中美關系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祖國母親的榮辱更替、風雲變幻,南苑機場有準確的記錄。

南苑機場還是近年來搶險救災的重要後方。無論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2008年汶川地震,還是2010年玉樹地震、2014年雲南魯甸地震,來自北京及周邊地區的救援隊和救援物資都會在第一時間集結南苑機場,緊急起飛後運抵災區。特別是汶川地震震後1小時58分,兩架伊爾-76型運輸機在南苑機場緊急升空,第一時間將救援力量運到災區。

空軍某師參謀長丁毅家中至今擺放著一張2011年執行利比亞撤僑任務的照片。照片中,從戰亂的利比亞安全撤回的中國水電二局工人馮克榮,一下軍機就長跪在地,久久親吻祖國的大地。這次利比亞撤僑大營救行動,他們累計飛經5個國家,橫跨6個時區,總航程達12萬多公里。當飛機抵達南苑機場時,機艙內“回家了!祖國接我們回來了!”的歡呼聲、掌聲震耳欲聾。

自建立之日起,南苑機場就承載著中華民族航空航天的偉大夢想。今天,南苑機場雖然光榮地完成了自己的歷史重任,將歷史的接力棒交付給大興國際機場,但它在中國科技史、中國航空史、中國航天史、中國軍事史上的地位永遠無法替代、貢獻永不消逝。

1個多月前,年輕的祖國母親剛剛慶祝了她70歲的生日,正步伐矯健地昂首走在新時代的大道上。祖國的苦難已然留在南苑機場的記憶里,伴隨著它的“退役”而封存;祖國的強盛之歌,才剛剛奏響,南苑機場這位百歲老人,也定會以它新的身份和出時代最強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