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院士”代言“神奇土豆”,他把論文寫在了大地上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伍曉陽、岳冉冉、陳聰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12-02 14:28

2018年兩會,全國人大代表朱有勇,手里抓一顆碩大的土豆,現身人民大會堂“代表通道”,向中外媒體講起科技扶貧故事︰普通土豆不過鴨蛋大小,而他指導村民種的土豆比鴕鳥蛋還大,重的一顆就有5斤。靠種冬季土豆,邊陲村寨里村民的冬閑田變成了高產田、脫貧田。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時代先鋒

“要把論文寫在大地上”

——記“農民院士”朱有勇

院士代言一顆“神奇土豆”,曾引起媒體聚焦。

2018年兩會,全國人大代表朱有勇,手里抓一顆碩大的土豆,現身人民大會堂“代表通道”,向中外媒體講起科技扶貧故事︰普通土豆不過鴨蛋大小,而他指導村民種的土豆比鴕鳥蛋還大,重的一顆就有5斤。靠種冬季土豆,邊陲村寨里村民的冬閑田變成了高產田、脫貧田。

這顆“神奇土豆”,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雲南農業大學名譽校長朱有勇鑽研農業科技、投身科技扶貧的縮影——

30多年來,朱有勇研發的作物多樣性控制病蟲害技術,大面積應用累計3億余畝,成為國際上利用生物多樣性控制病蟲害的典範;

5年來,朱有勇帶領團隊扎根深度貧困的雲南省瀾滄拉祜族自治縣,用科技力量改變當地貧困面貌,成為全國科技扶貧的典範。

在《Nature》等學術期刊發表科技論文200余篇,獲發明專利20余項、重大獎勵18項,朱有勇始終心系農民、不忘初心,一如他的口頭禪︰“我就是一個會種莊稼的農民。”

5年前,精準扶貧的戰役正在中國大地鋪展。朱有勇所在的中國工程院,結對幫扶西南邊陲的深度貧困縣——普洱市瀾滄縣。

貧困人口16.67萬人,貧困發生率高達41%,瀾滄縣扶貧任務艱巨,是雲南決戰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院士扶貧”誰來牽頭?在中國工程院召開的專題會上,剛滿60歲的朱有勇院士自告奮勇︰“我年輕,我來干!”

1955年,朱有勇出生在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個舊市一個農村家庭。貧窮和饑餓讓他生出通過努力讓鄉親過得好、讓莊稼長得好的強烈願望。

“瀾滄縣資源豐富,農民有大量的耕地和森林,但是怎樣把這里的資源優勢變成經濟效益?這里的資源最適宜發展什麼產業?”

帶著這些問題,他走村串寨,研究田間地頭的脫貧經。

五年如一日,朱有勇帶領團隊利用專業特長,科學制定了將資源優勢轉變為經濟優勢的發展措施,按下瀾滄扶貧“快進鍵”。

2017年4月,“中國工程院院士專家扶貧工作站”在蒿枝壩組掛牌成立。

蒿枝壩組活動室成了一座“科技小院”。“這像是一個農民田間學校,在朱院士團隊帶領下,鄉親們一邊種田一邊學技術,樹立了科技致富的觀念。”竹塘鄉黨委書記黃鎮說。

朱有勇不敢懈怠,“我們習慣了把論文寫在紙上、發表在刊物上,現在要把論文寫在大地上,讓一家家農民富起來、一個個村寨脫貧!”

首先要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農民們應該種什麼?

發展產業並非易事。前些年,瀾滄縣曾大規模推廣種植核桃樹,竹塘鄉就種了7000畝。不料,核桃樹長得挺好,但是掛果很少。

有企業找上門來,想種花椒。朱有勇左思右想,把企業勸退了,“中國花椒產地這麼多,這里種有什麼特別的優勢?”

“既要用好我們的科技成果,也要和這里的自然資源結合。”朱有勇抓住這條主線,通過對氣候、土壤、降雨等自然條件的科學分析,找到了一個突破口︰這里具備發展冬季土豆和冬早蔬菜的優越條件。

朱有勇先是找到村組干部,一起在蒿枝壩組的100畝地里,搞起了示範種植。

2017年春天,示範基地迎來豐收。通過測產,最高畝產4.7噸,平均畝產3.3噸。按照每公斤3元的收購價,平均每畝土豆收益近萬元。

到2018年,瀾滄縣冬季土豆已推廣種植3200多畝。

冬季土豆只是當地致富的一塊敲門磚。“冬閑田”變成“效益田”;不曾開發利用的人工松林,成功用于科學種植有機三七……科技成果轉化,讓朱有勇的理想照進一個個村寨小院,“這比拿多大的獎項、給多少錢都更讓我高興。”

在科技扶貧助推下,瀾滄縣貧困發生率今年有望降到3%以下。從昔日深度貧困的“直過民族區”到今日“科技扶貧示範縣”的跨越,記錄著朱有勇這個“農民院士”五年如一日的一線攻堅。

扶貧先扶智。為了指導農戶科學種植,朱有勇在全國首創中國工程院科技扶貧技能實訓班,招收的學員都是農民。

“手把手領著老鄉干,實實在在做給老鄉看。”朱有勇是這麼說的,更是這麼做的。他邀請院士專家直接給農民授課,既講通俗易懂的理論原理,又在田間地頭指導實踐操作,直到學懂學會。

從林下三七、冬季土豆,到冬早蔬菜、茶葉種植、豬牛養殖……朱有勇帶領團隊前後共開設24個技能班,培養了1445名鄉土人才。

朱有勇向我們列出一組數據——培訓學員中,90%的學員已經脫貧,50%的學員帶動了親戚朋友脫貧,還有一部分學員把整個寨子帶動脫貧了。

一顆初心,始終躍動,正如他的入黨誓言——“團結廣大群眾,為大多數人謀利益。服從祖國的需要,把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

朱有勇科研成果豐碩,頭銜眾多,植物病理學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國家教學名師等等,但他最喜歡的還是“農民院士”。

“脫貧攻堅帶給鄉村翻天覆地的變化,各級干部群眾才是真正的脫貧主力軍。我是一個教書匠,更準確地說,我就是一個會種莊稼的農民。有幸參與了這個工作,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

2007年9月23日,朱有勇(中)在雲南省石林彝族自治縣試驗田和農戶交流試驗情況。新華社發

(據新華社昆明12月1日電 記者伍曉陽、岳冉冉、陳聰)

用科技扶貧成果譜寫時代贊歌

村民眼中的“農民院士”朱有勇,五年來堅持把科研論文寫在農村土地上,寫在脫貧攻堅主戰場,用科技扶貧的豐碩成果譜寫了一曲時代贊歌。

為民是科學的底色。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廣大貧困群眾的殷殷期盼,是歷史賦予當代中國科技工作者的莊嚴使命。正因為他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才說出了“沒有讓老百姓享受到科技成果,是我的失職”這樣擲地有聲的話。

脫貧攻堅能有今天的成效,與一大批像朱有勇一樣把畢生所學用于農村、把實驗室的最新成果帶給農民的科技工作者密不可分。正是他們的艱辛努力,讓“脫貧”與“致富”同時有了加速度,也生動地展示了中國道路、中國理論、中國制度、中國文化在科技領域的無窮魅力。

拳拳赤子心,殷殷報國情。科技工作者的人生追求從來都與人民福祉緊密相連。年近90歲的袁隆平幾乎每天都要去試驗田“打卡”,他培育的高產雜交稻築起了我國糧食安全根基;讓太行山果實飄香的李保國一生最得意的是“把我變成了農民,把農民變成了‘我’”。他們把自己變成農民,贏得了農民的信任;農民變成他們,成為懂技術、能致富的農業專家。他們的作為充分證明,科技工作者只有與大地貼得更近、與人民貼得更親,把個人的科學夢融入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實踐,才能更好地施展人生抱負,實現人生價值。

朱有勇的事跡啟示我們,懷揣“以國家之務為己任”的志向,激揚“以身許國,何事不可為”的擔當,到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發光發熱,科技工作者就一定能書寫出無愧時代、無愧歷史的人生答卷。

(新華社昆明12月1日電  記者伍曉陽、岳冉冉、陳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