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生活︰大漠,自有一派好風景

來源︰解放軍生活作者︰程 果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12-03 12:24

走進空軍某試訓基地某部,記者發現,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它有基地60多年的歷史積澱,傳承的精神永不磨滅。

“歷史盛宴”傳承精神

剛剛結束了集訓的陳曉東,是某部某室的新干部。國防生畢業之後,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這里。初來乍到,他印象最深的是這片土地英雄輩出,前輩的精神一直在這里熠熠生輝。正如他在基地某區歷史陳列館中看到的,那些可歌可泣的歲月,那些戰斗在科研等領域一線的前輩,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深深印在他的腦海。每一茬新加入“戰斗隊”的官兵,都會組織參觀一次陳列館、看一看老營區——這是“歷史的盛宴”,讓每一個人都甘之如飴。

距離營區80公里的東風烈士陵園,長眠著包括聶榮臻元帥在內的老一輩開拓者。每一名來到這里的新干部,上的第一課就是學習這里的歷史,尊重先輩,緬懷先輩,繼承先輩遺志,將戰斗的精神發揚。同批新干部羅堤欽,在參觀完東風烈士陵園之後,寫下這樣的文字︰“我逐漸領略到了基地那不為人知的故事,這些故事逐漸在我腦海里勾勒出了一個形象,就好像一個孤身在沙漠里開拓綠洲的英雄,他的話不多,但是他的每一次舉手投足都承載了千言萬語。我也想要成為這樣的人。”

不僅如此,營區本身就是一本歷史的畫卷,從營區最東頭到最西頭,正是60多年拼搏奮斗,不斷戰勝艱難困苦的呈現︰從最初的一排排紅磚小樓,到現代化融合式辦公場所,每一名走過、看過的人,都心生敬意——某部將這樣的畫卷也從戶外“搬進”了課堂。

他們定期組織交流活動,請在這兒工作、生活的官兵講述自己看到的變化。有些官兵講述了部隊起步時的艱辛︰沒有專門的辦公場所,就“宿辦一體”;只有10人的籌備組,就一人多能,對接所有的工作;沒有電腦,就回歸“原始”,執筆而作……這些真實的細節,“第一茬人”的戰斗精神,打動著每一名官兵。

即使是新組建的單位,“年紀”尚輕,但發揮好駐地歷史文化深厚的積澱,依然在每一名官兵心中點燃了傳承、戰斗的火種。

“游藝”“對抗”豐富生活

“某部新干部多、年輕干部多。如何更好地走近他們,引導他們更好地將自己的活力等優勢發揮好?”這是該部領導一直以來關注的問題。

駐地遠離城市,相對封閉,可是年輕人愛玩的心態是不變的。因此,一到假期,各類豐富多彩、具有地域特色和軍營文化的活動就在營區拉開大幕。

已經組織過兩屆的“火力”系列游藝比賽又一次引起該部某站官兵的關注。“這個活動一般選在黑河邊上開展,活動內容又具有冒險和戰斗精神,于是又被大家稱作‘火力黑河’。”活動組織策劃者之一、該站綜合辦公室楊干事說。

第一次組織“火力”系列游藝比賽的時候,主要是想豐富一下官兵的假期生活,沒想到在收集游戲項目建議的時候,大家都積極參與,各出奇招,有的官兵還現場演示了起來。“大家的反應這麼強烈,我們就決定好好辦,辦成我們自己的‘品牌’。”該站領導說。

“好好辦”,就不僅要讓官兵們玩得開心,更要玩出意義。通過騎行拉練鍛煉官兵的體能和耐力,通過智力游戲考驗團隊的協作和配合……每一個項目都精心設計。

去年中秋,該站在“火力”系列的基礎上,還組織了一次“地面戰術訓練”,主要內容為紅藍模擬對抗訓練,“參訓人員”通過徒步拉練至訓練地點,分為紅、藍兩個戰斗隊,在導控人員的引導下,紅、藍雙方按照計劃開展訓練。其中,還穿插組織野外拉練保障、野營生存考驗、政治工作激勵等課目。

雖然是小型的“對抗”,但領導小組、政治工作組、醫療衛生組、安全工作組,都進行了明確分工,責任到人,絲毫不輸平日里的演習對抗。在前期的準備中,該站還針對目標任務研究制訂了實施方案和“部隊行進主路線圖”。

“‘火藥味’十足,大家都為了自己的隊伍‘戰斗’!”在參加過兩次活動的該站工程師楊柳眼里,這些活動,不僅豐富了自己的假期生活,緩解釋放壓力,更進一步培養了戰斗意識、團隊意識以及協作精神。

“無論是哪一種活動,我們的初衷是讓這些年輕人在‘玩得好’的基礎上,培養他們奮斗、拼搏的精神。他們不僅是年輕人,更是祖國的戰士!”該站領導說。

“標志文化”提升認同

“哇,張教導又出大作啦!”只見,一群人圍在該部某團教導員張偉的電腦前,對著屏幕上“新鮮出爐”的體訓館標志贊不絕口。這個以藍白為主色調,有著健碩身材的飛行員卡通化形象,正是這個單位眾多文化標志中的一個。“其實,在航空領域‘標志文化’是很流行的。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標志文化’是航空文化的一種體現,我們也希望通過這些標志激發大家的戰斗意識。”某部文化標志主筆人之一的張偉說。

起初,他們從部隊標志入手,設計以黃色、藍色為主色調的“三角標”︰主體標志整體采用“V”字形構圖,寓意“Victory(勝利)”,標志構成元素以“八一”漢字經過變形成為鷹頭,組合起來寓意展翅起飛的“勝利雄鷹”。“勝利雄鷹”整體采用黃色,寓意忠誠、智慧、活力、權威,突出空軍航空兵部隊的飛行特質。

這個標志的設計歷時近一年半的時間,前前後後差不多畫了10多個版本,才最終成型。在此基礎上,他們又設計了“龍標”等標志。“我們與其他部隊,甚至外軍飛行員交流時,他們都很喜歡這個標志,會跟我們交換!”該團某飛行大隊飛行員周仕軒說。

在此基礎上,他們又將“標志文化”滲透在官兵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體訓館的標志、餐廳的標志,小到食堂就餐時使用的餐盤……都能見到醒目的標志。

不僅如此,他們還自行出資,設計制作了一系列文創周邊︰棒球帽、鑰匙扣、水杯、T恤……都深受官兵喜愛。

“這些文創產品、文化標志,不僅是一個單位的文化符號,更多的是增強官兵的認同感、歸屬感,進而提升他們的責任感和戰斗精神。”該部領導說。

對于一個新組建不久,還處于創業階段的部隊來說,這樣的“標志”其實就是凝聚起全體干部的創造力、戰斗力、拼搏力的一個載體,也是該部創業精神的一個重要體現。

(解放軍生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