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富清住了30余載的陋室,是一種境界,一種修為,一種覺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鐘法權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12-25 16:53

陋室記

■鐘法權

2018年7月初,我第一次踏上來鳳的土地,來到了因一條酉水河而被著名作家沈從文大加贊美的來鳳。當然我到來鳳,不是為了欣賞沈從文筆下神奇美妙的酉水河,而是為了去見我將要采寫的《藏功者》中的老英雄張富清。

那天下午,剛好雨過天晴,高高的藍天下,火紅的霞光映紅了翔鳳山下的半邊坡。我迎著七色的彩霞,走進了張富清居住了30余年的建行小院。

這是一個修建于20世紀80年代初的建設銀行宿舍院。站在樓下,舉目四望,雖然房子顯得陳舊,但大多數人家力所能及地進行了裝修,基本上都將普通的鋼筋防盜網換成了不�鋼防盜網,唯有住在二樓的一戶人家,還是過去原始的鋼筋防盜網,經過30多年的風吹日曬雨淋,早已�跡斑斑。這套至今保持著原初面貌的住宅,就是張富清的家。

樓房沒有電梯,步行到二樓,那扇陳舊的木門上方懸掛著“光榮之家”,這是張富清家有別于其他住戶的鮮明標志。

房子里的地板,不是瓷磚,也不是木地板,還是最早的水磨石地板;桌子椅子櫃子凳子都是木頭的,從樣式上看,都是20世紀80年代的產品,無不默默訴說著歲月;沙發是人造革的,光滑發硬;客廳比乒乓球桌大不了多少,一張雙人沙發,一個電視櫃,一台20英寸的電視機。雙人沙發對面的牆壁上掛著一個匾,一米見長,20厘米寬,中間是草書的“壽”字,右邊是壽桃,左邊寫著︰“心寬益壽,德高延年”。兩室一小廳的房子,雖然面積小,可屋子里不僅收拾得干干淨淨,而且擺放得井井有條。靠南面有兩間房子,一間為張富清夫婦居住,一間為大女兒張建珍居住。

張富清與老伴孫玉蘭居住的臥室也就十平方米左右,雖然被床、櫃子、桌子、沙發等各種家具擺滿,可是因為擺放得有序,並不顯雜亂。一張老式的雙人床靠牆擺在房子一側的中央,兩邊放著床頭櫃;進門右側一面的牆邊擺著一個衣櫃、一個矮櫃;臨窗的床頭櫃上,擺放著大兒子張建國與兒媳嚴義芳結婚時購買的鳳凰牌收錄機,大兒子淘汰後被張富清拿回了家當寶貝一樣收藏著,收錄機上用一塊防塵的紅布精心地遮蓋著;在收錄機上方的牆壁上,掛著兩個四四方方的玻璃相框,相框里裝滿了一家人40余張年代不同、大小各異的照片。兩個相框里時間最早的一張,是1953年7月張富清在北京照相館照的一張穿軍裝的半身照,時間最近的是2017年1月28日照的全家福,上面共有17人,年齡最大的是當年92歲的張富清,年齡最小的是他不到一周歲的重孫。窗前擺著的是一張老舊的桌子,上面擺滿了書籍,還有一個用了將近50年的搪瓷茶缸、兩本新華字典,字典封面均已發黑,看不出當年出版的顏色。張富清說︰“兩本字典一本是在北京王府井書店買的,四角號碼字典是在武漢上學時買的。兩本字典是我的老師,是它們教會了我認字,讓我由大字不識一個的文盲,變成了可以讀書看報的識字人。”

書桌一旁的窗下放著一個單人沙發,那是張富清看報讀書時坐的。沙發一旁的牆角處,放著張富清常用的助步器和義肢。

如此簡陋!這就是一個戰功卓著的老英雄的家嗎?站在張富清的家里,眼前的一切顛覆著我的想象,讓我半天沒有緩過神來。

在那兩居室的房間里,無論是漆面斑駁的木家具,還是掉了瓷的搪瓷缸;無論是陳舊變色的四角號碼字典,還是那些濃縮著暖暖親情的老照片,無不是張富清平凡普通而又堅守初心的人生濃縮。從每一件物品中,都能追尋到張富清的奮斗軌跡,都能窺見他樸素勤儉的生活境況。在一些人眼里,它們是過時的、陳舊的,可它們的存在正是一個共產黨人清貧生活的真實寫照,折射出主人崇高而又樸實的精神世界。從保持共產黨員初心的角度去理解、去衡量、去界定,這些物品可以說是非常珍貴的。一位資深媒體記者在看了張富清的“陋室”後,感慨萬千地在微信中寫道︰如果讓那些貪得無厭的貪官們來看一看,他們一定會醍醐灌頂,對自己過去的貪婪產生萬分的羞愧;如果讓那些信仰上的迷茫者來看一看,他們會猛然醒悟,張富清永葆共產黨人初心的生活,會像一縷陽光照亮他們的內心世界;如果讓那些揮金如土的富賈來看一看,一張床、一床被、一張桌、一盞燈,其中同樣可以有乾坤、有追求、有向往、有幸福,他們一定會對自己奢華的生活進行再思考,為自己永不滿足的欲望找到治愈良方而欣慰。

唐代著名文學家劉禹錫寫過一篇流芳千古的《陋室銘》,其中一句是這樣說的︰“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張富清不一定知道劉禹錫,也不一定知道這句話,但這並不代表他不知道“陋室”對于一個共產黨人的意義。他30余年住在“陋室”里,從來沒有抱怨過房子舊、房子小、房屋沒有電梯,即使成了全國人民學習的榜樣,有人提出給他建別墅,或給他換好一點的房子,他也沒有動過心。他覺得在“陋室”住了幾十年,與房子有了感情,“沒有感到哪兒不好”。

其實,人活的就是一種心態。中國人有一句俗話︰家有黃金萬兩,不過一日三餐;家有良田萬頃,只不過睡三尺寬的床。張富清住了30余載的陋室,安享平淡儉樸的生活,是一種境界,一種修為,一種覺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