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讀書、讀好書,讓和諧社會充滿書香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延吉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12-30 17:24

人生旅程伴書香

■王延吉

如果有一部相同內容的小說和影視作品,我肯定是先讀小說,因為文字閱讀是我充實新知識的捷徑。為了溫故知新,有的書籍我復讀多遍,這樣會使我在重復的閱讀中受益更多。

在我的初中時代,看的第一本小說是缺頭少尾的紅色經典《林海雪原》。我趴在炕沿上,抱著《新華字典》,像蜜蜂采蜜一樣連看三遍,最崇拜主人公楊子榮的智勇雙全。

1976年12月,我懷揣夢想走進軍營,在遼東半島當兵。駐地山溝里的大樹很少,不如小說夾皮溝里的原始森林,雪下得也很少。

新兵時在操場上訓練,滿腦子是小說《烈火金鋼》里的故事情節,模仿丁尚武整天眯縫著小細眼,心里想的是如何弄一把大刀片。

在新兵的後期,通過閱讀簡易教材,我初步掌握了82毫米無後坐力炮的操作和射擊原理,轉年到團的骨干訓練隊。那時候提倡“當尖子光榮、爭先進有功”,我敢不扎安全帶過單杠八練習大回環,隊長和教員都在喊這樣練太危險,被摔得沙粒硌進手掌的肉皮里,仍覺得自己還不如《林海雪原》里劉勛昌飛蕩鷹嘴岩。此後不久我轉到師的炮兵教導隊學習,也是通過閱讀和死記硬背,學習期間的5次理論考試,全隊唯我一人連續5次獲得一百分的好成績。

又過了兩年,我被調到團後勤當做酒、做大醬、做豆腐的生產班長。我到鳳城縣圖書館借來《食品釀造學》看,研究小作坊的大醬和醬油怎樣省工又好吃;看《山東高粱燒》和《白酒制作與分析》等書籍,從此當上了制酒大師傅,還被人稱為“王大醬”。這期間我有機會在團的閱覽室里看報紙,搜集素材遣詞造句寫稿,“戰士馬國順毛遂自薦教文化”等新聞見諸原沈陽軍區《前進報》的報端。

後來,我轉業到家鄉的鐵路部門工作。我默記鐵路技術規程的應知應會,每月參加考試都是得百分獲獎勵。曾經以“風雪烏台站”小稿起家,在《哈爾濱鐵道報》和《人民鐵道報》及地方大小報刊陸續發稿,《工人日報》等國家級媒體上也發表過稿件,有的還得過獎。由此我從小站寫到段機關,從農村寫到城市里的大站,由工人當上了鐵路站段的政工干部。

閱讀《攝影技術400例》,我無師自通地拍起了新聞照片,寫圖片說明自然成了強項。學《王永民五筆字型》練打字,從牙縫里摳錢買電腦和打印機告別手工寫稿。

退休後,經濟收入少了一塊,更多的時候是到書店里蹭書看。那本季羨林寫的《牛棚雜憶》,我五體投地佩服其文字功夫,書中的每句話里去掉一個字就念不成句,每個段落里抽出一個完整句子,這篇短文里的故事讀起來就沒啥意思。這可能與作者多年治學養成的嚴謹作風有關。

大師所講的每個故事極短,三言兩語就能把事說得活靈活現,讓人覺得真實可信,仿佛發生在眼前。我也學大師那樣,寫點《鄉村軼事》《軍營軼事》《小站軼事》《喉舌軼事》之類的小故事,有的已經在報刊發表,有的還被收錄到地方文集。這讓我切身感受到是讀書改變了自己的命運,豐富了自己的人生,給我插上了自由飛翔的翅膀。

我建議年輕朋友,應該多讀書、讀好書,以高素質之身成為社會的棟梁。倡議更多的老年朋友,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退休不忘充電”,把正能量傳給下一代,讓和諧社會充滿書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