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天最近的地方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黨益民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6-05 15:42

在離天最近的地方

■黨益民

雪山,冰涼

掛在上面的詩,滾燙

你吻過的鋼盔,我戴在頭上

不讓死神靠近

英雄坡下,河水滔滔

流的都是英雄淚,高原兵的英雄花

不在胸前,而在臉上

開了一朵又一朵

 

越往西,風越硬,人越稀

面對空寂的荒漠,真想嘶吼一聲

讓草長出來

我想問問珠穆朗瑪

你赤裸地站在高處,冷不冷

山,雪白,仰臥著

等待日月入懷

那山牽著一條河,昂首朝前走

走著走著,河就丟了

風很自由,但她的走向

有時由山谷決定

高傲的雪蓮,也會側著身子

給寒風讓路,害羞的南迦巴瓦峰

總是躲在雲朵後面

不讓人看見她的真容

 

高原的太陽,離你很近

能透視你的靈魂

那棵枯樹,伸長脖子問天空

啥時候下雨

干涸的河床,渴望雨來滋潤

卻被一場雪掩埋

 

戈壁很平,陽光下

沒有陰影

哨兵走下山崗,拎著幾顆星星

去喚醒沉睡的黎明

岡仁波齊踮起腳尖

想看看珠峰身邊,有沒有白雲纏綿

無人區里

能听到一聲鳥叫,那該多好

 

人跡罕至的地方

看見一只小鼠兔,都想打聲招呼

走過沙漠

腳印被風抹平,好像沒有走過

雲端上的路,朝下窺望

看看是否有人來

白晝寂靜,黑夜里,藏著繁華的夢

 

你在山下,月亮在山上

你在山上,月亮在天上

你在高原,愛人在遠方

高原上的愛情,可以愛著生

也可以愛著死

 

白天兵看兵,晚上兵看星

看著看著,就退伍了

穿堂風,趁我發呆時

推開了思鄉的門

故鄉在東我在西

中間隔著,一場夢的距離

高原缺氧

失眠的時候,詩會悄悄走來

 

拉薩河水很清,掬了一捧又一捧

洗不掉臉上的高原紅

月光再溫柔

也撫不平,額頭的皺紋

站在雪山頂上,扯開嗓子唱

無人欣賞

閃光的青春,散亂在草地上

後來,被雪收藏

 

荒原上,不會迷路

因為沒有路

西西是條狗,馴犬員退伍後

它嗚咽了好幾宿

高原上的風,刮跑了曠野的石頭

刮不走心頭的鄉愁

從高原下來,下意識地

抖一抖肩上的雪

回到內地,濕氣撲在臉上

深呼吸,享受醉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