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觀看郎鉞的雕塑作品,總有一種暖意在涌動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 紅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6-10 10:55

拓展軍旅雕塑的表現空間

——對話青年軍旅雕塑家郎鉞

■劉 紅

恢宏沉靜,詩風浩然。每次觀看郎鉞的雕塑作品,總有一種暖意在涌動。不論是對英雄的禮贊,還是對生命的凝思,抑或雄渾壯美的鐵血、細膩婉約的抒情,郎鉞總能以細膩的情感、文學性的塑造語言將對生命的探索注入冰冷的材質,並賦予其溫情與詩意,提升了表現對象的思想深度與美學高度。郎鉞的藝術風格多樣,其雕塑作品尤重形式美感,他一方面承襲了現實主義嚴謹理性的造型技法,追尋靜穆高雅的經典美學精神,于內斂之中見功底;另一方面在創作中融入寫意風格,以形寫神,突出或襯映人物形象。透過《前赴後繼》《星火燎原》《南下》《大漠駝鈴》《孫武子》等作品,我們可以看到他極為扎實的技法功底、對雕塑本體的深刻認識以及對雕塑語言的不斷探索和拓展。

雕塑藝術看似孤絕疏離,然而在冷冽的質地下,卻涌動著藝術家的激情。郎鉞說,他的創作狀態屬于慢熱型,正是這種理性,讓他在不同主題面前能夠游刃自如,保持一個自由的創作狀態。凝視他的作品,我仿佛看到在工作室幽微的燈光下,神情專注的郎鉞用一把刻刀,與古今中外人物對話、與靈魂低語,在中華民族沉雄博大、自強不息的精神底色上,為時代寫神造像。

劉紅︰作為解放軍文化藝術中心文藝部創作室的創作員,你認為雕塑如何介入重大題材創作?雕塑的材料在創作中又處于怎樣的位置?

郎鉞︰雕塑藝術天生就具有一種永恆的紀念性與凝固的厚重感,這種特質使得雕塑更適合表現歷史上那些值得紀念的重大題材。盡管一個雕塑無法像紀錄片一樣完整地呈現歷史,給人講明白一個故事,或給人看到全景式的震撼畫面,但雕塑可以通過最感人、最有代表性的造型語言來濃縮歷史、反映歷史,使人產生聯想和思考。我認為,雕塑帶給人的,是最直接的視覺沖擊力,它通過形體就能瞬間帶動人的情感。像歌曲一樣,即使沒有歌詞只听旋律,就已經足以讓人感受到悲傷、歡快、平靜、振奮等情緒。把造型語言表達好,進而在內容和主題上含蓄點題,就可使觀者達到對題材深層次的情感理解與共鳴。當然,要表達好,除了造型、技法之外,還有一點,就是雕塑的材質語言,它是作品得以表達的介質,也是雕塑創作最重要的課題之一。不同的材質有著不同的顏色、肌理和質感,這些都可帶給觀者不同的情緒感受。傳統雕塑所常用的材料一般包括金屬、石材、木材、陶瓷四大類。隨著技術的發展,又出現了樹脂、玻璃、橡膠和各種軟材料。今天,其實我們所有能想到的材料,都可用來進行雕塑創作。一個高水準的雕塑作品並不需要在材質運用上刻意求新求奇,但一定要找到與所要表達的思想感情最為切合的材質。

劉紅︰與畫家相比,雕塑家的創作狀態是不是更趨于理性?

郎鉞︰從我自己的感受來看,雕塑的創作狀態是一個理性與感性交替切換的過程。雕塑藝術更善于象征和抒情,這一點很像是文學中的詩歌。詩歌通過詞句中蘊含的意境和意象來講述故事、表達情感,甚至探討哲學問題;而雕塑則是通過典型形象和瞬間的局部意象來表現宏大的主題和細膩的情感。因此,雕塑的構思更需要如詩般飛揚的情感和瞬間的感動,所以我在進行雕塑創作的最初,一定是從感性切入的,一切思考和資料的搜集,都要內化為一種內在的情感,以此來觸發創作靈感。從這個角度說,感性不僅不能淡化,而是需要加強的。但另一方面,當完成了初期的構思之後,就需要理性思考如何將最初的設想加以呈現。因為雕塑是極其具象的工程,其中不僅包括材質、承重、表面效果、體量尺度等物理問題,如果是大型雕塑,還要和建築設計一樣考慮風險系數、運輸安檢等程序。雕塑也因此被稱為美術領域的“重工業”。拿雕塑尺寸來舉例,雕塑的尺寸增加一倍,體量要增加8倍。有的構圖方式在小稿上可以實現,而尺寸做大後,則會出現承重的問題。所有這一系列環節中只要有一個問題無法解決,就需要改變、甚至推翻方案。所以雕塑創作又不得不非常理性。因此要創作出優秀的雕塑作品,必須是理性和感性兼備,還能夠在創作階段不斷交替切換。

劉紅︰我注意到,近年來在《星火燎原》《共赴國難》《鄭成功》《額爾古納河畔》等一系列創作中,你有意識地運用了寫意手法,進一步拓展了軍旅雕塑的表現空間,強化了雕塑的表現深度和力度。

郎鉞︰將寫意思想融入雕塑藝術,進而物化為技法形式語言,大體上有四個方面的特征︰一是形態的夸張意象,二是形體凹凸隱顯的質感意象,三是人物瞬間神態的意象,四是帶有“未完成感”的模糊意象。寫意精神所強調的模糊性,給作品增添了動感要素。當寫意思想融入軍事題材的雕塑創作後,外在肌理的變化會帶給作品更強烈的力度感,也能夠讓作品充滿“意在言外”的豪邁氣概與歷史滄桑感。近年來,我在創作中進行了諸多嘗試,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我堅信這個大方向是沒有問題的,所有付出和嘗試都會有意義。

劉紅︰軍旅雕塑如何展現改革強軍進程中軍隊和軍人的新風貌,是一個新的重要課題,對此你有怎樣的思考?

郎鉞︰我想,無論現實生活、表現對象如何變化,軍旅雕塑創作的高標準、高要求不能變,只有真正經典的高水準藝術才能打動人心,才能更好地為部隊服務,真正達成感染人、塑造人的藝術功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