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何?白樺林里除了晾曬衣物,還晾曬大片大片的樺樹皮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洪林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6-19 10:37

芳香樺樹皮

■劉洪林

蒿子湖密營里有作戰室、兵舍、倉庫、藥房、廚房,還有被服廠、槍械所和哨所。一切都很隱蔽,一切都悄無聲息。

日偽軍瘋狂地圍剿抗日聯軍,前線到處都在打仗,有些戰斗非常慘烈,傷亡官兵越來越多。女兵們擔心前線的戰事,也惦記著自己的心上人。

李珍一手捏著縫衣針,一手按著一枚紐扣,正一針一線地給軍裝釘扣子,她沒看見二龍已悄默聲地走到了跟前,等她感覺眼前站個人,猛地抬頭看見二龍,驚喜地問︰“二龍,你咋回來了?”二龍趕緊從衣兜里掏出一封信︰“隊長,我們團長讓我給你捎來一封信。”李珍是被服廠縫紉隊隊長,正跟高團長談戀愛。她忙放下手里的活計,一邊接信一邊問︰“你是啥時候回來的?”二龍邊擦汗邊說︰“剛回來,還沒去倉庫領物資呢。”李珍正想打听情況,姐妹們呼啦一下圍過來,七嘴八舌地嚷嚷,“高團長來信了!”“快給我們念一段。”李珍一面應付姐妹們,一面迅速把信封揣進兜里說︰“二龍,快去領物資吧,回去告訴你們團長,讓他不用惦記我。”

李珍一直等收工才回到宿舍,拆開信封,抽出信紙,見上面全是油印的鉛字,心里雖納悶兒,還是逐字逐句地念起來。

這哪是心上人寫給自己的信啊,這分明是一張偽“滿洲國”治安部門捉拿楊靖宇司令員的告示,上面還用筆打了一個大大的叉。他大老遠地送給自己一張告示干什麼?難道他是想告訴她,鬼子捉拿楊司令員的賞金又漲了,還是抗聯官兵的處境越來越險惡了?日偽軍抽調重兵圍剿抗日聯軍,她從進進出出的軍裝和彈藥數量上就能判斷出前面的險惡形勢。她捏著告示,傷心地埋怨,“你這個人啊,整天只顧著打仗,也不會心疼人,好不容易有人回密營,哪怕給我寫句知心話也行啊!”看著手中的告示,想扔掉又覺得怪可惜,好歹是從前線捎來的,留著包東西吧,便順手把告示扣在床上。這一扣才發現告示背面有字,是用鋼筆一筆一畫寫上去的。只見信里寫著︰“珍︰我們團昨天沖出鬼子的包圍圈,夜里都睡在山上,這里比較安全。部隊在山里休整兩天,準備再出去攻打鬼子的一個小隊。我這里一切都好,不用惦念……你知道部隊紙張奇缺,這張告示還是二龍在路上撿來的,我給你報個平安!”

李珍把信從頭到尾又細細地念一遍,才把信緊緊地貼在胸口上,抬頭望著窗外的白樺林,心早飛到了另一個人身邊。隨後又想,跟鬼子打仗,能撿到一張告示也不容易,即使天天撿到告示,也不能老用告示寫信啊,那多不吉利……

孫玉鳳也在被服廠,她是裁剪隊隊長,去年八月跟二師副師長結婚了。一天,她看見二龍又給李珍捎信來了,心里嘀咕,李珍命真好,總能收到前線來信。自己也擔心丈夫的安危,卻見不到人,也見不到信,只能眼巴巴干著急。過了一會兒,孫玉鳳忍不住問李珍︰“高團長從哪兒搞到的信紙啊?”李珍握著一支竹筒,紅著臉說︰“是我送他的。”孫玉鳳納悶,非要看李珍送的信紙。李珍知道躲不過,只好敲開竹筒的封泥,取出一張淺黃的信紙,剛要舉起來,坐在她身邊的馮穎一把搶了過去,她仔細看著信紙說︰“你這也不是紙啊?”李珍用竹筒敲著她的後背說︰“快點還給我。”馮穎把信紙高高地舉過頭頂說︰“你說了,才給你。”女兵們一齊望著李珍,目光里充滿期待。李珍只好揭開了秘密︰小時候,她媽經常把樺樹皮晾干,用小刀把樺樹皮刮得跟紙一樣薄,再裁成一張張的用它畫圖、描鞋樣子。她于是把目光投向了林子里的樺樹皮……

馮穎又仔細地聞了聞,驚呼︰“真是樺樹皮,還帶著樺樹皮的香味呢!”孫玉鳳便逗她說︰“趕明兒你也用樺樹皮做信紙,讓人捎到前線去。”馮穎見她拿自己打趣,也奮力反擊︰“玉鳳姐,趕緊向珍姐拜師學藝吧,不拜師可就耽誤師長給你寫信了。”

這以後,男兵發現女兵們在白樺林里除了晾曬衣物,還晾曬大片大片的樺樹皮,該休息的時候也不休息,似乎比以前更忙了。不過,她們臉上整天掛著笑,那笑就像密營上空的太陽,讓人覺出溫暖的同時,又多了那麼一丁點神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