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他們依舊是戰士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楊勤良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06-19 14:13

抗疫,他們依舊是戰士

■楊勤良

集結號響起——

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軍人最早行動。脫下軍裝的退役老兵,也依然是沖鋒陷陣的戰士。在深圳這片改革開放的熱土上,到處都活躍著退役軍人志願者的身影,初心永在,使命依然。

碧水龍庭花園住宅小區的黨支部書記歐和雲,是經歷過西南邊界防御作戰血火考驗的鋼鐵戰士,他率先聯合物業成立小區防疫工作小組,帶領支部黨員把小區大門口當成堅守的陣地︰八位退役軍人和黨員分工明確,各司其職,負責來往車輛檢查、人員體溫檢測、外來人員核查,監督小區環境衛生、公共區域消毒和業主的個人防護宣傳及“i深圳”申報指引,跟進離深和返深業主信息情況,為居家隔離人員購買物資及收送快遞,提供盡可能多的溫馨服務。從2月1日至4月30日,歐和雲和戰友們無論刮風下雨,還是電閃雷鳴,準時到崗,盡心盡力。九十天的堅守,就像戰士在陣地上,絲毫不松懈,穩如泰山。

有一天,歐和雲看到小區劉大爺在大門口心事重重地轉悠,猛一看老人頭發掩耳,他尋思著疫情期間理發店均未開門營業,大爺是不是在為理發的事發愁呀?于是,他主動走近老人,在距離一米處駐足︰“劉大爺,您頭發老長了,不介意的話,我給您老整整。”“那感情好,你這是雪中送炭啊,再不理發,就要成野人了。”劉大爺樂了,笑得很甜。歐和雲立即回家拿來理發工具,一番修剪,劉大爺“年輕”了十歲。劉大爺逢人就夸獎他手藝真不賴。

周圍的人見狀,都來找歐和雲理發。每理完一位,歐和雲就會用75%含量的酒精把理發工具全部消毒一遍。早年,歐和雲在軍營里學會了理發手藝,這次疫情期間可謂是大顯身手。在歐和雲的感召下,黨員馮建平也加入到義務理發的行列,他倆疫情期間為居民義務理發三百多人次。

疫情期間,深圳血庫告急。一百多名退役軍人響應龍華區民治街道退役軍人服務站發起的“無償獻血,抗‘疫’先鋒我先行”活動,踴躍前往獻血。無論是花甲老兵,還是才脫下戰袍的年輕人,都挽起手臂,一袋袋殷紅的血液,是戰士火熱的心在沸騰。

五十八歲的何道平,是深圳改革開放初期從基建工程兵部隊退役的老兵,他一早來到位于民治公園廣場的獻血站,起初還擔心年紀大了不符合獻血條件,得知各項檢驗符合標準後,顯得格外高興!

退役軍人不僅活躍在社區抗疫一線,而且還捐款捐物支持抗疫。長期熱心公益事業的老兵林育宏,是此次深圳市老兵抗疫捐款的組織者之一,帶頭捐款2000元,還負責將信息傳遞給身邊的戰友。經他牽頭,老兵們迅速行動,短短幾天就有近千人捐款,共募集捐款4萬多元。

正在與淋巴癌作頑強斗爭的老兵鐘文生也不甘掉隊,他以自己經營的一家小公司名義向深圳市龍華區慈善會捐款1.6萬元。他在附言中寫的“心系湖北,守護龍華”八個字,讓人們看到了一位老兵即使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心里還裝著他人。鐘文生的善舉催人淚下,告訴我們這樣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軍人的家國情懷至上。

老兵代表朱鐵軍和馮磊駕車載著福田區退役老兵捐款自購的符合國際醫用標準的防護服510套,不顧疫情威脅向武漢“逆行”。兩人戰勝重重困難,驅車一千多公里抵達雷神山醫院,把抗疫物資精準捐贈到最需要的前線。這背後是全區482名老兵半個多月的努力和付出,從倡議捐款到采購物資,再到聯系對口醫院,他們在退役軍人服務中心的支持協調下,積少成多、聚沙成塔,溪流匯成江河,彰顯了深圳老兵的初心和“一聲‘到’,一生到”的軍人擔當。

受到戰友抗疫事跡的感染,我用手中的筆投入了這場抗疫的戰斗,散文《巾幗逆行者》《志願者的風采》在中國作家網發表後,陸續被人民網等多家國內知名網站轉載。《巾幗逆行者》還被收錄到中央政策研究室刊物《學習與研究》第三期。七十多天的時間里,我參加了施芝鴻、曾松亭主編的記錄抗疫全程一書的寫作,日夜收集素材,分析整理,有時趕寫,不分白晝,不拿下高地不罷休的氣概又回來了。看到一線抗疫感人肺腑的事跡,多少回淚流滿面︰我們偉大的民族面對災難,是眾志成城、萬眾一心的。望著《解放軍報》發表的著名軍旅畫家高陽的油畫《馳援》,我用戰士的一顆熾熱的心詮釋著它的真諦。

正當自己尋思著如何“真刀真槍”上陣抗疫時,戰友周日雄打來電話,說牛欄前學校的學生馬上要返校復課,需要志願者保駕護航。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我一口答應下來。

5月11日,深圳市四至八年級學生復課那天清晨,我提前十分鐘來到牛欄前學校。本以為我到得早,可是周日雄、沈建輝、陳灶祥、楊啟榮、黃妃五等戰友早就到了。大家都做了充分準備,戴上紅星志願者的紅帽子,穿上印有退役軍人志願者字樣的紅馬甲,手拿小紅旗,開始了緊張的護校工作。周日雄與校方安全主任楊杰做了銜接,我們每個人做好分工,責任明確。

一周後,一、二、三年級復課,更是人頭涌動,不少家長提前將孩子送來,打亂了錯峰上學的正常秩序,一度造成人員扎堆。我們這些老兵及時配合學校和轄區公安做了有效疏導,緩解了緊張氛圍。

周日雄,66歲的老兵志願者,熱心助人。他是個大塊頭,黑乎乎的臉龐襯托出歲月的滄桑。他性格大大咧咧的,可是守護孩子們上學放學,卻縝密周到。大伙都夸獎他是張飛穿針線——粗中有細。

沉穩、睿智的沈建輝,守在交通道口,眼觀六路耳听八方,紅馬甲被汗水濕透,小紅旗在他手上不停地舞動著。他堅守的位置最為重要,既是一條路的路口,又是一家辦公大樓露天停車場的出口,情況復雜。別看他個子小,卻特別靈活,多少次拉住了已經被攔下還是硬要往前沖的學生。

一次放學,一輛貨車在老兵的指揮下有序前行,一個四年級的男同學已經被沈建輝攔在身前,就在這一刻那男孩卻突然想從車頭前沖過去,眼疾手快的沈建輝一下把男孩拽了回來。那男孩的媽媽正站在對面準備接孩子回家,目睹了眼前的這一切,一時驚呆了,出了一身冷汗。待她回過神來,發現是虛驚一場,不禁喜極而泣,拉著男孩對著沈建輝連連鞠躬感謝。

天真可愛的孩子迎來了返校復課,喜悅蕩漾在他們臉龐上,見到久別的同學就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相擁歡呼。什麼保持一米距離、什麼不要手拉手的警示,都被喜形于色的孩子們拋到九霄雲外了,全然不顧老師的告誡。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就突顯了老兵志願者的重要,我們不厭其煩,說干嘴巴,還是要說。有幾次見效果不是很明顯,我假扮天真俏皮地說道︰“現在不要抱在一起,待疫情結束後,讓你們抱個夠。”好幾個七八年級的女同學朝我笑了笑,表示認同,還有幾個高年級男同學向我很友善地揮揮手,我的心頃刻間暖洋洋的。

像牛欄前學校的老兵志願者那樣,玉龍學校、民樂小學、龍華實驗學校、書香小學、民治小學都有紅星志願者護校的身影。老兵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水,卻都傾心盡力服務,他們是和諧社會的守護者。

驀然回首,老兵依然是戰士。脫下戎裝,脫不掉的是軍人本色;放下鋼槍,放不下的是為人民服務的真心。這是永恆的軍魂︰若有戰,召必回!

作者簡介︰楊勤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堅持文學創作43年,發表作品兩百萬字,2019年7月獲第七屆長征文藝獎,2020年5月獲第二屆志願文學二等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