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炊煙,雖成了老去的記憶,卻永久地鐫刻在我的心靈深處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高 群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7-10 09:17

暖暖炊煙

■高 群

我從小就生活在炊煙繚繞的鄉村,經常和小伙伴們跑到漫野里撿樹枝和干柴,背回家燒火做飯。那時對炊煙並沒有過多留意,直到當兵後離家千里,才不時地想起那連接鄉愁的縷縷炊煙。

兒時的農村,家家燒火做飯用的都是那種土灶台。冬日的村莊在落雪和寒風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寂靜,連貓和狗似乎也怕冷似的躲著不出來。一場大雪過後,遠山近川的樹木都穿上了潔白的外衣。白茫茫的世界里,最引人注目的莫過于家家房頂上那裊裊升起的炊煙。

清晨,霞光涌動,鳥鳴聲聲。一縷縷晨起的炊煙,或左右飄搖,或直上雲霄。那淡淡的美的炊煙,便成了鄉村一道別致的風景。父輩們一代又一代在那片紅土地上與炊煙相伴,炊煙里蘊藏著他們對樸實生活的期盼和夢想……

鄉親們燒火時,習慣用松毛枝去鄰居家引火。飯做熟了,灶膛里不再填柴草,房頂的炊煙就會越來越淡,在晚風的吹拂下,宛如一片著色的雲朵悠悠飄遠。

炊煙是家的方向,每縷炊煙下都對應著一個土灶和一個溫暖的家。記得少年時,一到冬天就特別想吃餃子。放學回家的路上,遠遠望見家的上空升起炊煙,就仿佛看到了熱騰騰的餃子在沸水中翻滾,不覺加快了步伐。包餃子時,看著母親一手拿餃子皮,一手放餡,兩手一捏,一個漂亮的餃子就包好了。我既不會 皮,也不會包餡,但每次都圍著母親忙得不亦樂乎。

煮餃子了,一家人圍在土灶旁燒火的燒火,下餃子的下餃子。由于老家的灶台都比較高,這時候,我就會踩到小凳子上,把一鍋餃子盡收眼底。看著一個個餃子在鍋里上下翻滾,不自覺地咽著口水。餃子快熟時,母親總會用勺子撈一個出來,用手按一按水餃的“肚子”,確認它熟到幾成了。這時,我總會伸手捏住那個餃子,迫不及待地放進嘴里。雖然燙得顛來倒去,甚至沒有經過細嚼就囫圇地吞下了肚,但依然覺得那一個餃子才是最香的。

童年的生活越來越遠,故鄉也越來越遙遠。入伍後,每次連隊吃餃子,炊事班都會把一盆盆拌好的餡兒分到各班,戰友們圍坐在桌旁,一邊說笑著一邊包餃子。包餃子雖然是個“細活兒”,但難不倒舞槍弄炮的手。伴著戰友們天南海北的家常話兒,一簾簾餃子很快就熱熱鬧鬧地包好了。在連隊吃餃子會有一種格外的香,那里不只包裹著奉獻的青春,還有我們想家的心情。于我而言,那里更潛藏著家的一縷縷炊煙。

“暖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對那一個個青瓦紅牆的籬笆小院來說,沒有炊煙是不完整的。就像春天里沒有鮮花,鳥兒沒有翅膀,是一種殘缺。而那一縷縷炊煙就如同整個村莊的靈魂,有了炊煙,整個村莊才鮮活起來。日出日落,月圓月缺,炊煙就像一場經典的老電影,在農家的屋頂一遍一遍放映著,將農耕生活演繹得恬淡而安適。

只不過,隨著新農村建設的穩步推進,土灶台已被歲月淡忘,保留土灶和煙囪的人家已經少之又少。暖暖炊煙,慢慢成了老去的記憶。但那如詩的畫面,那如畫的炊煙,卻永久地鐫刻在我的心靈深處,成了最溫暖的記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