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土溢芬芳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夏效生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7-13 08:36

故土溢芬芳

■夏效生

“多少年的追尋,多少次的叩問,鄉愁是一碗水,鄉愁是一杯酒,鄉愁是一朵雲,鄉愁是一生情。年深外境猶吾境,日久他鄉即故鄉……”參軍離開家鄉26年了,一種濃濃的鄉愁時常縈繞在心頭,思鄉之情日益熾烈。

我的故鄉坐落在享有“皖國古都、黃梅之鄉”美譽的安徽省潛山市,那里人杰地靈,山清水秀。孩提時,我喜歡漫步在故鄉農田間享受夜的靜謐,心情在月色中變得愉悅清朗,生命中的那份感動和美麗至今常蕩漾心間。

東風染盡三千頃,白鷺飛來無處停。夏天農忙時節,鄉親們每天披星戴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凌晨4點多吃完早飯,父母拉著板車、挑著籮筐,帶著我們兄妹三人直奔離家5里路遠的農田,進行搶割搶播(雙搶)。

母親生我時受寒,落下了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她經常拖著病體下農田干活。雖身體不適,但她一揮起鐮刀就顯得從容自如。成熟的稻田彌漫著“稻花香”,當稻子攥在手里時,鄉親們喜笑顏開,他們的辛勤勞作終于盼來了豐收。雖烈日炙烤,汗流浹背,但鄉親們有說有笑,你追我趕,好一幅田園豐收圖!

打谷是門技術活。第一次割稻子,母親告訴我要左手抓稻子,右手揮鐮刀,割稻時鐮刀口盡量朝下斜,否則容易割到手指。我雖然小心謹慎,但為追趕收割速度,鐮刀還是割到了左手小拇指,鮮血直流。30多年過去了,我左手小拇指留下的疤痕依然未被歲月抹平。

雙搶時節正是盛夏,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籠一樣。中途如能回家做飯、送飯,算是最優惠的待遇了。那時我才10歲,排行老小,母親經常把這福利恩賜給我。上午10點左右,我帶著麥草帽,哼著小調,騎著自行車飛馳在鄉間小路上。迎面的風吹干汗水,別有一番爽快充盈心間。回家匆匆做完飯已渾身濕透,顧不上吃飯,我便馬不停蹄地把飯菜送到田間地頭。全家人只有吃飯時才能到附近陰涼的地方休息片刻,吃完飯,繼續擼起袖子加油干。夜幕降臨了,鄉親們忍受著蒼蠅蚊蟲叮咬,還在田地里忙碌不停。到晚上8點以後才拉著板車,拖著疲憊的身子往家趕……

“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稻谷打好後,鄉親們一刻不歇地耕田灌溉,盡早播下希望的種子。一望無垠的農田倒映著藍天白雲,在微風的吹拂下掀起層層漣漪,讓人心曠神怡。

“八一”前夕,鄉親們挑著秧苗走到田邊,把扎好的秧苗拋向水田,秧苗在空中劃過一道道美麗弧線,穩穩地挺立在農田里。田埂上男女老少挽起褲腿,卷起衣袖,進行插秧比賽。汪千壽叔叔是聞名全村的插秧高手,只見他彎下腰,兩腿分開,左手捏秧苗,右手插秧苗,一路遙遙領先,秧苗插得筆直穩健、干淨利落。

第一次插秧,我左右手協調不好,想插快點總是力不從心。最艱難的是腳往後退,秧苗總是插到踩過的腳印里,立馬飄浮起來,歪歪斜斜宛如蟒蛇爬行。傍晚時分,可惡的蒼蠅、蚊蟲、螞蟥更加瘋狂地叮咬。我時不時用泥巴手拍打驅趕,渾身布滿泥巴,這些都成為終生難忘的記憶。

茶余飯後,父親經常告誡我們︰“只有刻苦學習考大學,才是唯一出路。”

那年“八一”前夕,鄉親們還在農田里插秧。哥哥高考成績揭曉了,他從學校拿著成績單趕到農田里,鄉親們立馬放下手中的活聚過來。哥哥當年考上了軍校,成為生產隊第一個軍校大學生。為慶祝哥哥考上軍校,鄉親們特意在河邊樹林里放了兩場電影《自古英雄出少年》和《紅牡丹》。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那時我也立志一定要好好讀書考軍校。初三考高中,我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安慶市重點中學。

日子一天天過去,秧苗抽出了狹小細長的葉子,葉柄輕輕地裹在睫上,悄然抽出幾根稻穗。深綠叢中,開出了雪白的稻花,微風吹來,送來縷縷清香。轉眼間,金秋到了,農田里的稻子已長到半人高了,披上了金黃色的衣衫,長出了飽滿的稻穗,又是一個豐收年。

那年高考落榜,我報名參軍入伍了。臨行時,鄉親們就敲鑼打鼓歡送我入伍出征,他們把準備的零食大包小包塞進我的背包行囊里……

自古忠孝難兩全。娘在家在,母親離開我們14年了,我們兄弟姐妹回家鄉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但父母和鄉親們辛勤勞作的身影在我心里越發清晰起來。無數個夜晚,我想起了母親烙的芝麻糖,清脆酥香;想起生病時,父親深夜里用瘦弱的脊背背著我去縣醫院,趕路時那急促的喘息聲猶在耳邊;想起鄉親們在農田抗高溫斗酷暑、辛勤耕作的艱難歲月……

去年國慶,我回到了闊別多年的故鄉。堂弟開車帶我走進了故鄉的田野︰一棵棵飽滿的稻稈被沉甸甸的稻谷壓彎了腰,在秋風吹拂下,金色的海洋掀起了滾滾波濤,此起彼伏。黃澄澄的稻子、綠油油的蔬菜,使田野變得如詩如畫。收割機早已走進了故鄉農田,當初那麼繁重的農務勞作,如今變得輕便快捷、輕松愉快。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聞著稻花飄香,久違的幸福感涌上心頭。“游子,你可記得土地的芳香?媽媽,你可知道兒女的心腸?一碗水,一杯酒,一朵雲,一生情。”夜幕降臨了,《鄉愁》優美的旋律在我耳邊響起,一起澎湃在心頭的還有那份對土地、對鄉親的無限感恩之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