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奶奶在一起的日子,我們學會了很多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雪岩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7-17 08:54

奶汁草

■王雪岩

收到趙曉紅的微信時,我正在“塔子山戰斗遺址”的松林里挖婆婆丁,趙曉紅的一句“李佩芝奶奶走了”不啻晴天霹靂,我一下子癱坐在地上。等稍微緩過神來,想趕去送奶奶一程時,趙曉紅卻說,奶奶身邊全是醫護人員,連她都不能近前,讓我還是別去了。听了趙曉紅的話,我忍不住淚如雨下……

李奶奶是河北威縣六區賀釗鎮人。年輕時,她眼力好、槍法準,作戰勇敢。和李奶奶相識是在十多年前的一個秋天,那天,當我把師生代表領到李奶奶家,就此拉開了我們長達十多年的深情厚誼。

每次去,奶奶都給我們講戰爭故事,每次都有新內容,老師們听得如痴如醉,學生們則圍在奶奶身邊不願離開。奶奶拿出軍功章和許多黑白照片給我們看,還脫下軍裝讓我們試穿,幫我們系扣子。一張張軍裝照,把那些沒去過奶奶家的師生們羨慕得不得了。

奶奶生活很簡樸,腳上穿的拖鞋,密密麻麻用線縫著;奶奶的牙缸是戰爭年代的鐵缸子,漆著“三大紀律 八項注意”;還有奶奶家的窗簾、沙發套、電視機罩都舊了,家具也是老式的大櫃子;廚房的垃圾桶是個破車筐,盛菜的鐵盤子掉漆了;最糟糕的是客廳里的冰箱,“嗡嗡嗡”的噪音有點大。我們多次商量要集資給奶奶換個新的,奶奶總是擺手說,一點兒也不吵,戰爭年代比這吵多了。奶奶笑呵呵地說,能活到今天,她已經很知足。

奶奶愛笑。有一次,我們夸她識文斷字,是個文化人,奶奶很受用地笑著;我們給她印歌詞本,全是奶奶愛唱的歌,《為了誰》《紅軍不怕遠征難》《社會主義好》……她認真地翻著看著,一直笑到最後一頁;我們給她送電子體重秤,她立馬戴上老花鏡,左看右看,怯生生地問︰“這是個什麼東西?”當我們攙著她站上去時,她小心翼翼生怕踩壞了。數字顯示奶奶的體重是112斤,她既好奇又興奮,連著上去下來好幾次,和淘氣的小朋友差不多。

奶奶怕冷。夏天也穿毛衣毛褲,剛入秋,奶奶就穿上了棉褲。奶奶愛唱歌,最愛唱《為了誰》。我們每次去,都給奶奶唱這首歌。學生們也會給奶奶表演各種節目,舞蹈、相聲、小品、朗誦、課本劇……我們常和奶奶促膝談心,她的家幾乎變成了聊天室;我們一起唱歌,她的家就變成了演出現場。

奶奶心很細,我教她唱歌時,她摟著我的肩膀,邊唱邊捂嘴,我問她這是干什麼呀?她說有“口氣”怕燻到我不禮貌。有次去她家,奶奶從茶幾底下拿出半瓶礦泉水說︰“丫頭,這是你上次喝剩下的,沒舍得扔,一擦茶幾就想起你來了。”感動得我掉了眼淚。

奶奶給我們的校刊起名《小草》,她關注學生們讀書,鼓勵學生們學好語文,還把《小草》送給老家的親戚和戰友的孩子們。每次去,我們都把介紹奶奶的書報拿給她,可每一次她都“委屈”地說,都讓來家的領導和戰友的孩子們拿走了,我們只得再給她一份。

記得有一次我和奶奶比個兒,奶奶1.74米,我才1.58米。我說完嘍,坐火箭也攆不上奶奶了!奶奶高興得像個孩子般笑了起來。

去年初夏的一天,我們端著盆、拿著餡兒去給奶奶包餃子。奶奶坐在床上,穿著她常穿的那件紫馬甲,羊毛衫起了好多小球球,線衣還是那件老式散袖口的。奶奶不要人幫,用顫抖的手系著扣子,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好像有預感似的,走時,奶奶拉著校長的手不放,像個小孩子一樣哭著說,要常來呀!校長哭了,我們也哭了……十多年來,我們儼然成了一家人,有了成績第一個向奶奶匯報,受到奶奶的鼓勵,回去繼續努力。我們分批次走進奶奶的家,就是想給學生們一種傳承的力量,讓他們別辜負了眼前身邊的這一課。

遺憾的是,我們想盡辦法,也沒“詐”出奶奶的生日來;欣慰的是,我們留下了那麼多珍貴的照片,那麼多難忘的瞬間,我還偷偷留下了奶奶掉在沙發上的一根白發。和奶奶在一起的日子,我們學會了過簡樸的生活,堅強而有韌性,永遠樂觀向上。在講述戰爭故事時奶奶說過,“一個排上去了,一個人抱著一堆槍回來是常事”。生活在繼續,戰斗在繼續,生活就是一場戰斗。

奶奶就像漫山遍野的婆婆丁,不擇土壤,種子遍地,那些金黃的小花指引著我,不一會兒就挖滿了一布袋。下山時我低著頭往回走,發現白色運動服上有許多棕色的小點點,心中猛然想起,婆婆丁也叫奶汁草!奶奶,難道是您跑來“看”我了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