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的情懷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盧茂亮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8-11 08:47

步兵的情懷

■盧茂亮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懷舊,關于一個兵種。從某紅軍團三營機槍連當新兵算起,我有整整七年的步兵青春期。沒有愛情,沒有為此流過纏綿的淚,但我卻擁有過真正的步兵歲月,步兵的淚只能在槍身上無聲地滑落——

在步兵某團,有一塊青草地,地面上錯落有致地設置了墳包、土坎、壕溝、掩體。班長說,這就是戰術訓練場。到了部隊但仍未開訓的那段日子里,沒事兒了,班長總愛拉著我們去那里瘋玩兒。我們在草地上打滾兒,在壕溝里追逐,在掩體下想象槍林彈雨,在街壘間模擬巷戰……

在我們興致高漲時,班長卻在一旁沉默了。我們圍攏上去問班長咋了,班長說︰“跟你們一樣,我也曾喜歡過這個地方。”

他的話,我們不懂。

不久,開訓了,先是共同科目,後是分業訓練,步兵自然要從練戰術開始。還是那片青草地,曾經回蕩過我們童心未泯的笑聲,卻突然變得陌生了。班長表情嚴肅,在班橫隊前如臨大敵般地下達了口令︰“課目,單兵戰術!”

臥倒,直立;出槍,收槍;低姿匍匐,高姿匍匐;滾進,躍進;前方敵情,敵火射擊;包抄迂回,主攻突襲……

所有的戰術動作,都是由人和槍在土地上進行的。曾經趾高氣揚的少年書生,現在必須撲下身子擁抱土地,從低姿匍匐前進做起。未經風雨的柔嫩皮膚在雜草沙石上受到凶猛的磨礪。有人受傷了,有人流血了,還有人干脆坐在草地上哭開了。班長就發話了︰“從前我喜歡這里,後來我恨過這里,現在我留戀這里。”

當步兵的日子里,許多時光是在戰術場上度過的。不管是天高雲淡,還是雨落泥濘,寒來暑往,春去秋回,只要“敵情”不斷出現,戰術就必須繼續!

戰術是對步兵素質的綜合檢驗。在戰術訓練之前,作為步兵還必須熟知步槍原理,掌握射擊要領,還有體能訓練、五公里越野、投手榴彈、越障礙、木馬單雙杠……都要練好練精。企圖輕輕松松達到戰術層面的游刃有余,沒門兒。所有技藝精湛的優秀步兵,都是用血汗和淚水養壯了自己的脊梁的。

沒那麼容易就能夠真正理解步兵,除非他在步兵班里待上一千個訓練日。

步兵對自己的專業,那種情懷是復雜的。在戰術場之外的地域,在練戰術之外的時間,我們不止一次地審視自己,想找出一些值得驕傲的東西,很難。我們常想,海軍有大海和軍艦,總是讓人覺得有些浪漫;空軍有藍天和飛機,總是讓人羨慕他們的自由遼闊;火箭軍有神秘的高科技,同屬陸軍的炮兵和坦克兵也有一種很形象很具體的威猛氣勢……步兵有什麼呢?人和槍的組合,就是一個最小的戰斗單位,在最樸素的土地上,通過戰術運動阻敵、進攻或防御,終究靠的是人的血肉之軀和勇猛無畏。

步兵,是一個從古代走來的兵種。在不穿軍裝的人們眼里,或許步兵最土、最苦也最累,在實戰中傷亡概率極高。我們沒有牛皮可吹,總是愛說︰“我們步兵啊,跑得快……”

我始終認為,真正的步兵的確是為了應付不期而至的戰爭而存在的。

但當我們回到戰術場上,所有與勝利無關的東西都被拋于腦外,眼下只想著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通過敵火射界,殺傷敵人,保全自己,佔領高地,瀟灑凱旋。步兵的精神必須純潔,戰術場是步兵的心靈家園。

和平年代的步兵們,夢寐以求“近似實戰的演習”。打一場“近似實戰的演習”,步兵好似在過年。在演習中,我們沖上高地之後,相擁而泣,久久不肯離去……

記得班長離開連隊的時候說過一句話︰“‘戰爭’結束了,我回家種地了,不管我走到哪里,只要听到‘前方有敵情’,我會和你們一起出現在敵火力前沿……”

全班人緊緊抱住班長,揮淚如雨。在這里,步兵的眼淚,與愛情無關。

此刻,我已離開軍營。然而,步兵的精神、步兵的養成、步兵班長的那句名言“前方有敵情”,早已滲透進血管,與我朝夕相伴。在都市的某一角落,月圓的夜晚,我的耳畔依然會經常響起軍營里回蕩的軍號聲——悠揚嘹亮,揮之不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