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次出征空軍"獵人"集訓,"火頭軍"一路逆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王俊
2017-04-10 10:34

張建芳,空降兵某部警偵連偵察班班長。雖然是“火頭軍”出身,卻不甘平凡。入伍6年,他先後3次參加空軍“獵人”集訓,從排名倒數一路逆襲,獲得“優秀獵人”稱號。

請看今日《解放軍報》文章《“火頭軍”的逆襲》——

照片攝影︰余紅春

倔兵張建芳

“火頭軍”的逆襲

■李志偉 蔣 龍

幾朵傘花悄然降落在密林中。連夜負重奔襲,讓偵察小組體能消耗很大。這時,只見一個黑  的身影躥了出來。“敵後作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跟我沖!”在他的帶領下,偵察小組及時到達破襲位置,出色完成任務。他就是空降兵某部警偵連偵察班班長張建芳。

別看他個頭小,卻有大夢想;雖然是“火頭軍”出身,卻不甘平凡。入伍6年,他先後3次參加空軍“獵人”集訓,從排名倒數一路逆襲,獲得“優秀獵人”稱號。

這不,他才下炊事班不久,就接連“偷技”偵察格斗技能,被連長抓了個現行。

“回去燒你的飯去,中午米飯要是再夾生拿你是問!”連長吼道。“警偵連每個兵都是偵察兵,連長這是你說的!”張建芳倔勁上涌。連長眉頭一皺,硬是沒想出反駁他的話。就這樣,偵察兵訓練場上,從此多了一名“火頭軍”的身影。

那年,第二屆空軍“獵人”集訓選拔隊員的消息傳來,正在炒菜的張建芳一把扯下圍腰,跑到連長面前毛遂自薦。“要是排名倒數,那就回來老老實實燒火做飯。”連長下了“軍令狀”。

幾輪考核下來,他不出意料地“吊車尾”。“難道我真的不是這塊料?”

“這就認慫了?永不服輸,才有可能成獵人。”連隊上屆優秀“空軍獵人”彭仁智的一句話既讓他感到羞愧,又激起了他拼一把的決心,“半途而廢,絕不是好兵!”

從此,狹小悶熱的火房成了張建芳個人的“健身房”,炊具就是他的“健身器材”,手臂力量不足就拿 面條練手勁。他還背著行軍鍋拉單杠,負重30升水袋跑10公里,雙肩時常被勒得血肉模糊。新傷就著老傷痛,張建芳經常徹夜難眠。炊事班長看得都鼻子發酸。每次快要堅持不住時,張建芳就躲在被窩里偷偷抹幾把淚,上了訓練場依舊生龍活虎。瘦弱的“火頭軍”,逐漸練成了“肌肉男”。

2014年4月,空軍第三屆“獵人”集訓選拔開始。這次,張建芳一路過關斬將,拿到了全師僅有的10張入場券之一。3個月的殘酷集訓,每一項都是極限考驗︰武裝越野,在山路上一跑就是30公里;野外生存,毫無補給,只能靠生吃蛇肉、蚯蚓等保持體力;水中求生,四肢被綁著扔到水里,冰冷的湖水瞬間襲來,被嗆得劇烈咳嗽,好不容易掙扎著將鼻孔露出水面又被船槳拍了下去。

極限反擊課目中,張建芳被擊中前額,鮮血瞬間噴涌而出。來不及處理傷口,射擊、活埋、山地奔襲等課目接踵而至……遺憾的是,結業考核中由于受傷發揮失常,“火頭軍”再次與優秀“獵人”稱號失之交臂。

去年5月,張建芳第三次出征空軍“獵人”集訓。戰友們不解︰“那麼苦的訓練,經歷過一次就夠了,為何還要反復去受虐?”張建芳淡然道︰“不拿到‘獵人’稱號,我永不罷休。”兩年的磨劍備戰,讓張建芳對所有的體能、技能課目應對自如。可即便如此,也有讓他心中發怵的時刻。

“出發!”那晚暴雨如注,已經接連看了幾部恐怖電影的隊員,被要求獨自按照地圖上標注的地點,尋找一個小木盒。當張建芳趕到目的地時,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墳場,陰森的墓碑林立,影片中各種鬼魅的場景頓時閃現在腦海。縱是軍旅硬漢,也讓他不禁一凜,右手的匕首不時緊了又緊。

忽然,張建芳感到身後有一只手猛地搭在自己肩上。他反手就是一刀,對方快速閃過。“別人都一屁股坐在地上,你小子倒是第一個向我動‘刀’的人!”裝神弄鬼的教官向他豎起了大拇指。這回,憑借優異表現,張建芳終于獲得空軍“優秀獵人”稱號。

今年3月,張建芳又向著空降排比武競賽發起沖擊,決心在國際比武台上再火一把。

心聲

向著夢想奔跑

■張建芳

我喜歡電影《心靈捕手》中的一句話,“成功的含義不在于要得到什麼,而在于你從那個奮斗的起點走了多遠。”只有永不服輸,持之以恆地努力,人生就能不斷實現逆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