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患癌後,我把所有假期用來陪母旅游尋訪故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馬昕責任編輯︰王俊
2017-12-04 09:15

百善孝為先。身為軍人,雖說自古忠孝難兩全,但一個“孝”字,又何嘗不是對軍人道德素養的一種考評?母親患絕癥後,鄭州市二七區人民武裝部副部長馬昕和家人選擇了有別于傳統的盡孝方式,讓老人有質量地生活,最終有尊嚴地離開這個世界。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母親患癌之後……

■馬昕

發現母親患上晚期胰腺癌,是在去年的2月。

當時,料峭春寒讓母親得了感冒,咳嗽了好幾天也不見好轉。我陪她去醫院,本想著是看個小病,不承想卻迎來“晴天霹靂”。

“胰腺癌晚期,最多還有3個月。”母親的生命被開出這樣的判決書,我簡直無力招架。要知道,熱愛生活、勤勞孝順、有涵養、能包容的母親是我們家的“主心骨”啊!

想當年,奶奶偏癱在床5年,一直是母親照顧。不僅每天換著花樣給奶奶做吃的,而且餐餐都是她親自喂飯。奶奶大小便失禁,不管什麼時候弄髒了衣物,母親都是溫言勸慰,為她擦身換洗。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母親卻說︰“誰都有老的時候,我給孩子們做好表率,到我老的時候他們也能這樣對我。”在母親的悉心照料下,奶奶87歲去世時,臉色紅潤、身上胖胖乎乎,衣著整潔,床上干干淨淨。幾個姑姑來參加奶奶的葬禮,感慨地對親戚、鄰居說︰“有嫂子的照顧,娘什麼福都享了,我們不悲傷。”

2008年6月,我從新疆邊防部隊交流到鄭州警備區工作。一有了住房,我便立刻將父母從老家接過來照顧。吃穿用度、外出游玩、看病體檢,我盡可能地為二老想得更細,做得更多。家中的兄弟姐妹見我這樣,也都變著法兒向父母親盡孝。父親告訴我,母親私下曾不止一次地跟他說︰“年輕時日子過得太苦了,沒想到如今靠子女享了清福。有這麼孝順的孩子們,咱們再活50年也不夠啊!”

然而,無情的現實是,病魔就要奪走母親的生命。我是一名軍人、一個黨員、一位絕對的無神論者,可那時的我是多麼希望真的有神靈存在,好祛除母親所有的病痛,恢復健康!可冷靜下來後的我知道,我必須面對現實。那天晚上,守在母親病床前的我想了很多,最終打定了主意。

“家庭常委會”上,我向妹妹、佷子、外甥女們袒露了心聲︰不能讓生命已進入倒計時的母親再受放療化療的折磨,最後渾身插滿管子,靠呼吸機、強心針來維持生命。我覺得,對母親這種身患絕癥的老人來說,孝心並不是選擇最貴的治療,而是給予最多的陪伴。讓她生命的最後時光有質量有尊嚴,充滿溫馨和滿足。讓我欣慰的是,大家一致同意,暫時瞞著父親,在母親最後的人生旅程中,帶她去看夢想中的美麗風景,見她多年未謀面的故友親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