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班長的“關愛”,我居然把牢騷“倒”給了政委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東海艦隊某基地保障大隊上等兵 倪 敏責任編輯︰王俊
2018-04-03 02:02

這個春天,我一不小心“火了一把”。原因很簡單︰我成了大隊成立以來,第一個越級反映問題的女兵。事情還要從出現“超級月亮”天文奇觀那一晚說起……

詳情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梁 晨繪

我把牢騷“倒”給了政委

■東海艦隊某基地保障大隊上等兵 倪 敏 

這個春天,我一不小心“火了一把”。原因很簡單︰我成了大隊成立以來,第一個越級反映問題的女兵。

事情還要從出現“超級月亮”天文奇觀那一晚說起。當戰友們拿著手機期待奇觀出現的時候,我卻踏著月光到機房練習業務,連“朋友圈里的月亮”也沒看到。望著業務表上密密麻麻的電話號碼,我心里又著急又憋屈。

今年以來,作為上等兵,我是全中隊使用手機時間最短、外出次數最少的一個。每次問及原因,班長總是告訴我︰根據中隊規定,必須通過業務考核才能在休息時間使用手機、允許外出。

“這不是‘土規定’嘛!”想著戰友們在外面拍攝照片,而自己只能“獨居斗室”,我越想越委屈,就想找人傾訴下自己遭遇的“不公平待遇”。這時,值班台上,大隊政委黃炳忠的電話號碼一下子“蹦”到了我的視線里。

接到我的“舉報”電話後,黃政委竟然帶著一名干部來到我值班的地方。當著政委的面,我索性一股腦把心中所有的牢騷“倒”了出來︰“為什麼班長們總是用所謂的規定來‘搪塞’我,外出次數比別人少,手機使用時間也比別人短,業務考核次次挑我毛病……”政委一邊听,一邊幫我分析中隊干部和班長們的初衷,幫我認識到班長們並不是有意針對我。

當晚,回到隊里,中隊長和幾名班長也和我談心到凌晨,開誠布公地作了說明和檢討︰減少我用手機的時間和外出的次數,本意是為了督促我加強業務學習,出發點是好的,但忽視了我的個人訴求和感受。

互相換位思考,思想疙瘩迎刃而解。在和中隊長、班長們的聊天過程中,我慢慢明白,班長們對我的“針對”源于“關愛”,但由于溝通不暢,讓我產生了逆反心理,而我越級反映問題的行為造成了隊里工作的被動。

我為自己處理問題不成熟而感到愧疚,中隊長和班長們也立即調整了現有的規定,並制訂了對我的業務幫帶計劃。現在,我不僅增加了自由支配的業余時間,而且業務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

(劉海靜 解放軍報記者劉亞迅整理) 

記者感言

善于從戰士的視角看問題

戰士思想出現困惑,越過中隊直接向大隊領導報告,這讓基層帶兵人著實“尷尬”了一把。

越級上報的背後既有“土規定”的不合理,也有思想骨干的不敏感,但根子還是出在帶兵人的“一廂情願”上。

“嚴師出高徒”固然沒錯,但新時代的士兵有新時代的特征,手機和網絡已經成為他們的“親密伙伴”,部隊的手機使用規定也賦予了戰士們在適當時機、適當場合使用手機的權利。管理者用“禁止”“減少”等土政策、土規定督促戰士們學專業,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也容易激起戰士們的排斥情緒和逆反心理。

避免這種情況,關鍵在于能不能站在戰士的視角看問題,把道理講清楚。井岡山革命博物館收藏著一位紅軍戰士參加政治學習的筆記本,上面歪歪扭扭地記著毛澤東同志曾說的話︰“農民多,土地少;地主少,土地多,因此要革命。”言簡意賅又入腦入心。

成功的思想教育某種程度上就是“換位思考”的過程,基層帶兵人只有站在戰士的角度,廓清他們思想上的迷霧、解決他們遇到的難題,才能真正成為有威信、有魅力的“貼心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