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1927年黃麻起義︰震撼武漢、南京!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詹才芳責任編輯︰王俊
2018-04-04 14:04

1927年11月13日,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湖北省黃安(今紅安)、麻城兩縣舉行了武裝起義。這次武裝起義被稱為黃麻起義。從黃麻起義至今已有64個年頭了。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仍記憶猶新。

自中國共產黨成立後,黃安、麻城兩縣逐漸有了共產黨的影響和活動,最初在那里傳播馬列主義思想的是一些進步青年。其中有許多是在董必武、陳潭秋等同志的教育與影響下加入共產黨的。我因家境貧困,不堪忍受為地主當長工的生活,于1924年到武漢謀生。我每天為人從長江挑水,過著艱難的生活。不久,我找到董必武同志,他把我安排在武漢中學當校工。從此,開始了自己半工半讀的生活,並在董必武老師的引導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一年以後,我與一批武漢中學的同學被派回黃安搞農民運動,並與王秀松、余楚臣、王健等同志在家鄉高橋區辦了十幾所平民學校,以此形式學習文化,傳播馬列主義思想,宣傳革命道理,組織和發動群眾。董必武同志曾專程來高橋檢查了我們的工作,並作了重要指示。

1926年,黃麻地區革命形勢大發展,在共產黨員吳煥先、戴克敏、汪奠川、劉文蔚、杜步蟾、王樹聲等同志的領導下,我們黃麻兩縣的農民先後成立了農民自衛軍。我們懲辦了吳惠存、李介仁、丁枕魚、王子歷等數十名罪大惡極的土豪劣紳。狠狠地打擊了地主反動武裝。盡管在當時,這兩縣的黨組織對革命下一步的發展方向和策略思想的認識還不大明確,但是我們的頑強奮戰、革命熱情卻為以後的黃麻起義保存了一支武裝力量和一塊發動起義的革命基地。

1927年9月中旬,黃安縣委派到武漢長江局請示工作的鄭位三等同志帶回了黨的“八七”會議精神,中共黃安縣委在七里坪文昌宮舉行了會議,傳達了會議精神,宣講了中共湖北省委擬定的暴動計劃。我和戴克敏、田開壽、王秀松等同志一道參加了這個會。會後,我們開始整頓農民自衛軍,使隊伍更加精干,戰斗力更強了。

9月,黃麻兩縣農民自衛軍和百余名農民又一次向封建反動勢力發起了進攻。舉行了九月暴動。附近的土豪劣紳見狀,個個懼怕,不敢躲在莊里,都逃之夭夭了。10月間,我們黃安農民自衛軍,沒收了10幾家地主的財產,繳獲10多支槍。之後,黃安縣偽政府和豪紳地主,勾結敵三十軍的一個團,進駐了黃安縣城。敵人的反動氣焰囂張,四處聯合反動地主武裝,準備對黃麻地區的革命人民進行大屠殺,妄圖把農民的革命運動鎮壓下去。在這種形勢下,中共鄂東特委認為,只有舉行更大規模的武裝起義,用革命的進攻來粉碎敵人的反革命的屠殺,建立革命政權和農民自己的武裝,才能使革命得到勝利。因此,10月3日,黃安、麻城兩縣縣委在黃安縣七里坪文昌宮召開了兩縣黨的活動分子會議。會上傳達了湖北省委關于在黃麻兩縣進一步發動武裝起義的決定,討論擬定了暴動計劃,會議討論結果,決定高舉“九月暴動”武裝斗爭的旗幟,舉行更大規模的武裝暴動。

七里坪文昌宮會議後,我們黃安的王秀松、余楚臣、李先念等同志以董必武同志的名義在當地出布告,發傳單,采取各種形式,進一步向貧苦農民宣傳發動武裝起義、實行土地革命的意義。經過20多天的工作,我們在黃安首先領導發動了高橋、桃花等區的武裝斗爭。農民自衛軍擴大了400多人,農民自衛軍個個英姿勃勃,斗志昂揚,作好了戰斗準備,焦急地盼望武裝起義的那一天。

11月13日,起義軍2萬余人集結于黃安七里坪,晚10時向黃安城出發。11月14日凌晨4時許,各路起義軍隊伍先後到達縣城,總計3萬余人,按照總指揮部的命令,我們黃安高橋區農民自衛軍和群眾攻打黃安縣城的南門。

黃安縣城城牆足有2丈多高,4個城門配有8門土炮,10架機槍。只要一到天黑,城門關閉得嚴嚴實實,隔斷一切來往行人,膽小如鼠的衛兵抱著大槍,就像幽靈似地在城牆上邊來回晃動。哨兵時而發出恐嚇聲,虛張聲勢,為其壯膽。我帶領30人的突擊隊,趁夜色悄悄地摸到南門埋伏下來。

“砰!砰!砰!!”幾聲清脆的槍聲,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靜,接著城周圍一片吶喊聲,火光四起,總攻開始了。

我們一躍而起︰“沖啊!”高舉手槍,沖到城下。突擊隊員們架設雲梯時,城上的哨兵向我們射擊。我們集中火力,壓倒了敵人哨兵的火力,隊員們迅速地爬上了城牆,哨兵看見城牆被攻佔,被不絕于耳的喊殺聲嚇破了膽,跳下城牆逃命去了。

我們打開了南城門,起義大軍像決堤的洪水涌進城里,相繼,其他3個城門被各路大軍突破。城里的敵人沒來得及抵抗,就乖乖地當了俘虜。這一仗活捉了偽縣長賀守忠、司法委員、改組委員等貪官污吏多人。反動政府被摧毀,反動武裝被消滅。起義軍共繳獲步槍百余支,子彈90箱,被子百余床,並打開了監獄,釋放了被捕的共產黨員、農會干部和進步分子。

正是︰小小黃安,真不簡單,

銅鑼一響,四十八萬,

男將打仗,女將送飯。

14日清晨,紅日東升,金光萬道。黃安縣人民群眾在戰斗中迎來了第一個新生的黎明。城頭紅旗獵獵,城內人民群眾載歌載舞,歡慶勝利。

黃麻起義後的第4天,黃安民主政府和中國工農革命軍鄂東軍成立了。黃安為鄂東軍的第一路,由潘忠汝任總指揮兼第一路司令,戴克敏為黨代表;麻城為第二路,由吳光浩任副總指揮兼第二路司令,劉文蔚為黨代表。我被任命為第一路特務營長。

黃麻起義的消息,震撼了武漢、南京。國民黨反動派認為,不及時消滅黃麻的革命勢力,其他幾個縣再鬧起事來,將直接影響到武漢、南京的民眾造反。于是,武漢政府調遣十二軍一個師前來鎮壓。

12月5日夜晚,敵軍向黃安城發起攻擊。我工農革命軍鄂東軍和群眾守城,與敵激戰4個小時,打退了敵人的多次進攻。後來,終因寡不敵眾,北門被敵突破。敵人突進城里,槍殺無辜的群眾。我鄂東軍死死地頂住敵人,掩護群眾撤退。

我帶領特務營緊緊跟隨在總指揮潘忠汝的身邊,挑起了掩護部隊和群眾突圍的重擔。我隨潘忠汝六出六進,掩護撤退。當第七次沖進城時,城內除了一小部分地方外,大部都被敵控制,仍有一些部隊和群眾沒能撤出來。潘忠汝帶著一部分戰士,在東門城樓上繼續還擊敵人。這時,他身上已多處負傷。忽然,又一顆子彈打中了他的大腿,他“咚”地一下跌倒在地。頓時,血流如注。我見狀,立即命令特務營的戰士頂住敵人。我與吳世安等七八個同志,一起用布腰帶將潘忠汝抬下城門。

“我不行了,才芳,快帶隊伍出城,保住我們的火種……”潘忠汝微微地說著便閉上了雙眼。

見總指揮犧牲了,我滿腔怒火油然而升,拾起潘忠汝的手槍,用兩支槍一齊向沖過來的敵人射擊。子彈打光了,拎起大刀片,一聲吼叫,像一頭猛獅沖入敵營,左右開弓,一路沖殺。敵人個個躲閃,生怕砍了自己的頭和身子,我也不知砍倒了多少敵人,最後,帶領三名戰士殺開一條血路,沖出了城。

參加這次起義的同志們置個人生死于不顧,英勇殺敵。他們之中有李先念、王樹聲、陳再道、王宏坤、王建安、周純全、秦基偉、徐深吉、吳先恩、吳世安等同志。

起義軍失敗了,總指揮和許多戰友犧牲了,黨組織解體了。我們痛徹肺腑。後來,我遇到了王健同志,搭伴一起去找副總指揮吳光浩,我們終于在木城寨找到了吳光浩。

12月下旬,縣委和鄂東軍的領導人在木城寨召開了會議,決定留少數人就地堅持斗爭,將大部分人槍轉移到敵後打游擊。會後,在黃安北鄉閔家祠集合了72人。吳光浩作了動員,號召大家要立場堅定,革命斗志旺盛,堅持武裝斗爭。在吳光浩的帶領下,我與70位戰友其中包括陳再道等同志,邁著堅定的步伐向黃陂縣境內的木蘭山轉移。我們終于在木蘭山扎下了根,後來我又返回黃麻打了3個月游擊。

從黃安突圍,經過以木蘭山為中心的游擊活動,到返回黃麻農村開展游擊戰爭,是當地黨組織和工農革命軍所經歷的又一次嚴峻考驗和鍛煉。但是,革命的火焰是撲不滅的。後來,逐漸實現了鄂豫邊武裝割據的新局面。與此同時,豫南、皖南西的黨組織亦先後在商城、六安、霍山地區領導了起義。大別山區的革命形勢不斷發展,星星之火燃燒起來了。

回顧過去,回顧最初的革命史,回顧黃麻起義,更激勵我們在新的長征路上英勇向前。我們不要忘記那些為革命而獻身的人們。千萬不要忘記啊!

本文摘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轉引自︰《人民日報》1991.11.17第5版,作者︰詹才芳,原題︰《回憶1927年黃麻起義︰震撼武漢、南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