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路蟻痕》︰在平實的文字中品味赤誠情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章熙建責任編輯︰王俊
2018-08-04 03:11

《蒼路蟻痕》是一部自傳體文學作品,凝墨于軍旅生涯的經歷與感受及軍事元素在人生第二戰場所產生的酵母效應。書中記敘與戰友、師長的尋常交集,雖無生離死別之波瀾起伏,但脈脈深情涌動其間,尤其輾轉漂泊邂逅的戰友,樁樁往事樸實而深邃。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箭出猶聞弦音錚

——讀張健新著《蒼路蟻痕》

■章熙建

人生如挽弓射箭,或一矢中的,或蓄勢再發,永不停歇。捧讀張健新著《蒼路蟻痕》(鳳凰文藝出版社),油墨噴香,真情雋永,我仿佛听到響箭既出,繃張的弓弦仍錚錚作鳴。

《蒼路蟻痕》是一部自傳體文學作品,凝墨于軍旅生涯的經歷與感受及軍事元素在人生第二戰場所產生的酵母效應。著者張健是我當戰士報道員時的宣傳股長,于我既是領導更是老師,故而讀來猶如幕幕經典回放,感動如初而感悟尤深。

開卷讀而有味,掩卷思而有悟,叩擊心扉的是軍人血液奔涌的忠誠。讀到海防團一章,我腦海深處倏然跳出一段記憶。那個盛夏8月末,部隊從抗擊台風的海堤前線回撤,抑或連日晝夜奮戰超消耗所致,瘦弱難撐的張健股長終于病倒。記憶就定格在那一幕︰團部蘇式營房的平房里,張健平臥在木板床上,盛夏時節仍身蓋兩床軍被,額頭敷蓋疊成窄條的濕毛巾。那一刻,看得我心里都仿佛沁出汗來。然而,面無血色的股長卻仍在口述腹稿,有的字句甚至是牙齒上下磕踫的嘎吱中擠出的。一晝夜突擊,抗台風搶險政治工作戰役小結初稿出爐,股長讓謄抄人手一份,又帶著干事們用一整天時間細細打磨。

材料上報省軍區很快被加按語轉發,那是張健勉強脫離病榻,踉蹌步入辦公室的第一天。大家都在為戰果而歡欣鼓舞,可股長卻伏在辦公桌上靜默無語,只听得筆尖摩擦稿紙的“沙沙”聲響。性情活躍的徐干事探頭說股長又在謀劃新篇啦!股長苦笑答曰︰“老篇尚存瑕疵,何來新篇謀劃喲?”多年後追憶刻骨銘心的往事,我打趣說您那場高燒沒把腦細胞燒成炭,反而煉出一串思想火花來!老股長謙遜笑說,其實就是擠牙膏功夫,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哩!這就是張健軍旅錘煉並秉持的箭在弦上精神。從人武部政工科長轉業,先後擔任南通市港閘區委辦公室主任、組織部長和區委副書記、區政協主席,勤勉無時不浸潤于前行足跡。

于此,我油然想起一件往事,那年參加考核組到海防一連驗收一專多能訓練成果,下車後才發現軍帽落在辦公室,平素溫和的股長用嚴厲目光盯我好一會兒,猛然一把捋下自己頭上的軍帽,重重地往我頭上一扣,轉身就走。後來听一位司令部參謀無意說到張股長特認真,帽子沒戴還專門找政委作檢討。那一刻我羞愧難當,這件事從此烙在腦海成為我人生的“整容鏡”,即任何時候都堅持守律守諾守信,並延伸到更多須要堅守的範疇。此刻,展卷讀到或掩卷憶及這些平凡往事,我仿佛正聆听老兵軍旅執著跫音的回響︰無畏堅守,是軍人最基本最堅韌的特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