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85歲老兵回憶真實的上甘嶺

來源︰湖北日報作者︰劉長松責任編輯︰王俊
2018-08-06 15:41

年輕時的許光華(右一)。(受訪者提供)

許光華老人是仙桃市西流河鎮人,幼時家境貧寒。1951年入伍,當年冬天入朝作戰,1954年回國。1952年,他參加了著名的上甘嶺戰役。

在仙源大道15號原仙桃市新華印刷廠簡樸宿舍樓里,許光華老人向記者回憶起參加上甘嶺戰役的點點滴滴。

堅守3天3夜,全連200多人打到只有20多人

1952年初冬,已進入朝鮮戰場的許光華所在部隊——12軍34師102團3營7連,接到命令,向上甘嶺集結。“前面都是敵人的封鎖線,趁著夜色作掩護,緊跑幾步,再蹲下來,如此反復,大約在凌晨兩三點,穿過了敵人封鎖線,挺進到上甘嶺9號山頭的坑道口。突然一發炮彈襲來,炸塌了洞口。洞里的人拼命往外挖,搶通了坑道。坑連洞,洞連坑,洞洞相連,可以容納幾百人,我們吃喝拉撒全在洞里,是主陣地的後備兵和運輸兵,不斷往最前線運炮彈。”數日後,許光華所在部隊奉命挺進到最前沿,與敵人正面交火。“不用槍,打一槍拉一下槍栓,太慢。用的武器是手雷和爆破筒。手雷比手榴彈威力大,一個手雷可解決一個班。爆破筒威力更大。當敵人沖鋒到離我們陣地二三十米時,用雨點般的手雷對付,更近時就用爆破筒。爆破筒相當于鑽到敵人堆里去引爆,常常是同歸于盡。”老人邊講邊向記者比劃爆破筒的長短粗細。

也不知拉鋸了多少個來回,3天3夜後,部隊奉命撤下陣地。到達指定休整地點,清點隊伍,許光華所在連200多名戰士,僅剩20多人。

許光華在慘烈的戰斗中,奇跡般地僅負輕傷,右手食指和中指間的手掌被彈片擦破,至今老人的中指都無法伸直。

電影《上甘嶺》找水的故事,差點真實地發生在老人身上

電影《上甘嶺》中有一個情節,志願軍戰士冒著生命危險到一處水坑取水,被敵人發現後壯烈犧牲。許光華所在部隊經歷了同樣的艱難困苦,缺吃,尤其缺水,多個班將隨身水壺集中起來,派戰士到敵人封鎖線下的水坑取水,結果都壯烈犧牲。許光華班的水壺已集中到他身上,鑒于前面取水無一成功,對許光華取水的命令便沒有下達。

老人回憶,進入洞口後,“有饅頭吃就不錯了,有時供應多就多吃點,沒有供應就不吃。”限于當時的條件,做饅頭要生火,都是隔了二三十里的營地里做了饅頭,再派戰士背著往陣地送,“沿途,飛機在轟炸,機槍在掃射,不少運送饅頭的戰士倒下了。”“您覺得電影《上甘嶺》和您經歷的戰斗是不是差不多?”“真實的上甘嶺戰役更殘酷,更慘烈。”老人的子女介紹,晚年在電視上看到一些殘酷的戰爭場面,老人便會默默流淚。

一個班發一個隻果,不許吃,只能看,最後讓給傷病員

許光華老人回憶,在艱苦的戰斗中,有一次發下來一個隻果,全班戰士輪流著看了一看,聞了一聞,最後讓給了傷病員,與電影《上甘嶺》中推讓最後一滴水的情節相同。

祖國的慰問到達前線後,許光華分到了一個搪瓷缸子,上面印著“贈給最可愛的人”,一條香煙,名為“打擊侵略者”,一包水果糖。不抽煙的人,就拿煙和抽煙的換糖吃,“這在當時,就是非常地美味了。”

許光華回國後,隨部隊輾轉多地,成長為一名出色的坦克兵和裝甲兵技術員、試驗員。“文革”中,因所謂“站錯隊”,于1969年復員回到仙桃印刷廠工作,直到退休。1978年,部隊發文糾正錯誤,為許光華正名。老人現在和子女生活在一起,一生節儉。憶及上甘嶺,老人思路清晰,記憶猶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