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壯的輝煌︰從華北抗戰看軍史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草地周刊作者︰關山遠責任編輯︰王俊
2018-08-06 15:29

中國人民解放軍迎來了第91個建軍節。這支軍隊經歷了無數戰士的犧牲,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狼牙山五壯士”,人民軍隊軍史上最悲壯的瞬間之一:陷入絕境,強敵迫近,戰士們誓死不降,縱身跳下懸崖,用生命在天地間寫就中華民族不可征服的英雄氣概。

但是回溯軍史,又哪止一座狼牙山?這是慘痛得讓後人不忍翻開的史頁,後人也因此頓悟:血與火鑄就的輝煌勝利之下,是悲壯的底色。

“狼牙山五壯士”的故事家喻戶曉:1941年9月底,河北保定易縣狼牙山,八路軍戰士馬寶玉、葛振林、宋學義、胡德林、胡福才為掩護主力部隊和群眾安全轉移,將敵人引上絕路,勝利完成阻擊掩護任務,在打光子彈後,敵人叫囂著要“抓活的”之際,五名英雄毀掉槍支,縱身跳下數十丈深的懸崖。

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壯烈殉國;葛振林、宋學義被山腰的樹枝掛住,幸免于難。1941年11月5日,《晉察冀日報》刊登了《棋盤坨上的五個“神兵”》的報道,此報道多年後被修改編入小學課本,定名《狼牙山五壯士》。時任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評價說:“他們身上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的優秀品質,體現了中華民族的英雄氣概。”

“狼牙山五壯士”跳崖之處,是華北的險要山地,群峰突兀連綿,壁若刀劈斧鑿。“狼牙山五壯士”跳崖的時間,1941年,也正是日偽殘酷“掃蕩”、華北敵後抗日根據地最艱難的時光。就在距離狼牙山並不遠的同樣的險要山地間,就在1941年前後幾年,上演了與“狼牙山五壯士”一樣的悲壯往事:

1940年夏,天津市薊縣盤山根據地險峻峭拔的蓮花峰上,7位八路軍戰士陷入重圍後,縱身跳下懸崖,僅馬佔東一人幸存;

1941年11月,在日軍襲擊山西省黎城縣八路軍黃崖洞兵工廠的戰斗中,戰士溫德勝、邊清漳等3人為贏得時間,把日軍引向制高點的反方向,自己也陷入絕境。打完最後一顆子彈後,為不被日軍俘獲,3人縱身跳下百丈懸崖,壯烈殉國。

1942年,在恆山余脈、河北蔚縣東南尖堝村,兩名戰士被“掃蕩”的日偽軍包圍,跳下崖頭犧牲,他倆沒有留下姓名。

1942年5月,日軍對太行根據地發動了殘酷的大“掃蕩”,位于山西遼縣(今左權縣)八路軍總部被包圍,損失慘重,大量突圍不成功的官兵和文職人員,選擇跳下懸崖。這一年6月2日,在太行山巔的莊子嶺(今河北涉縣和山西左權交界一帶),新華社華北總分社、《新華日報》(華北版)經理部秘書主任黃君玨隱藏的石洞被日寇發現,敵人在洞口點燃柴草,為不當俘虜,黃君玨沖出山洞,舉起手槍擊倒兩個鬼子後,砸斷手槍,跳下懸崖犧牲。這一天,正是她30歲生日。

1942年12月,河北省淶水縣曹霸崗村雞蛋坨,5名八路軍戰士掩護主力部隊撤退,且戰且退後,被包圍至一絕地,彈藥打光後,5人決定跳崖,副排長李連山未及跳下即中彈犧牲,其他4名戰士王文興、劉榮奎、宋聚奎、邢貴滿跳下,全部壯烈犧牲。晉察冀軍區1943年1月5日通令表彰:“……該副排長李連山及戰士4人,寧死不當俘虜,英勇頑強,精神可佩,望深入傳達。”

1943年春,日寇加緊對平西抗日根據地的掃蕩,在北京市房山區十渡鎮老帽山,八路軍一個排奉命阻擊敵人,最後只剩下6名戰士,被敵人一路瘋狂追至懸崖邊上,戰士們抱槍縱身跳下懸崖,其中一名戰士跳崖後掛在半山腰,他又掙扎著第二次跳了下去……至今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姓名。

1944年3月,內蒙古寧城縣山頭鄉李營子前山,在敵人三面圍攻下,50余位八路軍戰士突圍時全體跳下懸崖,9人犧牲,只有3人留下姓名。

他們曾經這樣戰斗。他們曾經這樣犧牲。

今天,面對抗戰時期眾多跳崖犧牲的烈士,有人致敬,也有人說:為什麼“寧死不當俘虜”?

這種論調,是完全不清楚當年日軍對戰俘的殘暴。

在已公布的日本戰犯自述中,有太多太多虐殺戰俘的恐怖事例:活體解剖、用活人練刺殺、取八路軍戰俘腦子下酒……戰犯吉屋勇(原任日本侵略軍北支那方面軍第一軍第一一四師團獨立步兵第三八一大隊第五中隊小隊長)回憶過,1942年2月,他駐山西省渾源縣的亂嶺關時,用軍犬活活咬死兩名八路軍戰俘:

“兩個二十四五歲的八路軍戰士緊緊靠在一起。軍犬看見了來人,頓時‘汪!汪!’狂吠。我下令將一名拉到當中,然後,向氣勢洶洶擺著猛撲姿勢的軍犬下達命令‘把這個八路軍咬死!’軍犬班的士兵取下了犬頸上的套環。‘襲擊!襲擊!’吉田兵長一聲令下,4只軍犬背毛倒豎,猛撲過去。兩頭咬住棉衣,撕成了碎片。另外兩只像惡狼似地咬住肩頭和臀部,一口又一口,頓時皮開肉綻,流出的鮮血染紅了大地。一只軍犬又猛然躍起,撲向俘虜的喉嚨,發出了一陣陣陰森可怕的撕肉聲。被鮮血染紅的凶犬,喘息著不斷用舌舔著嘴巴上的鮮血,等候著下一次攻擊。幾分鐘後,另一名被俘戰士也死于犬牙之下……”

美國著名歷史學家西奧多•庫克夫婦通過實地走訪數百位日本的戰爭親歷者而完成的著作《日本人口述“二戰”史:一部日本平民親歷者的戰爭反思錄》,今人讀起來毛骨悚然,比如,戰犯鵜野晉太郎回憶自己在太原監獄虐殺戰俘的細節:

“一把好刀無須費力,只要輕輕一動就能砍下一顆頭。但即便如此,有時我還會搞砸。通常俘虜們的身體已經因拷問而變得異常虛弱。他們的意識半是清醒的,身體也會不自主地搖晃,並且下意識地移動。因此有時我會砍中他們的肩膀。還有一次,有個人的肺髒就像氣球一樣彈出來掉到地面上,這畫面令我無比震驚。不過接下來我就會立刻全力向他的脖子砍去。因為動脈被切斷,血立刻就噴濺出來。身體馬上就會倒下,不過畢竟人的脖子不是水龍頭,血很快就停止噴射。每次看到這種場面,我都會體驗到一種狂喜……”

1942年6月2日,當黃君玨沖出藏身的山洞跳崖犧牲後,她的兩名戰友,23歲的醫生韓瑞和16歲的譯電員王健,被敵人燻得暈倒在山洞內,被俘,遭到敵人殘忍殺害。日寇之殘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們,是難以想象的:1940年4月26日,日寇集結重兵對晉綏邊區進行“掃蕩”,印尼歸國華僑、著名的八路軍騎兵女軍官李林為了掩護機關和群眾突圍,不顧懷有3個月的身孕,率騎兵連勇猛沖殺,將日偽軍引開,自己卻被圍困于山西朔州的蔭涼山頂,身受重傷後,她用最後一發子彈射進喉部犧牲,年僅25歲。日寇退後,老百姓將李林的遺體抬下山時,發現烈士的腹部被敵人用刺刀劃開,里面三個月大的胎兒血淋淋地躺在母親腹中……

日本史料記載了被俘中國女戰士成本華的事跡,她面對日寇鏡頭時,雙手交叉抱胸,輕蔑微笑。這張照片刊登于1938年日本朝日新聞出版社發行的畫報中,震驚了後人,中國網民甚至稱她為“最美的抗日女兵”。這位女戰士被俘後的命運非常悲慘,侵華日軍山下弘一回憶道:“我所在的日軍中隊進入安徽和縣,遭到中國人的武裝抵抗。後來我們又抓住一些抵抗的中國人,其中有一名是個很漂亮的中國女人。我們很快搞清楚,這個漂亮的中國婦女是和縣本地人,叫成本華,年齡24歲,她負責指揮這次抵抗。日軍叫她投降,她卻輕蔑地看著我們,一言不發。當時,一名日本隨軍記者拍下了一張照片。隨後,日軍就將成本華等人關押起來,我和一個名叫小林勇的日本兵等人忍不住輪奸了成本華。”日軍撤退前,又再次輪奸了成本華,然後瘋狂地用刺刀將她捅死。

四川建川博物館有一座“不屈戰俘館”,粗糲蒼涼。館長樊建川說,他用自己搜集的戰俘資料完成了《抗俘》一書,寫作時,多次頭埋在桌子上寫不下去。

讀了這些史料,又怎麼會不明白,當年那些被逼上絕境的八路軍戰士為何如此選擇:寧可跳崖而死,也不願意落入比野獸更殘暴的日寇手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