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公嶺傳奇︰21位烈士90年前血染萬州

來源︰重慶日報作者︰黃琪奧責任編輯︰王俊
2018-08-08 11:33

萬州革命烈士陵園

當年的雞公嶺倒碑黃葛樹

核心提示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中共中央于8月7日在漢口召開緊急會議,批判和糾正了陳獨秀右傾機會主義錯誤,確定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起義的方針。

為貫徹落實八七會議精神和四川省委在1928年2月制訂的《春荒暴動大綱》,在1927年6月至1928年9月這段時間里,重慶各地掀起了此起彼伏的革命斗爭浪潮,作為下川東重要革命中心的萬州自不例外,在曾潤百、周伯仕等人的領導下,革命志士們積極準備萬縣兵變,與國民黨反動派及其走狗四川軍閥,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面對敵人的屠刀,革命志士厲聲反擊︰“頭可斷,共不可反!”其浩然正氣,彪炳千古,流芳青史。

“打倒軍閥!”“共產黨萬歲!”

1928年6月16日,萬縣雞公嶺倒碑黃葛樹下,21名革命志士面對黑洞洞的槍眼,高呼革命口號,倒在了血泊之中。

事後,駐扎在萬縣的四川軍閥楊森在被槍殺的革命志士曾潤百的案卷上寫下了“其才可貴,其人可惡,該殺”的批示。

他們之中的大部分都是楊森機槍連的骨干,但他們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身份——萬縣兵變的參與者。90年後,當年見證這一切的那棵黃葛樹早已消失,21名革命志士的犧牲之地已變成了萬州區高筍塘街道新城路居民區。

近日,記者前往萬州,重走萬縣兵變的發生之地。

重建黨組織

曾潤百策劃武裝暴動

7月20日,萬州革命烈士陵園。當記者看到園內烈士事跡陳列館展出的1000余幅照片時,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萬縣兵變的故事,就要從他說起。”萬州區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熊世忠指著牆上一幅年輕男子的畫像說。畫面中的男子神情嚴肅,眉目中露出對勝利的渴望。他就是曾參加過順瀘起義,後擔任中共萬縣縣委第一任書記的曾潤百。

時光回到1928年初春,一艘從重慶開來的下水船駛進萬縣碼頭。乘客中,20余歲的曾潤百,布衣布鞋,向人們打听如何前往位于新城路附近的《萬縣日報》編輯部。

“曾潤百當時來萬縣的目的除了組織第一屆中共萬縣縣委外,還要貫徹省委制訂的《四川暴動行動大綱》,伺機領導暴動。”熊世忠說。

原來,隨著大革命的失敗和八七會議的召開,中共中央確定了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起義的總方針。1927年11月27日,四川臨時省委擬定了《四川暴動計劃》,1928年2月,又制訂了《四川暴動行動大綱》,明確提出以“農民暴動為中心,土地革命為目的”的行動計劃,並派出曾潤百等多人前往萬縣、涪陵、潼南等地,重建黨組織,伺機發動武裝斗爭,進而建立蘇維埃政權。

曾潤百上岸後,住在三馬路的一個旅館里,然後到新城路附近的《萬縣日報》編輯部,見到了在那里擔任編輯的周伯仕,並與時任楊森軍部手槍連連長的雷震寰取得了聯系。隨後,三人建立了第一屆中共萬縣縣委,曾潤百任書記,周伯仕、雷震寰任委員。

中共萬縣縣委成立後,策劃武裝暴動一事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游客在萬州革命烈士陵園內的烈士事跡陳列館,了解革命志士的事跡。

曾潤百

歃血為盟

兵變蓄勢待發

走出烈士事跡陳列館,沿著太白岩拾級而上,一個天然山洞映入記者眼簾。

“這就是位于太白岩上的純陽洞,當年在雞公嶺犧牲的志士中,有10多名骨干成員就是在此結拜。”萬州革命烈士陵園管理中心主任劉成全介紹。

得到省委指示後,曾潤百、周伯仕等人投入到兵變的準備工作中。此次兵變的主力主要為楊森部隊的官兵,因此,當時擔任楊森部手槍連連長的雷震寰成為兵變的主要組織者。雷震寰決定首先策動手槍連中的士兵和下層官佐共同起義。

“來,干杯,祝我們此次兵變馬到成功……”1928年6月,純陽洞內,在和串聯的10多名手槍連士兵歃血為盟後,雷震寰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雷連長,你說我們這次會成功麼?”一個士兵向雷震寰詢問道。

“會!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就必然能打倒一切新舊軍閥,解放貧苦勞工!”雷震寰笑著說。

那天之後,雷震寰就和這10多名骨干投入到暴動的準備工作中。

“與此同時,曾潤百等人和同樣隱蔽在楊森部的共產黨員秦伯卿接上了組織關系,還通過原萬縣黨組織負責人任志雲等人組織了一支武裝力量。”劉成全說。

動員完畢後,曾潤百等人把暴動時間確定為當年6月22日,並草擬了暴動部隊的公告,落款為“司令員秦正樹、政治委員曾潤百、總指揮雷震寰”。

“他們還確定了暴動的具體做法,即首先佔領楊森開設的長江銀行,查抄楊森的金融機關,接著由雷震寰出面,以‘荊軻刺秦’的方法,挾持楊森就範,並伺機成立川東蘇維埃。”熊世忠說。

然而,就在他們為這場暴動進行最後的準備時,一場意外不期而至……

叛徒告密

兵變骨干不幸被捕

“看,那下面就是盤盤石所在的位置。”從萬州革命烈士陵園前往西山公園的路上,熊世忠指著一處江面對記者說,當年曾潤百等人就是在附近的一間草房內被捕。

1928年6月13日晚,在和參與萬縣兵變的20多名骨干進一步研究了準備情況後,曾潤百走到一間茅屋內,準備放松一下緊張的大腦……

過了一會兒,當時負責聯絡的共產黨員牟熾昌走進茅屋內,對曾潤百說︰“兵變一觸即發,今天的會時間太長,參加會的人很多,是不是都靠得住?這幾天風聲緊,你是不是轉移一下?”

听完牟熾昌的話,曾潤百眉頭一皺,過了一會兒才回答道︰“暴動迫在眉睫,我絕不能走。轉移的事,以後再說吧!”

牟熾昌走後,曾潤百走到床邊,繼續思考兵變的種種細節。忽然,茅屋的門被一腳踢開,幾名荷槍實彈的軍警闖進屋內,用槍指著曾潤百……

不僅是曾潤百,當天夜里,籌備兵變的20多名骨干除時任《萬縣日報》社長的共產黨員秦正樹得信逃脫之外,其余都悉數被捕。

“他們之所以被捕,是由于當初參加太白岩純陽洞拜把活動的一名上士貪慕虛榮,提前把兵變的消息告訴了楊森。”熊世忠說,得知這一消息後,楊森即命令執法隊在盤盤石附近埋伏,將剛開完會的他們一網打盡。

周伯仕

雷震寰 本版圖片均由記者謝智強拍攝、翻拍

寧死不屈

革命志士殺身成仁

“我曉得你是聞名川南的共產黨,年紀輕,又有才華,不錯嘛!我看得起你,只要你洗手不干共產黨的事,跟我楊某人走,我保你高官厚祿,前程似錦!”面對曾潤百,楊森說。

“我們共產黨人只知道干革命,打倒帝國主義,打倒你們這些帝國主義的走狗封建軍閥,好為勞苦大眾謀生存。”曾潤百呵斥道。

1928年6月14日,萬縣監獄內,楊森親自審訊曾潤百等人,但當他用高官厚祿誘降曾潤百和周伯仕時,得到的只有怒斥!

更讓楊森沒想到的是,在提審雷震寰時,對自己這個曾經的學生,他本想用師生之誼說服雷,讓他“悔過自新,進行反共”,卻換來雷震寰一句“頭可斷,共不可反”的反擊。

勸降不成,楊森就對曾百潤等人施以酷刑。在短短的三天時間里,他命手下用燒紅的烙鐵炙烤曾潤百等人的胸背,在對周伯仕施以“燒八團花”“鴨兒浮水”“坐老虎凳”等酷刑都不能使之屈服後,他們竟喪心病狂地施用“釘活門神”,即用一顆顆大鐵釘將周伯仕的手腳釘在厚厚的門板上,鐵釘穿肉刺骨,痛徹肺腑。

即便如此,曾潤百等人依然表現出寧死不屈的大無畏氣概,周伯仕被釘在門板之上,依然高喊︰“我是共產黨,你們要殺就殺!革命總有一天要成功……”

在獄中,曾潤百、雷震寰等人還寫過數封家信。雷震寰在給曾經是同盟會成員的父親雷潤生《絕筆書》中寫道︰“我的死是很光榮的,在將來的革命史上也是很光榮的……父親,你也是革命者,你是曉得革命要犧牲的,不能成功,亦當成仁。”

曾潤百更是給家人寫了兩封意思相同的信,信中寫道︰“我現在處于腳鐐手銬之中,受過聞所未聞的慘刑。但敵人的酷刑,摧毀不了真正共產黨人的堅定信念……我之死是為革命而死的。我們的革命事業將來一定會成功的,請家里的人,不要因為我之死而抱悲觀。”其中第一封信的末尾寫道︰“潤百寫于死前數小時。”第二封信末尾寫道︰“潤百寫于死前一小時。”

志士們殉難之後,他們生前的好友陳江、丁其如請求萬縣慈善組織——浮尸會出面,與楊森交涉後,將遺體收殮安葬于太白岩下。

“1996年至2002年,歷時7年,我們在烈士遺體的收斂地修建了萬州革命烈士陵園。”劉成全說,先烈們對川東革命斗爭的實踐與探索,尤其是對共產主義信仰的無比堅定,激勵著無數仁人志士為革命的成功前僕後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