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戍海終無悔|妻子王仕花眼中的丈夫王繼才

來源︰新華社作者︰賈啟龍責任編輯︰王俊
2018-08-09 19:31

新華社南京8月9日電   在妻子王仕花眼中,王繼才的離去,只是一次不打招呼的遠行。她不相信,堅守開山島32載的丈夫能永遠地離她而去。

淚水,悄然劃過王仕花的臉龐。她的眼前,浮現的盡是倆人32載同守海島的一幕幕。

面積僅0.013平方公里的開山島,無水無電,野草叢生,海風呼嘯。當地人編了歌謠,對這個荒無人煙的小島概括︰石多水土少,台風四季擾。飛鳥不做窩,漁民不上島。

開山島起先由解放軍駐守。後來,部隊撤防後,成立了民兵哨所。因條件過苦,最長的一任僅堅守了13天。1986年,灌雲縣人武部政委找到了26歲的民兵營長王繼才。

48天後,全村最後一個知道丈夫去守島消息的王仕花,第一次來到了開山島。看到胡子拉碴、像“野人”般的丈夫,她淚如雨下。

可不管王仕花怎麼勸,丈夫就是不離島。後來,王仕花才知道,那天等她乘坐的漁船徐徐離開小島,丈夫坐在島上放聲大哭了一場。

為了讓丈夫安心守島,半個月後,王仕花辭去了村小學教師的工作,將兩歲大的女兒托付給了婆婆,毅然上島和丈夫並肩守島。

守島的生活異常艱苦。島上到處都是肆意橫行的蛇和老鼠。從不沾煙酒的丈夫學會了抽煙。有時,煙抽完了,他就挖島上的大葉菜,曬干碾碎用紙卷著抽。

台風來時,船只無法出海,小島就成了與世隔絕的孤島。一次,連續刮了17天台風,島上糧食吃完了,只剩下半桶淡水。無奈之下,丈夫就帶著王仕花在礁石上撿海螺充饑。等救援人員上島時,兩個人已經3天沒吃一口飯了。

環境的惡劣、生活的艱苦從沒磨滅過丈夫堅守孤島的決心。升旗、巡島、觀天象、護航標、寫日志……每天早晨升旗後,丈夫便帶著她開始了一天中的第一次巡島,在哨所觀察室用高倍望遠鏡掃視海面,觀察島上自動測風儀、測量儀是否正常。晚上7時,丈夫再帶她巡島一遍。

32年,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重復著。

在王仕花眼中,王繼才永遠是一個為國戍海的傲骨鐵漢。一次,遇到12級台風,丈夫怕國旗被刮跑,就頂著風跑到山頂將國旗降下來。返回途中,一腳踩空,從半山腰滾了下來,摔斷兩根肋骨。

傲骨鐵漢亦有俠腸情懷。漁民晚上出海時,他們就亮起信號燈;遇到雨霧冰雪天,他們就在島上敲響盆子,提醒漁船繞道航行;過往漁民缺糧少藥,他們就拿出備用的糧食、藥品贈送……

一次,一艘漁船被海浪打翻,5名船員落海,王繼才發現後冒著隨時被卷入海里的危險,把落水船員一一救上島。還有一次,台風“莫拉克”登陸時,一艘漁船在開山島附近嚴重傾斜,隨時都可能沉沒。王繼才馬上給相關部門匯報,並打電話呼叫一艘大型船只趕來救援,及時將這艘漁船拖回了港灣。

在王仕花的眼中,丈夫有一顆此生戍海終無悔的俠肝義膽。她記得,32年來丈夫僅兩次離島回家過春節。一次是母親80歲大壽,一次是兒子考上大學那年。

2003年10月,王繼才80歲的老父親病重住院,昏迷中多次呼喚著王繼才的名字。可此時正值戰備執勤的關鍵時刻,丈夫根本走不開。等執勤結束趕回家中,父親已經離世。

王繼才曾承諾,待女兒出嫁時,一定要回去為她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結婚那天,女兒翹首以盼,可總是不見父親的身影。幾十公里外,王繼才隔著海,一遍遍撫摸著女兒的照片,想象著女兒做新娘的樣子,煙一支接一支地抽,酒一杯接一杯地喝。

第二天黎明,他擦干眼淚,照樣升旗巡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