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齡排長、編余干部,最後一搏的他終于抬起了頭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趙雲橋 李佳豪責任編輯︰王俊
2018-08-30 02:01

參軍入伍、軍考落榜、立功提干、畢業分配、轉隸分流……人生中一次次的跌宕起伏,讓李軍利也逐漸喜歡上了這首悲情卻又豪邁的歌。然而從頭再來又談何容易?連隊第一次武裝15公里越野,李軍利的自信和自尊就被摔得粉碎︰一個因軍事素質突出而破格提干的老排長,居然被幾個新兵用背包繩拽著爬過了終點。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大齡排長、編余干部,似乎每個身份都足以讓這名轉隸分流而來的干部抬不起頭來。然而他從未放下軍人的驕傲。請看西部戰區陸軍某旅轉隸一年來的那些人和事(之二)——

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趙雲橋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李佳豪

“報告,李軍利離機前準備完畢。”跳傘指示燈亮起,西部戰區陸軍某旅特種偵察連排長李軍利低著腦袋緩緩移步到艙門邊——在戰友面前不自覺地垂下頭,是他在過去一年里的習慣動作。

遠山的走勢清晰可見,腳下的軍營化作一張棋盤。第一次以這樣的視角俯視大地,眼前的景象不禁讓他感到一陣眩暈。

失重、無助、惶恐、窒息……跳入冰冷湍急的氣流中,李軍利想起了自己剛來到這個陌生單位時的場景——

去年,在“脖子以下”調整改革中,李軍利隨老單位轉隸至西部戰區陸軍某旅。雖說已是30歲的排長,可是他依然在《分流意願表》上寫下了“主戰連隊”4個大字。

“只不過是從頭再來!”李軍利記得,1997年自己的父親下崗後,唱得最多的就是這首《從頭再來》,經過20多年的打拼,如今父親的小買賣倒也紅火。

參軍入伍、軍考落榜、立功提干、畢業分配、轉隸分流……人生中一次次的跌宕起伏,讓李軍利也逐漸喜歡上了這首悲情卻又豪邁的歌。

然而從頭再來又談何容易?連隊第一次武裝15公里越野,李軍利的自信和自尊就被摔得粉碎︰一個因軍事素質突出而破格提干的老排長,居然被幾個新兵用背包繩拽著爬過了終點。“假以時日,總會重新爬起來的!”他心想。

不過現實卻再次跟李軍利開了一個玩笑——幾天後,旅黨委宣布任職命令,由于專業不對口加之年齡偏大,他被列入了編余干部名單。

“編余也要編余在特戰連!”那天晚上,他沖著比自己還要小3歲的指導員把胸脯拍得“砰砰”響,“沒崗位,哪怕讓我當‘副排長’都行!”

跑越野、過障礙,攀登加滑降;老繭破、新繭生,新傷摞老傷……訓練中,每當李軍利擦拭臉上的汗水,掌心厚厚的繭子就像不遠處的秦嶺山脈,千溝萬壑,扎得自己生疼。

夏去冬來、物是人非。半年後,當一名老戰友來向李軍利告別時,他這才猛然發現,當時一同轉隸而來的幾個人,唯有自己還在堅守著。月上枝頭,愁上心頭,他開始質疑自己︰選擇這條路,究竟是對是錯?

不僅是他自己,連隊的戰士有時也會質疑這名掛著上尉軍銜的“副排長”——在特種偵察連,有這樣一個傳統︰只有順利完成第一次傘降才算成為一名真正的特種兵,否則,是沒有資格佩戴特戰臂章的。

一次帶隊執行任務,李軍利剛明確完分工,一名中士就當場和他叫起了板。爭執中,那名中士沖李軍利指了指自己的臂章,頓時,李軍利低下了頭,啞口不言。

今年3月,李軍利終于盼來了跳傘訓練,可是由于他曾在訓練中傷到過脛骨,連隊並沒有將他列入傘訓名單。得到消息後,李軍利生平第一次找組織講起了條件,“如果再次受傷,年底我自己打報告轉業!”

就這樣,李軍利爭取到了一個傘訓名額——在他看來,這似乎是自己的最後一搏。

疊傘疊傘,汗水洗碗。疊傘是傘訓中最基礎的課目,每疊一次都要經歷檢、折、套、穿、包、聯6個步驟。1個月里,李軍利就連做夢都在白色的傘間穿針引線。

著陸著陸,腳踝打怵。實跳時,著陸的速度會對腿部帶來沖擊。模擬訓練場上,李軍利一次次從吊環上飛出,雖然地面上已經鋪了一層厚厚的細沙,但是幾天後,他的腳踝還是腫得像個饅頭。

三腫三消,早上雲霄。腫痛、消腫、再腫痛、再消腫……3個月下來,李軍利用完了13瓶紅花油,以至于到後來他都不敢在腳踝上貼膏藥,因為哪怕是穿脫襪子帶來的摩擦,都會讓皮膚瘙癢無比。

每天在筆記本上劃一筆,總算寫完了36個“正”字,今年7月,李軍利終于盼來了實跳的那天。登機檢查時,他緊緊地抱著傘具,就像抱著全部的希望。

急速下墜的過程中,李軍利死死地盯著迎面飛向自己的大地。“只要雙腳踏在了大地上,就算是在新單位站穩了腳跟。”他告訴自己。

幾天後,連長將一枚嶄新的特戰臂章交到了李軍利的手中,一並交給他的,還有一紙任職命令和一本參賽手冊——在這次職務調整中,李軍利被任命為副連長。同時,他還將作為參賽隊員赴國外參加國際偵察兵比武。

“嘿,以後抬起頭來吧!”李軍利對自己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