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烈士胞弟蔡永紅︰傳承英雄精神30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齊明宇 顧朝清責任編輯︰張碩2014-04-02 04:08

列車依然奔跑

——烈士蔡永祥弟弟蔡永紅的故事

48年前,安徽肥東籍戰士蔡永祥入伍來到浙江省軍區服役,成為守護錢塘江大橋的一名哨兵。誰也沒想到,就是這名平凡的戰士,以自己不平凡的壯舉,把一腔忠誠深深地鐫刻在錢塘江大橋上。

那是1966年10月10日凌晨,由南昌開來的764次列車呼嘯著向大橋飛奔而來。在車燈的照射下,正在橋上巡邏的蔡永祥發現距哨位40米處,有根粗壯的圓木橫在鐵軌上。為避免車翻人亡的事故發生,蔡永祥毅然沖向火車,拼命推掉了橫在鐵軌上的圓木。乘客、列車和錢塘江大橋保住了,而年僅18歲的蔡永祥,卻為此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壯舉只是一瞬,光輝映照千秋。蔡永祥舍身護橋、冒險救人的英雄事跡很快傳遍大江南北。一個向英雄蔡永祥學習的活動相繼在全軍、全國廣泛展開。1966年10月30日,南京軍區作出“關于宣傳和學習蔡永祥同志的決定”,追認其為中共正式黨員,記一等功。隨後,總政治部發出通知,號召全軍和廣大民兵向蔡永祥學習。同年11月1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號召全國人民向蔡永祥學習。本報從11月17日起到該年底止,先後發表了3篇向英雄蔡永祥學習的評論員文章。

本文故事主人公蔡永紅是英雄蔡永祥的親弟弟。1983年10月,他繼承烈士遺志參軍入伍,當時本報以“蔡永祥的弟弟蔡永紅光榮入伍”為題作了報道。入伍以來,蔡永紅自覺傳承英雄精神,先後榮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6次,被表彰為“全軍優秀基層干部”、武警部隊“模範基層政工干部”“浙江省新長征突擊手”等。從士兵到政委,蔡永紅走出了一條不同尋常的人生之路。

——編 者 

蔡永紅在錢塘江大橋第146個鐵路道釘的地方停住了腳步。

48年前,他的哥哥蔡永祥為了保護一列火車,18歲的生命永遠定格在大橋之上。作為英雄的弟弟,他沒有想到,自己18歲那年來到哥哥曾經戰斗的地方,也當了一名守橋兵;他還沒有想到,自己能睡在哥哥曾經睡過的床上,做著和哥哥一樣的夢;他甚至沒有想到,他像哥哥一樣立了一等功。30多年過去了,他仍然沒有離開這個讓他魂牽夢繞的地方。

又一列火車呼嘯而來,他仿佛再次看到哥哥那熟悉的身影,他感到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踏著哥哥的腳印……

就在推門踏進四班的一剎那,他平生第一次看到了哥哥生前睡過的床鋪

1983年,蔡永紅來到武警杭州市支隊三中隊,成了一名光榮的武警戰士。

中隊坐落在美麗的月輪山下,這里毗鄰錢塘江,對望六和塔,四周綠樹成蔭,風景怡人。初入警營的蔡永紅心情和風景一樣美好。作為英雄的弟弟,頭頂榮譽光環的他似乎比別人更受關注和照顧,新兵連訓練一結束,他便被分到了二排四班,這是蔡永祥生前所在的班。

就在推門踏進四班的一剎那,他平生第一次看到了哥哥生前睡過的床鋪。這是一張多麼普通的木床啊。最普通不過的松木木料,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老款式,周身刷著綠色的漆,四角還有用來加固的斜釘著的木條。然而,歲月的滄桑並未讓英雄的精神遠去,在三中隊,這張床象征著很高的榮耀。中隊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只有全中隊最優秀的班長才能睡在這張床上。蔡永紅心想,這張床的魅力究竟在哪里呢?是因為哥哥睡過它,還是英雄的忠魂激勵著後人呢? 

他做夢也沒想到,為了能睡在哥哥的床鋪上,他日後付出了多少眼淚和汗水。

英雄是實打實拼出來的。新兵下連第一次考核他就吃了“癟”,射擊考核只有29環,不及格;單杠一練習離8個及格的標準,還差3個。他自幼體質差,但這並不能成為一個理所當然的借口。大家反而用更加苛刻的尺子,丈量著他的表現。路到底怎麼走?他在痛苦中反復自問。

又是一個中午,他不知不覺來到哥哥犧牲的地方,腳下是一個個黝黑粗壯的道釘,一顆、兩顆……他開始數起來。他心想,這一顆顆小小的道釘,承載了多少壓力和重量,又經受了多少的歲月風霜,而它始終不卑不亢,堅守著責任和夢想。也就是從那一刻起,他喜歡上了這個鐵疙瘩,他猜想哥哥當年肯定也數過道釘。

哥哥犧牲時他還不滿兩周歲。他最早是從小學的語文課本中的插畫里認識哥哥的,後來讀到家里留存的哥哥的一封信︰“我在部隊,一定努力學習毛主席著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當好一個兵……”

作為一名守護大橋的鐵路衛士,當一個好兵就該像鐵路道釘一樣。哥哥不正像一顆平凡的道釘嗎?他鼻子一酸,淚水沿著鼻梁緩緩而下,一滴淚水流到嘴里,苦澀的味道讓他明白了作為英雄弟弟的壓力和責任。哥哥用犧牲生命的壯舉保護了人民群眾生命財產的安全,我又怎麼能輸給面前這小小的困難呢?他心中漸漸明朗起來。

次日,他制定了一份給自己加碼的訓練計劃。從此,無論是大雨滂沱還是北風呼嘯,他堅持訓練雷打不動。每當累了想放棄的時候,他就來到鐵路大橋上數一數道釘,他就會想起哥哥,感覺哥哥正看著自己。

半年後,他在支隊軍事考核中取得所有科目優秀的好成績,在500多名同年兵中名列第五名。努力終有回報,一年後,他終于如願當上了哥哥曾經所在的四班班長。那晚,躺在哥哥睡過的床上,他輾轉難眠,朦朧中竟然夢見哥哥在教他軍體拳。

如同水中企鵝上岸,要先向下深深的“沉潛”,然後猛地向上沖,躍出水面,在他軍旅生涯的“沉潛”過程中也曾陷入過迷茫和郁悶。

那是他任指導員的第4年,已滿提升年限的他連續兩次干部調整榜上無名。論勤奮,他11年沒休過假;論功勞,他獲得過的榮譽有一打厚。失望如當頭一棍,把他打懵了。

當晚,他再次躺在哥哥生前睡過的床上,思緒如五味雜陳。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中,不知道為什麼,哥哥用一條鞭子狠狠抽了自己一下,他感到抽到了骨子里,真是好痛啊。他一個激靈,醒了,坐在床沿上,再也睡不著。哥哥當年要是看重提職、升遷,他還會有驚人壯舉嗎?曾經默默立下誓言要像哥哥那樣犧牲一切,如今卻為一己之私撂挑子,還有什麼臉面向哥哥倒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