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到中流擊水︰又逢甲午論改革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解辛平責任編輯︰牛晨斐2014-07-25 00:06

(五)

都說改革難,難就難在“觸動利益”竟然比“觸動靈魂”還難。

制度保守、觀念閉塞、門戶之見、風氣腐化、執行不力……一部甲午戰爭史,每一頁都可以讀出改革的艱難,字里行間都飄蕩著利益藩籬的幽靈。

大東溝海戰,日本聯合艦隊先于北洋艦隊近1個小時發現對方,從而掌握了作戰先機。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清軍軍艦上燒的是黑煙滾滾的“八槽”劣質煤,而日軍軍艦上燒的是動力強、煤煙少的“五槽”優質煤。誰能想到,這些燃煤的供應商居然是同一個——醇親王奕親信把持的中國開平煤礦!

清朝軍隊和軍事工業分屬幾個洋務集團,帶有封建割據性和買辦性。在興辦洋務過程中,形成了李鴻章的北洋、淮軍,張之洞的南洋,曾國荃、左宗棠的湘系。他們把各自的軍隊和軍事工業作為私產。武器引進或生產沒有章法、各自為政、五花八門,北洋各軍營炮台使用的火炮竟然有84種之多。

“撼山易,撼心中賊難”。這個“心中賊”就是一己之私,就是利益藩籬!

利益藩籬,是橫在當年改革面前的坎,沒越過這個坎,洋務運動成了強國泡影;利益藩籬,是壓在清軍身上的不能承受之重,重到讓北洋艦隊徹底傾覆。

這個坎、這份重,今天同樣擺在我們面前,壓在我們身上。全面深化改革,不可能不觸及現存利益結構和利益關系,影響改革的許多思想障礙不是來自體制外而是來自體制內,尤其是來自各種“既得利益的羈絆”。

較之120年前,今天我們的改革只會更難。

習主席深刻指出︰“國防和軍隊改革進入了攻堅區和深水區,要解決的大都是長期積累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政策性問題,推進起來確實不容易。”

“啃硬骨頭”“涉險灘”“過火焰山”——這些關鍵詞提醒我們︰深化改革這四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表態起來容易執行起來難,刀口向外容易刀口向內難。

我們常說“要敢于壯士斷腕”,不少見的卻是斷指保手;我們常說“敢動自己的奶酪”,不少見的卻是想分改革的一杯羹;我們常說“小算盤要服從大棋盤”,不少見的卻是變著花樣走“禁手”……

對我們這支從苦難中走向輝煌、在戰爭中掛滿榮譽花環的勝利之師來說,改革,最大的障礙是自己。

突破利益羈絆,需要“領頭羊”。行動是最好的動員。領率機關和領導干部既是改革者也是被改革者,以上率下,上下同心,諸多難題就會迎刃而解。

突破利益羈絆,需要全局觀。加法易為,減法難做。刀子往哪里下,都會舍不得;刀口切深切淺,都會很心疼。誰都有自己光榮的歷史,誰都有自己特殊的理由。但是,這特殊那特殊,沒有加速軍隊轉型特殊;這重要那重要,沒有實現強軍目標重要。

突破利益羈絆,需要有犧牲。對軍人來說,戰場上沖鋒陷陣,面對生死考驗,要敢于犧牲;改革中過關闖隘,面對利益調整,要甘于犧牲。

改革當前,是積極主動堅決貫徹,還是消極應付推諉避責?是做披荊斬棘的開拓者,還是當看攤守成的旁觀者?

這,是回蕩在每一位軍人心頭的改革之問;這,是每一位軍人必須面對的利益之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