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到中流擊水︰又逢甲午論改革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解辛平責任編輯︰牛晨斐2014-07-25 00:06

(六)

大凡重大而深刻的軍事變革,都無一例外地引起軍隊組織結構的調整與優化。晚清軍事變革恰恰是個例外。

那是一場改“器”而不改“制”的變革。甲午戰爭之後,袁世凱反思“清軍之敗”,曾將其總結為︰“雖由調度之無方,實亦軍制之未善。”

八旗、綠營、湘軍、淮軍、練軍、北洋水師、南洋水師各成派系,“清軍”成了一個復合詞,根本沒有形成一個有機的力量體系。裝備著新式槍炮,卻依然維持著弓馬時代的勇營編制,即便是新建的海軍,官制也是舊制。

“軍制冗雜、事權分歧”。可嘆的是,清軍百萬之眾在本土作戰,卻沒有一次戰役對日形成優勢兵力。

結構決定功能。金剛石和石墨,同為碳元素,卻一硬一軟,組織形態的差異是根本原因。沒有組織形態的優勢,即使技術和武器系統再先進,也無法形成強大的整體合力;相反,組織形態先進,則可充分發揮力量體系的最大合力。

當前我軍的結構性矛盾,突出表現為“頭大、腿短、尾巴長”,與打贏信息化戰爭要求不相適應,已成為戰斗力生成的“瓶頸”與“病灶”,非打破不可,非動刀子不可!

“領導管理體制不夠科學、聯合作戰指揮體制不夠健全、力量結構不夠合理、政策制度改革相對滯後”,習主席的這一深刻洞察,指明了這一輪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主攻方向︰深入推進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馬克思說,許多力量融合為一個總的力量,就能造就“新的力量”。然而,造就“新的力量”談何容易!歷史和實踐已經證明︰“面多了添水、水多了添面”的改革,僅換“棋子”不換“棋盤”、只改“樹木”不改“森林”的改革,像晚清那樣另起爐灶打造一支新軍的改革,都造就不了“新的力量”。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深化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推進軍隊政策制度調整改革”,抓住了軍隊改革的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問題。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就是要通過改變我軍的組織形態,突破體制性障礙的“瓶頸”,把軍事變革引向深入。

沒有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就沒有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抓住了這個決定改革成敗的“勝負手”,就牽住了改革的牛鼻子,也就涵養了我軍能打仗打勝仗的力量之源。

(七)

甲午戰場,戰事正緊,駐朝鮮清軍主帥葉志超一逃三百里、再逃五百里,導致戰局急轉直下。這一幕至今令人捶胸頓足︰是誰把帥印交給了這個令人不齒的“逃跑將軍”?!

世人的喟嘆背後,是對清軍“派系之別、門戶之見、裙帶之風、資輩之論”的選人用人之風的痛心疾首。晚清軍官的晉升,不是靠戰功,而是靠關系、靠出身。軍中高級職位大都被幕僚、親信、舊部、門客掌管。

清廷出兵援朝之初,一直在物色合適的前敵主帥。李鴻章認為“兵鋒所指,必定凱旋”,生怕戰功旁落,便把這份“美差”交給自己的親信、直隸提督葉志超。這本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之前作戰就曾欺上瞞下、謊報軍情。此令一出,三軍皆驚。

拉幫結派,必致軍心渙散。門戶之見,必致英才不舉。買官賣官,必致敗績連連。一支軍隊可以在改革中迅速成長,也可以在選人用人的腐敗中迅速隕落。

毋庸諱言,選人用人的不正之風也在侵蝕著我們這支軍隊︰“不能打仗、只想在軍隊混個一官半職、謀取待遇的人”依然存在,搞“小山頭”“小團體”拉幫結派的現象依然存在,“派不進、調不出”的本位主義現象依然存在,不務正業、投機鑽營的人依然存在,不講原則、不守規矩、不按程序的用人行為依然存在,跑官要官、買官賣官的現象依然存在……

人才是強軍興軍之本。改革成敗關鍵在于選好人用好人,也只有通過改革才能更好地選人用人。

“健全完善與軍隊職能任務需求和國家政策制度創新相適應的軍事人力資源政策制度”,這是時代發出的改革強音,更是深化改革的“推進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