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軍隊要在風雲變幻的時代弄潮中獨領風騷,在百舸爭流的發展競爭中贏得優勢,必須重視軍事戰略創新。軍事戰略創新離不開底線思維,“底線”是安全與危險、成功與失敗的“分界線”。所謂“守乎其底而得乎其高”。只有守住底線,才能讓軍事戰略創新有“底氣”;只有守住底線,軍事戰略才有基礎實現更高的目標追求。

"/>
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軍報︰軍事戰略創新要應用非對稱思想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羅勇責任編輯︰牛晨斐2014-07-26 16:27

“守乎其底而得乎其高”。只有守住底線,才能讓軍事戰略創新有“底氣”;只有守住底線,軍事戰略才有基礎實現更高的目標追求——

軍事戰略創新離不開底線思維

羅 勇

一支軍隊要在風雲變幻的時代弄潮中獨領風騷,在百舸爭流的發展競爭中贏得優勢,必須重視軍事戰略創新。軍事戰略創新離不開底線思維,“底線”是安全與危險、成功與失敗的“分界線”。所謂“守乎其底而得乎其高”。只有守住底線,才能讓軍事戰略創新有“底氣”;只有守住底線,軍事戰略才有基礎實現更高的目標追求。

守住國家安全底線,是軍事戰略創新的前提。經武之略,在于先謀。軍事戰略是國家戰略體系的重要組成,既指導戰爭準備也指導戰爭實施,既體現國家根本利益又服從服務于國家的總目標總方略。在國家戰略體系中,軍事戰略是達成大戰略的手段之一,是國家安全的保底工程,是保障國家利益不受侵犯的“警戒線”。脫離“底線”的軍事戰略,只能是“一道美麗的空中彩虹”,好看不中用,缺乏生命力。美國新《國家軍事戰略》報告就明確提出,構成國家軍事戰略的三大目標是“保護、預防、戰勝”。其中放在首要位置的“保護”,即軍事戰略的底線。

軍事戰略科學準確是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大勝算。戰略形勢決定使命任務,安全需求影響戰略界定。維護國家利益安全是軍事戰略的“永恆底線”,但由于國際戰略形勢和國家安全環境的變化,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內涵外延也在悄悄發生微妙改變。尤其是新世紀新階段,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不斷向海洋、太空、電磁、網絡空間拓展,軍事戰略必須隨著國家安全問題範圍和領域的擴大而拓展延伸。要始終著眼為建設與國際地位相稱、與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相適應的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提供理論指導,作為戰略創新的根本任務。

服從政治底線才能保證軍事戰略創新獲得最大“紅利”。混沌理論告訴我們,由量變到質變有一個臨界值,一旦量變突破底線,事物的性質和功能就會發生根本變化。軍事戰略創新的價值在于獲得先勝、全勝,因此要始終睜大警惕的眼楮,綜合研判形勢,力求獲得先手。但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軍事戰略創新都必須著眼政治因素,在軍事與政治的綜合權衡中獲得定力,在堅持底線、不失原則的前提下,尋求最大戰略“紅利”。美國發動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雖然獲得了軍事上的勝利,但在政治上失分較多。當今時代,軍事和政治的聯系更加緊密,戰略層面的相關性和整體性日益增強,政治因素對戰爭的影響和制約越發突出。在國家安全戰略指導上,處理好戰爭和政治的關系,事關國家命運,必須站在國家利益全局籌劃和指導軍事行動,善于從政治高度思考和處理國防和軍隊建設以及戰爭問題。在危機處理和控制以及軍事較量上,要有政治頭腦,打還是不打,都要服從和服務于政治安全需要。有時候從軍事上看有利,但如果政治上不允許,就不能輕率行動。反過來,如果為了國家安全,政治上需要采取軍事行動,即使軍事上有困難和風險,也要堅決行動。只有這樣,才能獲得先勝、全勝,而不僅僅是軍事上的勝利。

底線思維強調的是能夠轉變不利條件謀取非對稱優勢,軍事戰略創新要應用非對稱思想。毛澤東曾指出,“在最壞的可能性上建立我們的政策”,“把工作放在最壞的基礎上來設想”。兩軍交鋒,“用兵之要,必先察敵情”;“常勝之家,必先悉敵之情”。自人類有戰爭以來,非對稱對抗一直是國家間競爭和軍隊較量的主導樣式,“以能擊不能”始終是軍事戰略創新的基本參照點。軍事戰略創新應接受非對稱思想指導,緊緊結合未來打什麼仗、同誰打、打到什麼程度等問題,從交戰雙方的戰爭實力、潛力等客觀基礎的優劣強弱著眼,瞄準對方作戰體系的薄弱環節以及軟肋和死穴,創新“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非對稱博弈戰略,放大備戰、實戰、止戰和懾戰的強大威力。

基于問題導向加快軍事戰略創新步伐。問題是時代的聲音。基于問題的研究方法,是底線思維作用于軍事戰略創新的生命力所在。著眼“設計戰爭”,加強現代戰爭制勝機理研究。底線思維是“有守”和“有為”的有機統一,體現的是主動設計的積極行為。運用底線思維體現了“守住底線”,主動設計戰爭藍圖、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實踐觀。在信息技術作用下,現代戰爭的整體形態、作戰樣式和制勝機理等都發生了深刻變化。透過現象看本質,籌劃和指導軍事戰略創新,必須定準軍事斗爭準備的基點,預先設計多種作戰預案。近年來,軍事強國普遍采取現代工程方法與綜合集成理論,加強對未來戰爭形態、樣式、戰法及效果的探索設計,有效加快了軍事戰略創新步伐。

要立足戰斗力標準,加強軍隊建設針對性問題研究。戰斗力標準是衡量軍隊戰略能力建設質量效益的唯一標準,也是衡量軍隊戰略能力建設能否滿足國家安全需求的根本尺度。隨著軍隊建設的深入改革,制約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政策性問題突出,軍隊戰斗力建設中存在的短板和弱項尚不同程度存在,軍隊現代化水平與國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還很大。為此,必須著眼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建設需求,抓住偏離戰斗力標準的重點難點問題,扭住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采取問題倒逼機制,制定解決問題的措施,優化矛盾轉化方案,以精準調節軍隊建設方向,解放和發展戰斗力,增強軍隊活力。

(《解放軍報》2014年7月26日第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