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否定強征慰安婦的存在豈能恢復日本名譽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周永生責任編輯︰吳昊2014-10-23 02:01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妄圖否定承認日本軍隊強征慰安婦的河野談話,但任何人都無法掩蓋和抹殺已經存在、眾所周知的歷史事實——

否認歷史豈能恢復日本名譽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21日在國會問詢中表示,1993年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承認日本軍隊強征慰安婦問題的發言,“有很大問題,我們否認那個發言。政府將為恢復日本的名譽和信任努力申訴。”

這是日本政府首次在公開場合,正式否定河野談話。而否定河野談話的本質,就是否定強征慰安婦存在的歷史事實。從菅義偉的講話中不難看出,否認河野談話,被日本政府認為是為了“恢復日本名譽”而做出的重要努力。人們不禁要問,怎樣才能恢復日本的“名譽”?

一個國家在歷史上做了非常不光彩的事情,甚至是犯罪的行為,是通過真誠的坦白、認真的反省、刻骨銘心的道歉,決心不再重犯,並兌現自己的諾言?還是文過飾非、遮遮掩掩,甚至否認不光彩的歷史史實存在?哪一種做法更有利于恢復自己國家的“名譽”呢?

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白的說不成黑的,黑的也說不成白的。任何人都無法掩蓋和抹殺已經存在、眾所周知的客觀歷史事實。日本方面任何遮掩、狡辯和企圖否定歷史罪行的言行,不僅違背了政府與國家誠實守信的基本準則,破壞了自身政府與國家的公信力,也低估了世界人民的智商。其結果,不僅將失信于本國人民,也將失信于本地區人民,更失信于全世界人民。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事情,干不得,做不得,也必然干不成,做不成。

“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過也,人皆知之;更也,人皆仰之!”一個人如此,一個國家和政府也是如此。從維護國家“名譽”的角度而言,對自己國家在歷史上犯下的錯誤和暴行,只有坦誠地面對,真誠地道歉和反省,並且悔罪賠償,才是正確的道路,才能取信于受害的國家,受害國的人民。在這方面,德國堪稱日本的榜樣。二戰結束後,德國不僅對納粹侵略的歷史及其暴行承擔起政治責任,誠懇悔罪,而且對于受害國的人民積極承擔起賠償的責任與義務,對納粹政策的受害者進行經濟賠償和精神撫慰。不僅如此,德國還制定了禁止任何宣傳和贊美納粹言論的法律條文,如有違反,將承擔刑事責任。在華沙猶太人遇害者紀念碑前,德國總理勃蘭特更是下跪謝罪。人們稱贊說,跪下去的是一個德國總理,站起來的卻是二戰以後整個的德國和德國人民!德國就是用這樣的方式為自己洗刷了罪名,恢復了“名譽”,獲得了世界人民的信任。

然而,同樣是二戰發起國,同樣是軍國主義侵略的發動者,日本卻經常借各種機會,否認侵略歷史的客觀存在。安倍晉三貴為一國首相,卻可以坐上與731細菌部隊有相同番號的731號戰機來顯示自己的軍事野心,穿上與憲法第96條修改條文相關聯的96號球衣表達自己的政治意願。這種行徑,與德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更暴露出其價值觀和歷史觀的扭曲——日本右翼分子核心的政治目標,不僅要在其國內廢除和平憲法,還企圖在國際上推翻二戰以後建立起來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

在逆時代潮流道路上狂奔的日本右翼分子的邏輯不值一駁。否定強征慰安婦的存在,僅僅是否定侵略歷史的一個變種。反反復復的狡辯、遮掩和否定,只能讓人產生一種不可理喻、不可救藥的厭惡感。但是,為了使日本國家不走上邪路,為了不讓日本人民再遭受蒙蔽,為了維護世界和平,我們必須徹底揭露這種丑惡行徑,必須振臂高呼,彰顯世界人民的正義呼聲。同時,也本著治病救人的心給日本右翼分子再次提個醒︰否定歷史絕對不可能挽救日本名譽。

(作者系外交學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

(《解放軍報》2014年10月23日 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