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遠程直達突擊︰“一招制敵”求戰略實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鳳彪 周峰責任編輯︰黃楊海2014-11-26 03:49

遠程直達突擊——軍事力量戰略運用重要趨勢

■李鳳彪

遠程直達突擊是在信息化局部戰爭中,運用精銳作戰力量和精確打擊兵器,以遠程機動方式突然發起的戰略突襲行動。其本質特征是在對方戰略戰役縱深快速投放兵力和運用火力,直取對方戰略重心目標或軍事要地,以最直接的攻擊方式獲取“一招制敵”的戰略效益。著眼維護我國安全和發展利益的現實需要,聚焦能打仗、打勝仗,深入研究遠程直達突擊的本質特征和使用規律,科學統籌我軍遂行這一行動的力量架構和建設目標,對于創新我軍戰略運用方式、推動新型作戰力量發展、提升制衡強敵的戰略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以遠程直達突擊迅即達成戰略目的,已成為世界範圍內軍事力量運用的共同選擇

從世界軍事斗爭發展歷程看,軍事力量運用的核心要素是實力加速度。實力取決于軍隊整體質量、訓練水平和戰斗意志,速度則取決于裝備技術和作戰思想的更新發展。遠程直達突擊作為一種遠戰方式、作為一種以實力和速度取勝的作戰手段,不僅順應了現代軍事力量運用的特點規律,而且集中體現了現代戰爭戰略速勝的本質要求。

軍事思想的深刻變革為遠程直達突擊提供了理論牽引。以往人類戰爭多以平面線式交戰為主、通過層層攻堅逐步積累戰果,因而作戰手段單一、作戰進程緩慢、傷亡消耗巨大。軍事家們都企盼著能“動于九天之上”,在千里之遙對敵發起突然進攻,以直取敵戰略戰役目標迅速達成作戰目的。一戰末期,隨著動力飛機的投入使用,交戰各方都開始尋求新的制勝之道,美軍主張以空中機動方式突破德軍防御,通過在敵縱深快速投放兵力,直接達成戰役目的。德軍則以遠距作戰飛機為發展方向,使用大口徑“克虜伯”火炮進行回擊,開始了火力直達突擊的早期嘗試。上世紀30年代蘇軍提出了大縱深進攻作戰理論,主張利用空降兵實行戰場垂直突破,奪取並摧毀敵縱深內的重要目標,遂行對整個進攻戰役具有重大影響的任務。德軍則在“閃擊戰”理論指導下,強調集中使用空降部隊于敵後突擊,執行其他兵種不能完成的縱深打擊。遠程直達突擊理論伴隨著戰爭實踐應運而生,成為作戰思想和作戰方式變革的“催化劑”。它所具有的遠程機動、縱深突貫、直擊要害的作戰特性,使地面作戰開始由平面升格為立體、由正面交戰擴展為縱深交鋒,從而引發了軍事領域一場深刻革命。

遠程直達突擊在機械化戰爭中的頻繁使用凸顯其重要價值。遠程直達突擊在二戰中的運用,無不以戰略突襲形式顯示出強大威力。1940年德軍以直達突擊方式閃擊丹麥和挪威,開戰僅4小時兩國即宣布投降。隨後德軍又對荷蘭海牙實施了直達空降突襲,並迅速達成了戰爭目的。在諾曼底登陸作戰中,盟軍動用幾乎全部的空降部隊和遠程突擊兵器,對德軍戰略戰役縱深實施廣泛突擊,空降兵作為最先抵達歐洲大陸的盟軍部隊,為達成登陸戰役目的發揮了關鍵作用。二戰後,遠程直達突擊成為核條件下進攻戰役的重要樣式。蘇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富汗,均以這種方式達成了戰略企圖。1981年以色列空軍長途奔襲伊拉克核反應堆,僅用2分鐘就摧毀了目標。這些成功實踐,使人們開始擺脫大規模集中兵力兵器順次進入作戰的消耗戰,謀求以精兵利器獲取最大戰果的方式手段,更加重視遠程直達突擊在戰爭中的運用。

遠程直達突擊在信息化戰爭時代彰顯出巨大威力。現代信息網絡技術、航空航天裝備和遠程突擊兵器的發展,為軍隊遠程機動作戰提供了強大動力,加之更加強調“三非”作戰和體系對抗,使得戰爭行動的空間範圍更為擴大,遠程直達突擊的戰略地位更加突出。俄軍空降兵在科索沃戰爭中搶佔普里斯蒂納機場,在俄格武裝沖突、克里米亞危機中的緊急部署;美軍打擊基地組織頭目的定點清除行動,都是遠程精確火力和精銳兵力直達的典型戰例。隨著新軍事變革不斷深入,戰場朝著相關領域無限擴大和交戰空間高度濃縮兩個方向急速發展,制勝戰爭不再是通過作戰效果的累積逐步實現,而是通過對體系的破擊直接達成目的,表現為以遠戰、小戰、快戰而求大勝和速勝。遠程直達突擊戰略運用方式的深刻變革,必然對未來軍事力量架構和使用產生重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