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宏偉藍圖

——國防大學教授姜魯鳴談學習理解習主席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本報記者 黃昆侖責任編輯︰黃楊海2015-03-23 04:24

姜魯鳴

 

●將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必將對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當前,軍民融合已進入破除主要障礙的攻堅期和破解深層矛盾的關鍵期

●要在經濟社會與國防之間建立一個開放系統,消除軍內軍外一切妨礙體系作戰能力生成的條條塊塊和融合障礙

 

習主席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深刻闡明了新形勢下大力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重要性緊迫性,為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格局指明了方向。為深入學習理解習主席關于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講話精神,記者近日采訪了國防大學教授姜魯鳴。

深刻認識新形勢下大力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重要意義

記者︰習主席在全國人大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的重要講話,重點談到了新形勢下大力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您認為應該如何領會這一講話的重大意義呢?

姜魯鳴︰習主席的重要講話,全面部署了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開啟了富國強軍的新征程。將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是我們黨在戰爭形態信息化、技術形態軍民通用化、經濟形態市場化條件下作出的重大決策,必將對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當前,我國發展正處在由大向強的關鍵時期,統籌國家安全和發展面臨諸多難題。面對這些難題,如何實現經濟和國防兩大建設的協調發展、平衡發展、兼容發展,考驗著我們的戰略智慧。目前,各主要國家展開的激烈軍事競爭,實質是對未來20到30年國防安全主導權的爭奪,背後是現代國防安全理念與理念的交鋒、體制與體制的競賽,比拼的是誰的軍事制度更具適應性、更具變革能力,更能夠通過融合來凝聚國家意志和全社會力量,支撐和孵化更高層次的技術創新。在這種激烈競爭中,不進則退,小進慢進也是退;不融合則敗,慢融合淺融合也會敗。如果不能在軍民深度融合上取得重大突破,國防安全就將失去重要支撐力。

科學判斷我國軍民融合發展所處的歷史方位

記者︰習主席指出,“我國軍民融合發展剛進入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的過渡階段”,怎樣理解習主席這一重要論述呢?

姜魯鳴︰科學判斷歷史方位是正確制定實施軍民融合戰略的前提。習主席這一重要論述,準確判明了我國軍民融合發展所處的歷史方位。近些年來,我國在軍民融合發展上邁出了堅實步伐,取得了豐碩成果,促進了經濟實力和國防實力的同步增長。但總體上看,目前我國的軍民融合層次還比較低,範圍還比較窄,程度還比較淺,與強軍目標的要求相比,與世界發達國家軍民深度融合相比,還存在不小差距。而且,迄今為止重要的融合進展,主要發生在一些利益格局相對簡單、矛盾糾葛比較少的領域和環節。當前,軍民融合已進入破除主要障礙的攻堅期和破解深層矛盾的關鍵期。作出我國軍民融合剛進入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的過渡階段的正確判斷,有利于我們清醒認識現階段軍民融合面臨的各種矛盾問題的根由所在,有利于科學制定和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

理解把握軍民融合戰略的總體目標

記者︰習主席在重要講話中,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國家戰略必定會有一個總體目標。您覺得這個總體目標應該怎樣認識?

姜魯鳴︰對我國軍民融合戰略總體目標的理解至關重要。我理解,習主席提出的“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格局”,就是我國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所要實現的總體目標。其中,“全要素”是指融合的資源形式,要求實現包括人才、資金、物資、技術、信息、管理等全要素的軍民融合。“多領域”是指融合範圍,要求實現武器裝備科研生產、人才培養、後勤保障、動員、經濟布局、基礎設施以及海洋、空天、電磁網絡等多領域的軍民融合。“高效益”是指融合效果,要求實現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共用一個經濟技術基礎,以及軍民資源能夠互通、互用、互動的軍民融合。實現高效益,要求努力同時實現“兩個最大化”,即實現經濟建設的國防效益最大化和國防建設的經濟效益最大化,進而實現富國強軍的統一。

對國防和軍隊來說,軍民融合深度發展到底意味著什麼呢?是借用民力解決國防和軍隊的問題嗎?不是。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最本質的東西,是在經濟社會與國防之間建立一個開放系統,消除軍內軍外一切妨礙體系作戰能力生成的條條塊塊和融合障礙,實現兩個“貫通”︰首先在國防和軍隊內部基本消除各豎煙囪的格局,真正形成統一規劃、統一融合需求、統一資源配置,實現“國防和軍隊系統內的貫通”;在這個基礎上,再消除軍地之間相互隔離的格局,實現“軍地大系統間的貫通”。這樣才能根本消除“多頭提需求、分散搞對接”問題,才能加快形成體系作戰能力。

通過“四個強化”推進軍民融合高效深度發展

記者︰習主席重要講話中特別提出了“四個強化”,怎樣認識它在軍民融合國家戰略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呢?

姜魯鳴︰當前,我國軍民融合面臨著觀念、體制、機制、政策、法規、標準等一系列問題,有些單位和部門仍存在“利大大干、利小小干、無利不干”以及“融合別人可以”“被別人融合不行”等現象。在這些問題的背後,糾結著復雜的利益關系,使一些軍民融合工作還停留在口號和文件上。因此,深入推進軍民融合發展必須系統謀劃、綜合發力。“四個強化”著眼“源頭、過程、結果”的全程融合,按照“國家主導、需求牽引、市場運作、規劃科學、管理規範、監督有力、系統配套”的要求,全面確立了我國軍民融合發展的根本路徑,是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有力武器。

強化大局意識,是深入實施軍民融合戰略的基本前提。近年來,盡管人們的國防觀念不斷增強,但仍存在一些思想障礙。有的把軍隊體系作戰能力生成看作是國防和軍隊自身範圍內的循環,還有的把軍民融合看作是“地方幫軍隊”等等。這些問題,反映了目前我國仍缺乏一種將國家安全與發展視為一體的戰略文化和社會心理。深入一步看,強化大局意識,實質是轉變利益觀。從根本上說,推進軍民融合發展是打破軍民界限,在整個國家利益平台上整合利益關系的過程。這對軍地雙方都是挑戰。對國防和軍隊部門將意味著,有些軍工行業將失去壟斷地位,有些軍隊崗位將由地方人員來擔任,等等。而對于地方來說,實現軍民融合式發展需要追加投入,可能還會增加工作量和風險。強化大局意識,就要在正確處理全局利益與局部利益關系中確保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利益的實現。

強化改革創新,是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制度保障。習主席強調指出,要努力形成統一領導、軍地協調、順暢高效的組織管理體系,國家主導、需求牽引、市場運作相統一的工作運行體系,系統完備、餃接配套、有效激勵的政策制度體系。這“三個體系”,系統構建了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基礎制度建設藍圖,有利于根本解決制約軍民融合發展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政策性問題。在計劃經濟時期,我們一直實行黨政軍一體、平戰一體的國防建設模式。改革開放後,隨著全黨工作重心轉移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政府職能主要聚焦于經濟建設,國防建設職能更多由軍隊承擔,政府對國防建設的領導和管理出現了弱化,逐漸形成了經濟和國防兩大建設各自運行的“二元體制結構”,造成了制約軍民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政策等一系列問題。加快形成“三個體系”,打好體制、機制、政策的“組合拳”,我們就能有效化解這些障礙和難題。

強化戰略規劃,是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基礎工程。目前,發達國家通過戰略規劃牽引,在基礎設施建設上全面貫徹國防要求,已基本實現了高速公路與軍事快速通道相結合,服務區與兵站相結合,隧道與隱蔽工程相結合,高速公路與飛機跑道相結合,高速樞紐與戰儲基地相結合。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軍民融合的微觀主體、技術起點、經濟體制、法治環境以及國際合作環境均有很大的差異性。總體上看,發達國家的軍民融合發展,是以成熟的市場經濟體制和規範的法治環境為平台的,因而與社會經濟轉型之間不存在較大矛盾;而我國軍民融合發展是在社會經濟體制仍在轉軌的環境中進行的,經濟環境、法治環境和政策環境還不穩定、不完善。推動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發展,我們應當實施“強力推進型”模式,即制定和實施比發達國家更加堅強有力的戰略規劃,拿出更為強大的戰略執行力和政策推動力。全面加強軍地發展規劃的餃接,統籌規劃國家經濟建設的“棋局”與未來軍事領域的“戰局”,我們才能把國家安全和發展鍛造成國家利益的一塊“整鋼”。

強化法治保障,是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根本要求。當前,有關軍民融合的法規建設比較薄弱。我國還沒有一部規範推動軍民融合發展的綜合性法規,現有法律法規的有些條款也已經不適應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要求,法律法規的貫徹執行有時也不夠剛性化,對軍民融合發展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在現實中,軍民融合工作有時還要靠感情來維系,靠關系來協調,靠政治覺悟來推動,還不能充分運用程序化、法制化的工作機制。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善于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動軍民融合發展,加快軍民融合綜合立法進程,逐步構建相關法律法規體系,依法規範軍民融合的組織領導、運行機制、責任義務、配套保障等問題,不斷提高軍民融合發展法治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