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媒要聞要論>>正文

鏖戰西非185晝夜

——寫在我軍援塞醫療隊凱旋之際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羅 錚 張曉祺 通訊員 黃顯斌 張 芸責任編輯︰黃楊海2015-03-23 03:37


 

3月21日,首都北京,春風和煦。

正午時分,一架空客A320緩緩降落在首都國際機場。艙門開啟,我軍第三批援塞醫療隊隊長段惠娟率先走下舷梯,一個莊嚴的軍禮,輝映著凱旋的自豪——至此,由解放軍第302醫院奉命獨立抽組的我軍3批醫療隊115名醫護人員,在塞拉利昂相繼成建制執行抗擊埃博拉任務後,全部返回祖國。

陽光下,段惠娟的眼角溢出了淚花︰“能夠像白求恩一樣不遠萬里救死扶傷,這是我和戰友最為珍貴的人生經歷!”與段惠娟一樣,21名同機抵達的援塞醫療隊員,人人難抑心中的自豪與激動。

臨危受命赴戎機,特殊戰場建功勛。征戰埃博拉疫區185晝夜,我軍援塞醫療隊不辱使命、不負重托,把忠誠編織進八一軍旗的經緯,在國際舞台展示了中國“疫控鐵軍”的風采。

■讓世界驚嘆的中國速度

——2小時完成人員抽組,72小時完成方案制定和人員防護培訓

埃博拉,本是西非一條美麗而靜謐的河流。如今,它卻成為一種“超級病毒”的代名詞。

2014年5月,這種凶殘的病毒悄無聲息地潛入西非。所到之處,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慘遭吞噬,一個又一個無辜的家庭支離破碎。

疫情暴發之初,不知道病毒來源,不知道發病機理,沒有防治疫苗藥物,一時間,埃博拉病例迅猛增長,塞拉利昂成為西非疫情的重災區,也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疫情就是敵情,時間就是生命。2014年9月12日,接到中央軍委緊急抽組援塞醫療隊命令的當天,302醫院2小時完成人員抽組,72小時完成方案制定和人員防護培訓,迅速籌措80余類150余噸物資。

從一聲令下到動若風發,危急時刻彰顯軍人本色。302醫院院長姬軍生介紹︰“醫療隊之所以能在最短時間內做好出征準備,得益于醫院平時以重大傳染病暴發、反生物恐怖襲擊等為實戰背景,多次開展全員、全裝、全要素衛勤保障演練。”

從抗擊非典到防控甲流,從“和平方舟”伴隨保障到赴海地、巴基斯坦等國執行人道主義救援,這所全國最大、全軍唯一的三級甲等傳染病醫院,以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敢于擔當的戰斗精神,時刻準備著,為軍人的使命而戰! 

救人!救人!生命的呼喚,就是進軍的命令。2014年9月16日,由31名傳染病專家和護理人員組成的我軍首批援塞醫療隊緊急出征。

歷經18個小時的輾轉飛行,5個小時的地面顛簸,當地時間17日上午,醫療隊抵達塞國首都弗里敦。

當地民眾驚恐無助的眼神,不時呼嘯而過的救護車輛,大街小巷張貼的埃博拉宣傳海報……眼前的一切,讓每一名醫療隊員揪心不已——

快點!再快點!到達駐地,放下行李,隊員們顧不上吃飯,來不及調整時差,迅速趕往位于弗里敦市郊的中塞友好醫院實地察看、熟悉環境。當天下午,醫療隊通過大使館緊急協調中資機構調派車輛,冒著傾盆大雨連續奮戰,將貨機運抵的首批46.8噸物資,快速從機場轉運到200公里外的中塞友好醫院。

此後,我軍醫療隊不斷創造著一項項中國速度——

僅用7天時間就將中塞友好醫院由綜合性醫院改建為滿足烈性傳染病收治要求的專科醫院;

標準不降,對首批89名塞方工作人員的培訓比原定半個月的時間縮短了5天;

為防止交叉感染,我軍援塞醫療隊篩查轉出疑似患者的速度越來越快︰從第一批醫療隊的72小時,到第二批醫療隊的48小時,再到第三批醫療隊的24小時……

中塞友好醫院埃博拉留觀中心啟用當天,塞拉利昂總統科羅馬感嘆︰中國速度令人欽佩,這見證了中國對非洲人民的深情厚誼!

■讓世界刮目的中國標準

——制定68類243條收治規章制度,實現醫務人員“零感染”和住院患者“零交叉感染”

塞拉利昂疫區匯集著來自英國、美國、南非、加拿大等國家和組織的多支醫療救援力量,自然也成為各國醫療實力展示的舞台。

為贏得這場“國際大考”,我軍援塞醫療隊深入了解塞國疫情特點,圍繞接診流程、病案書寫、藥品供應、感染控制、垃圾管理、突發情況處置等方面,組織起草了《穿脫防護用品流程》《患者管理制度》《護理操作規程》等68類243條埃博拉收治規章制度,研究制定了一整套符合當地實際的疫情防控規範流程,保持了醫務人員自身“零感染”和住院患者“零交叉感染”兩項紀錄。

“我們面對的是世界上神秘而凶殘的一種病毒。看似平靜的病房,卻有著絕地廝殺……”一位醫療隊員在日記中這樣描述。

在病區工作,要穿戴護目鏡、口罩、防護面屏、內外手套、防護服、靴子、靴套等11件防護用品,執行36道程序。我軍援塞醫療隊規定︰中塞醫護人員每一次進出病房,都要當作“第一次”對待。

嚴格執行防護服穿戴程序,是我軍援塞醫療隊科學施救的縮影。在塞拉利昂埃博拉疫區工作的185個晝夜,以中國速度推行中國標準的事例不勝枚舉——

為將留觀中心職能拓展為留觀診療中心,第二批援塞醫療隊隊長陳昊陽組織醫護人員集智攻關,僅用30個小時就撰寫出長達137頁的留觀診療中心標準操作程序,並一次性獲得塞方批準通過。

第三批援塞醫療隊增設專家督導組,與塞國衛生部一同制定了《塞拉利昂留觀中心標準程序》《塞拉利昂救護車與運輸標準程序》《塞拉利昂埃博拉醫療機構及職能》等規範性文件。

今年2月16日,在塞國埃博拉應急指揮中心的評比中,我軍醫療隊負責運行的留觀診療中心,在患者24小時確診率、入院確診時間等等項目上名列第一。這次評比共有英國、澳大利亞、古巴、韓國等援助的22個留觀診療中心參加。

中塞友好醫院院長卡奴動情地說:“中國醫療隊來塞拉利昂開展工作以來,我們對他們的能力無可挑剔!”

“我非常高興能與中國醫療隊並肩工作,中國軍醫的高標準讓我欽佩!”世界衛生組織駐塞拉利昂外國醫療援助協調組組長維拉曼斯林感嘆。

■讓世界稱贊的中國精神

——收治埃博拉疑似患者773例,埃博拉患者治愈率51.23%

數字是枯燥的,但最具說服力。

配制藥品套餐1200余份,調劑藥品124批次,發放各類耗材69780件,配制消毒液35.7噸……一組組數據,無聲記錄著我軍援塞醫療隊奮戰疫區的敬業精神。

在疫區工作期間,我軍援塞醫療隊共收治埃博拉疑似患者773例,確診285例,埃博拉患者治愈率51.23%。這一數據在世界各國駐塞留觀診療中心中名列前茅。

302醫院政委葉宏志說︰“埃博拉是目前全世界病死率最高的烈性傳染病,援塞醫療隊員經受住了生與死的考驗,沒有一人退縮,個個都是好樣的!”

疫魔無情,人間有愛。我軍援塞醫療隊不僅為埃博拉患者送去了生的希望,也傳遞了愛的溫暖。

36歲患者艾瑪的婆婆、丈夫、兒子、女兒相繼死于埃博拉,入院後一度拒絕接受治療。護士張潔利和孫娟用英語耐心開導她,始終不拋棄不放棄。艾瑪康復出院時眼含淚花說︰“能遇到中國軍醫我是幸運的,感謝中國醫療隊!”

11個月大的嬰兒拉薩納和媽媽被送到留觀診療中心時,母親被確診為埃博拉患者,孩子並未感染。3天後,母親不幸去世。初為人母的醫療隊護士劉冰,每天像媽媽一樣照顧呵護孩子。

一次,留觀診療中心同時收治12名疑似患者,其中兩人一入院就癱倒在病床上,血液和嘔吐物、排泄物噴濺一地、惡臭撲鼻。當班醫護人員一邊爭分奪秒處置病情,一邊快速清理消毒,避免病毒擴散引發交叉感染。

“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首批醫療隊隊長李進說。

3月19日,我軍第三批援塞醫療隊即將啟程回國,曾得到醫療隊救治的19名埃博拉康復者,自發從四面八方趕到中塞友好醫院,與中國恩人道別。

埃博拉康復者賽杜在感謝信中寫道︰“我代表埃博拉康復者,感謝上帝為我們創造了在這里相聚的美好時刻。中國醫療隊的專家拯救了我們的同胞,我們從心底感謝你們……”

大醫大德點燃生命之火,大仁大愛守望至善至美。

歷史永遠銘記,我軍115名白衣戰士征戰塞拉利昂的185個晝夜,他們是身經百戰的英雄群體,他們無愧為守護生命的蒼生大醫!

(本報北京3月22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