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解辛平文章︰努力實現治軍方式的根本性轉變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解辛平責任編輯︰呂欣彤2015-05-19 01:10

(四)

這是歷史的昭示,更是現實的呼喚。

刑起于兵,師出以律。古今中外軍隊,都把嚴明法紀作為治軍通則,無制之軍不堪一擊。幾千年來,人類社會曾誕生過一支支強大剽悍的軍隊,它們無一例外都因紀律嚴明而興、因紀律渙散而亡。

一支軍隊不可能在懈怠中強大,也不可能在廢弛中太平。一支軍隊之“敗”,看似由“戰敗”而終,實則由“治敗”而始。如何跳出興衰存亡的“歷史周期率”,考驗的是治軍的思想、方略乃至手段。

歷史將銘記對人民軍隊有著“分水嶺”意義的一頁。1929年冬,《古田會議決議》誕生。我軍由此劃清了同一切舊式軍隊的界限,踏上向規範化、制度化、法治化發展的新途,一路披荊斬棘,闖關奪隘,血火洗禮,從苦難邁向輝煌。

從新中國成立之初提出軍隊正規化建設必須實行“五統四性”,到改革開放後提出“一手抓建設,一手抓法制”;從明確將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思想確立為軍隊建設的重要指導方針,到把依法治軍、從嚴治軍視為推進國防和軍隊建設科學發展必須抓好的全局性、基礎性、長期性工作,依法治軍、從嚴治軍始終是黨建軍治軍的法寶和鐵律。

今天,人民軍隊站在新的歷史起點。沿著這個時間軸眺望,“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時間表”已進入倒計時,我們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前所未有地具有實現這個目標的能力和信心,但前進道路絕不會一帆風順,“中國夢”“強軍夢”的大棋局呼喚人民軍隊法治化水平的躍升。

從現實挑戰看︰一個“根”,要以法規制度來捍衛。意識形態領域斗爭尖銳復雜,鑄魂與“蛀”魂、固根與“毀”根的較量一刻也沒有停歇,以法治強制力確保黨指揮槍的根本原則和制度落地生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嚴峻而迫切。

從使命任務看︰一個“變”,要以法治引領和護航。我國正處在由大向強發展的關鍵階段,面臨的挑戰和考驗前所未有。面對復雜嚴峻的國家安全形勢,面對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迫切要求,必須加快戰略轉型,打造世界一流的現代化人民軍隊。在這個關鍵的歷史節點,無論是裝備技術的升級、人的理念素質的轉型,還是軍隊組織形態、管理模式的重塑,都需要以法治和改革雙輪驅動。

從法治環境看︰一個“立”,要靠全軍官兵來實現。這些年暴露的問題表明,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究的現象大量存在,有的甚至觸目驚心、積重難返,到了需要當頭棒喝、重錘敲擊的程度,確立法治信仰、強化法治思維勢在必行。

(五)

人民軍隊法治化的過程,是一個向陳規告別、與積習決裂的過程。

既得利益的藩籬如何破除,淤積甚久的矛盾如何疏浚?這是深扎在人民軍隊身上的痛,也是強軍征途必須拔除的“荊棘”。對于正長風破浪、奮力前行的人民軍隊來說,厲行法治,是一條“光榮的荊棘路”。

這“荊棘”,是陳年積弊的束縛。人們常說,積習難改。有多難?1960年3月,毛主席專門寫下《反對官僚主義,克服“五多五少”》。2014年10月,在古田召開的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有同志反映,老“五多”沒解決,新“五多”又來了,座談匯報、先行試點、經驗交流、講課演示、考試背題讓官兵疲于應付、苦不堪言。

這“荊棘”,是有法則無“罰則”的困頓。一些規章制度往往對如何落實要求很清晰、很具體,但對不執行和“變形”“變味”的執行,缺乏相應的懲治條款。有的執行法規制度不夠嚴格,對違規亂紀者追究不力、懲處不嚴,或隱瞞不報、遮遮掩掩,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使法律喪失應有的震懾作用,成為“沒牙的老虎”。

這“荊棘”,是“一個將軍一個令”的梗阻。重人治、輕法治現象在一些部隊比較突出,“黑頭不如紅頭、紅頭不如白頭、白頭不如口頭”的調侃,折射的是現實存在,種種無奈中,法的剛性原則成為“橡皮泥”,法治精神悄然變味︰土規定、土政策、土辦法,有時披上所謂“創新”“經驗”的外衣粉墨登場,大行其道。

這“荊棘”,是既得利益的羈絆。一些官兵法治意識不強,一些領導干部法治觀念比較淡薄,有的信奉“我的地盤我做主”,怕按程序辦、怕按標準辦、怕按制度辦,想方設法鑽法律的“空子”、打制度的“擦邊球”,為既得利益設“籬笆”、築“圍牆”,謀求權力部門化、個人化,從中得實惠、撈好處。

甩不掉“五多”,打不通“梗阻”,破不掉“利益藩籬”……一支軍隊如果放松了法治,積習日久,則必成積患;積患日深,則必蝕其體。

歷史的舊賬尚未還清,“成長的煩惱”又接踵而來。今天,我們所治之“軍”,已不是戰爭年代小米加步槍狀態下的“軍”,也不是單純機械化半機械化層次的“軍”,而是向信息化軍隊轉型過程中的“軍”。處于轉型關鍵期、快速發展期的人民軍隊,新老問題相互疊加,新舊矛盾相互交織。

比如,信息化推進多年,至今相關法規建設不夠完善,部隊“信息煙囪”林立、壁壘森嚴,分散建設的多、成體系的少,低水平重復建設的多、上層次創新的少,不僅滿足不了戰斗力生成發展的需要,甚至還成為制約戰斗力建設的瓶頸。

比如,我們初步建立了聯合作戰領導體制,但相關配套法規制度還不健全,聯訓聯演依然各自為戰、各唱各調,聯而不動、聯而不合、聯而不通的現象比較普遍。

再比如,軍民融合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戰略,但頂層統籌統管體制缺乏、政策法規和運行機制滯後,難以形成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格局。

軍隊越是現代化,越是信息化,越是要法治化。離開了法治化,一支軍隊武器裝備再先進,也不過是一支現代化的“游擊隊”。

“一支軍隊的真正力量是,而且必須是,遠遠超過它的各個部分的總和。”低于還是大于這個“總和”,系于能否果斷拋棄落伍的治軍方式,以法治重構規範軍內外各種關系,讓一切都服務于戰斗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