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解辛平文章︰努力實現治軍方式的根本性轉變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解辛平責任編輯︰呂欣彤2015-05-19 01:10

(八)

“依法治軍從嚴治軍”,這一固定的詞語搭配,揭示了一個深刻的治軍之道︰依法治軍必須遵循從嚴治軍鐵律,從嚴治軍必須貫徹法治原則,堅持嚴在法內、嚴之有據、嚴之有度。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權威性也在于實施。“紙老虎”“稻草人”“橡皮泥”等稱謂的背後,折射的是這樣一些現實︰那些把法規制度寫在紙上、掛在牆上,只表態不落實的,讓“法”成擺設了;那些落實規章制度就像拉橡皮筋,可緊可松、可進可退的,把“法”彈性化了;那些對違法違紀違規者裝聾作啞、避重就輕,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拿“法”當兒戲了。

法規條令是部隊建設規律的科學總結,很多都是用血的代價換來的。每一次對違反制度行為的姑息,都是對制度本身的蔑視;每一次對違反制度者的遷就,都是對遵章守紀者的不公。對違法違紀違規問題,要學會當“鐵匠”敢于踫硬,不當“木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更不能當“瓦匠”和稀泥。

一支能打仗、打勝仗的軍隊,必然軍令如山、軍法如刀。1937年,革命功臣黃克功因戀愛不成,槍殺女學生劉茜;1935年,蔣介石的愛將張靈甫因生活原因,射殺妻子吳海藍。同類的案件,處理方式卻大相徑庭。毛澤東斃一黃克功,三軍整肅,法立而後功成;蔣介石赦一張靈甫,毒瘤暗生,法亂而後功潰。

法治之下,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中央軍委重拳肅貪,鐵腕反腐,嚴肅查處了徐才厚、谷俊山等腐敗分子。今年以來,連續3次公布“打虎榜”,33名軍以上干部落馬;中央軍委連發12道從嚴治軍令,劍指部隊選人用人、經費使用、工程建設等多個重點領域,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軍心士氣為之一振。

“徒法不足以自行。”將“紙面上的法”真正落實為“行動中的法”,需要刀刀見血,更需要久久為功。我們應當清醒看到,當前一些不良作風大行其道的土壤並沒有徹底鏟除,一些思想觀念上的藩籬還沒有完全沖破,一些作風建設上的沉痾仍沒有得到根治,依法治軍、從嚴治軍任務艱巨,前路迢迢,必須發揚“釘釘子”精神,堅持把法治“當日子過”。

軍隊要有軍隊的樣子。回望歷史,“嚴”是我們的傳家法寶;矚望未來,“嚴”正成為我們的治軍常態。

(九)

改革是革故鼎新,變革必然伴隨“變法”。

人民軍隊自成立之日起,就用始終如一的改革自覺,不斷完成著自我進化、自我革命、自我轉型。從這個角度來審視,建設法治軍隊,正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題中應有之義。

如果我們把目光投向更長更久的時間流變中,歷史的進程還將揭示改革與法治之間更為深刻的關聯。

今年4月17日,中日《馬關條約》簽訂120周年。這份讓中華民族極盡屈辱的文書,直接宣告了歷時30余年的洋務運動的失敗,又直接點燃了“戊戌變法”的火種。

在晚清,無論是洋務運動還是戊戌“新政”,軍事改革的參與者往往又是被改革的對象。在這一軍事變革過程中,從最高統治者到封疆大吏,都恨不得一夜之間打造出一支新軍。但是,當軍事變革的方案涉及到自己時,這些人往往變得猶豫不決,甚至轉化為變革的否定者、力阻者。

馬克思曾這樣告誡世人︰人們為之奮斗的一切,都同他們的利益有關。當前,國防和軍隊改革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涉及國防和軍隊深層次利益關系和體制結構,深刻性、復雜性前所未有,難度也前所未有。我們靠什麼攻堅克難?

習主席深刻指出,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在整個改革過程中要高度重視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發揮法治引領和推動作用,加強對相關立法工作的協調,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推進改革。

如果“摸著石頭過河”說的是“試錯邏輯”︰對的就堅持,不對的趕快改。那麼,“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說的就是“合法性邏輯”︰把改革主張轉換成法治規範,用法治方式化解改革風險,充分運用法治所特有的規範性、引導性、民主性和強制力,切實從制度上解決制約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和政策性難題。

如果“摸著石頭過河”說的是“試驗的方法論”︰在嚴峻的形勢倒逼下,自發、零散和獨立的進行。那麼,“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說的就是“理性的方法論”︰發揮法治注重頂層設計、系統謀劃的優勢,統籌“抓整頓、抓備戰、抓改革、抓規劃”,確保各項改革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形成總體效應,取得總體效果。

堅持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動國防和軍隊改革,讓改革與法治這對翅膀同頻揮舞,才能真正擺脫舊體制舊習慣舊利益格局的“重力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