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彰顯強軍文化的精神品格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徐貴祥責任編輯︰牛晨斐2015-05-29 03:08

遍地英雄下夕煙

■徐貴祥

英雄構建人民軍隊的筋骨。英雄彰顯強軍文化的精神品格。英雄始終是軍事文藝的母題。

正如習主席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好的文藝作品就應該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里的清風一樣,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翻開軍事文藝的歷史篇章,那些飽含愛國主義英雄主義品格的優秀軍事文藝作品,從來都是凝聚民族精神、激發民族力量的精神火炬,從來都是引領社會風尚、傳播崇高品德的動人樂章,從來都是激勵官兵在戰場上勇往直前、奮力拼搏的催征戰鼓。

2005年,軍旅作家徐貴祥創作的英雄題材小說《歷史的天空》獲得第六屆茅盾文學獎。這是當代軍事文藝創作延續英雄主義傳統的一個縮影。英雄題材作品獲得的良好反響充分說明,越是在消解崇高、解構英雄等亂象頻現的多元文化生態下,人們呼喚英雄的心理就越是強烈;越是在多年未經戰火洗禮的背景下,那些張揚英雄主義品格、激發血性豪氣的強軍文藝作品就越是迫切需要。 

——編 者 

1、英雄的涵養需要很久,但英雄爆發,往往只需要半秒鐘

英雄,一個古老的話題,一片照耀和溫暖人類生活的陽光,一個深藏于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的夢想。

第一次認識英雄,是1979年春天。那是一個雲霧濃重的早晨,對面山坡槍炮射擊孔火光閃爍依稀可見。戰史上記載那次戰斗的全稱是“二號環形高地進攻戰斗”,我們八五加農炮營三連奉命到前沿支援步兵戰斗。推炮上山的過程中,對方的火力很猛,山上步兵陣地上不斷有人滾下來。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很有些緊張,顯得笨手笨腳,行動難免遲緩。最先上去的,是連長李誠忠和指導員趙蜀川,加上二班副王聚華,再往後就是副營長楊世康。我是電台兵,跟著副營長,這也就決定了我能夠近距離觀察戰斗情況。因為地形限制,公路拐彎處只能展開一門火炮,所以說這場戰斗實際上是“三個人一台戲”,李連長觀察指揮,趙指導員瞄準射擊,王聚華裝填炮彈。指導員打得出汗,把軍裝上衣和手槍扔到我手上,他穿著白色的襯衣,十分醒目。副營長貓在後面喊,“趙蜀川,你龜兒給敵人指示目標啊?把襯衣也脫了!”但指導員終究沒脫襯衣,他不習慣光膀子。指導員一邊打,連長一邊修正射角,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趙指導員也不搭腔,吭吭哧哧地憋著氣,有時候從體視儀里向外瞄準,有時候干脆從炮膛里直接吊線,打得很準。

毫無疑問,就是那個時刻,英雄在我的身邊誕生了。後來發生的事情是,我們暴露了,密集的炮火向本連陣地撲來,一發火箭彈落在炮位一側—— 

正在裝填炮彈的王聚華全身數處負傷,生命垂危之際,他端著已經上了引信的炮彈,頑強地挺立著,睜著血肉模糊的雙眼……就在千鈞一發的關鍵時刻,指導員趙蜀川轉身看見了雕像般佇立的王聚華,大叫一聲沖過來,接過王聚華手中的炮彈,猛力推進炮膛,按下發射手柄。炮彈呼嘯出膛,避免了炮毀人亡的悲劇…… 

那次戰斗,我們連隊十幾個人負傷。我很幸運,不僅未被擊中,還因為扛炮彈立了三等功,那時候我參軍才3個月不到。以後回憶起那一幕,仍然心驚肉跳。在炮彈落下的時候,我和副營長距離炮位不到20米。連長和指導員就在炮架內。在最初幾秒,我似乎看見王聚華像是被電擊了一樣,全身抖動並扭曲。後來,不知道從哪里傳來一聲驚呼,我清楚地看見那個瞬間,王聚華站穩了,指導員上去了,那個瞬間可能連半秒鐘都不到。以後我曾經設想,如果王聚華提前半秒鐘倒下,如果指導員延遲半秒鐘沖上去,會出現什麼情況? 

英雄爆發,往往只需要半秒鐘。

這個故事還沒有講完。重傷員王聚華後來被輾轉送到救護所、戰地醫院、軍區總醫院,七轉八轉,沒消息了。直到在邊疆一個農場休整的時候,上級通知說,王聚華犧牲了。連續很多天,部隊沉浸在悲痛之中,從團里到連隊,都開了追悼會。這期間評功評獎,連隊被軍區授予“英雄炮兵連”榮譽稱號,指導員趙蜀川榮立二等功。這年5月,部隊歸建。有一天全連緊急集合,到了操場,突然發現一個瘦骨嶙峋的陌生人,仔細一看,是王聚華。原來,當初往軍區總醫院轉送重傷員的時候,前線醫院的護士把王聚華的名牌同另一位傷員的名牌掛錯了,犧牲的是那位同志。這個故事確實有點傳奇,但不是虛構的。上面引述的那段文字,摘自我的第一篇報告文學《炮兵英雄王聚華》,那里面的每一個字都像我親眼目睹的那樣真實。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