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亞洲︰從釣魚島問題看中日關系

來源︰人民網作者︰劉亞洲責任編輯︰劉航
2015-10-08 19:46

中日關系,既是周邊問題,又是大國關系。把釣魚島問題當成當前中日關系的重點和焦點問題,是戰略誤判。認為非重點問題就不會影響國家安全和改革開放進程,同樣也是戰略誤判。

大 勢

不能孤立地看待釣魚島問題,也不能孤立地看待中日交惡問題,要把這一切放在國際格局的大視野中去看。

一、全世界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中國崛起,特別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快速崛起不適應、不包容,甚至不接受。新世紀以來,美國已視中國為其全球霸權的主要挑戰者。日本向來自詡為“亞洲領頭雁”,但GDP現已被中國超越。這一變化使日本備感失落,受到刺激。所以它一改在國際問題上不事張揚的套路,一反常態地跳出來,挑戰中國。

二、中國面對的一切國際問題背後都有美國的影子。根據叢林法則,“老大”是不允許“老二”好好過日子的,因為,“老大”一直十分擔心“老二”時刻可能取代自己的地位。美國人很有戰略眼光,不僅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就布局了日本這個戰略棋子,而且,自新中國成立以來,一直在我們周邊晃悠,尤其是最近。中國與日本的關系處于歷史最低點,這當然是日本造成的。與東盟關系因為南海糾紛和美國使用其影響力分化東盟而造成緊張;中美關系日趨轉向一種戰略性對抗關系。

三、中日對立,絕非只因歷史舊怨。當今世界,各種爭斗,爭的是國家、民族、政權的生存權。美國跟我們爭的,是這個;日本跟我們爭的,也是這個。只不過日本的訴求、格局比美國小而已。從這個角度看,中日兩國遲早要發生一場對抗和危機,即使不在釣魚島,也會在其他方面。

四、兩千多年的中日交往,兩國基本是“強弱型”關系,從古代到近代是中國強日本弱,日本學習中國。1868年日本走上明治維新道路後,日本強中國弱,日本反過來侵略中國。而隨著中國崛起的步伐加快,中日將第一次面臨“強強型”關系。如何處理好這一全新的關系,兩國都不適應。過去二十年是日本衰落的二十年,卻是中國快速發展的二十年,日本社會對中國崛起的焦慮和不安全感成為日本右翼渲染“中國威脅論”的土壤。這就注定了兩國關系必然會出現較大的波折,當然也預示著調整和轉機的到來。

五、日本對中國的態度和舉措,既是其國家利益的需要,也是意識形態的必然。日本以釣魚島之事向中國發難,有日本與中國爭奪東北亞及太平洋主導權的戰略考量,更不能排除是利用外部壓力,促變中國國內思潮的政治設計。1986年,日本東京大學的教授就給日本官房長官建議說,中國的崛起擋不住,但有一個辦法可以暫時摁住,就是讓中國分裂。

六、冷戰時期中日友好,是對抗蘇聯的需要。冷戰後中日友好,有弱化美日同盟、牽制美國的考慮。兩個歷史階段中,美國都是重要角色。中、日為鄰,永遠無法改變。中、美兩國作為影響世界的大國地位,也永遠無法改變。能夠改變的是關系。目前,美國從歷史和自身利益出發,需要日本和中國斗,卻不允許日本勝,更不要說全勝。美日關系更復雜,對日本來說,美國既是對手,又是“恩人”。美國既是日本安全的有效保衛者,又是日本成為世界大國的最大障礙。美國利用日本,日本也利用美國。歷史上給日本造成最大傷害的是美國,給美國造成最大傷害的也恰恰是日本。同時,美國主控著日本再軍事化的步幅,也決定著日本對中國強硬到什麼態度。日本國家戰略既受到美國的強烈影響,又有想擺脫這種影響的強烈傾向。單憑日本自身之力很難戰勝中國,美日同盟則有可能。中國崛起,是中國在尋求突破。日本挑事,也在尋求突破,它想成為所謂的“正常國家”。中、日都想破局,但都被美國限制著。中、日、美三國原有一個戰略平衡,這個戰略平衡被中國快速崛起打破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