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署劃歸軍委建制透露什麼信號?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張碩
2015-10-19 01:28

從審計署劃歸軍委建制說開去

——怎麼看深化軍隊改革中的利益格局調整

2014年11月7日《解放軍報》報道,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解放軍審計署由總後勤部劃歸中央軍委建制,在中央軍委領導下,主管全軍審計工作,對中央軍委負責並報告工作。這條看似波瀾不驚的消息迅速爆紅網絡,引起強烈反響。國內外媒體紛紛解讀,這一舉措標志著中國軍隊決意打破既有利益格局,顯示了推動改革破冰而行的雄心壯志。在國防和軍隊改革向深水區挺進的關鍵時刻,如何正確認識和對待利益格局調整,十分現實地擺在我們每一個人面前。

怎麼理解深化軍隊改革是啃硬骨頭、動大奶酪?

經過持續不斷的改革,很多容易改的問題已得到解決,留下來的大都是比較難啃的硬骨頭,有的是牽動全局的敏感問題和重大問題,有的必然打破現有利益格局,有的不僅要動棋子、調棋盤,還要重新制定“下棋規則”。可以說,深化改革的復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前所未有。

——攻克體制性障礙。體制機制問題是制約部隊戰斗力提高的根本性問題,也是解決我軍現實存在一切矛盾問題的突破口。1983年,美軍入侵格林納達聯合行動中,地面部隊召喚海軍航空兵,需要通過美軍本土陸軍總部與海軍總部聯系,再下達到艦隊,才能實施火力支援;停泊在近岸海域的航空母艦因陸航飛行員沒有經過海上起降資格認證,拒絕陸軍直升機降落,經協調降落後又以未列支陸軍加油費為由拒絕為陸軍直升機加油。這種體制設計上的弊端,直到1986年美軍出台《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改組法》才得以革除。此後,參聯會從“議事機構”成為名副其實的統率三軍指揮機構,保證了海灣戰爭和以後幾次美軍聯合作戰行動的成功。我軍這一輪深化改革,重在優化軍委總部領導機關職能配置和機構設置,重在完善各軍兵種領導管理體制,重在調整機關職能、指揮權限、組織結構、部門利益,靶標聚焦體制重構,解決的是“脖子”以上的問題。這不是一般的小修小補,必然面臨許多風險和困難。

——攻克結構性矛盾。結構決定功能,優化結構可以起到“1+1>2”的效果。2008年俄格軍事沖突後,俄軍反思“勝利中暴露出的嚴重問題”,認為軍兵種結構不合理、官兵比例失調等問題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隨後,俄軍強力推進“新面貌”改革,將30多名高級將領免職,更換國防部3個副部長、2個軍種總司令及參謀長,克服軍兵種和部門利益掣肘,推動俄軍由大戰動員型向常備機動型轉變。我軍歷史上也經過多次調整改革,雖然在壓縮數量上取得顯著成效,但在力量結構上仍然存在頭重腳輕尾巴長的問題。優化軍事力量規模,不是撤銷一兩個建制單位就能解決的。客觀上看,我軍總的數量規模還有些偏大,軍兵種比例、官兵比例、部隊機關比例、部隊院校比例不夠合理,非戰斗機構和人員偏多、作戰部隊不充實,老舊裝備數量多、新型作戰力量少等問題仍然比較突出。從調整優化結構入手解決這些問題,是一次脫胎換骨的“大手術”,必然會有一場從上到下、從里到外的“立體震蕩”,給我們帶來的沖擊也將是多層面、全方位的。

——攻克政策性問題。政策制度是撬動全局的有效杠桿,對軍隊建設發展的影響是根本性的。美軍院校學員分配時,到一線部隊的歡欣鼓舞,到五角大樓或參聯會機關的情緒低落,這與美軍的政策導向有很大關系。美軍明確規定軍官晉升順序,上過前線的優于留在後方的,基層部隊的優于總部機關的,這就決定了美國軍人只有經過戰火洗禮和基層歷練,才能獲得更多晉升機會。我軍現行的政策制度,隨著形勢任務發展變化,許多已不適應國家政策制度創新步伐,遲滯于軍事實踐的發展,特別是在軍官職業化、軍民融合等方面明顯滯後。要改變這種現狀,就必須以改革的思路,注重從政策制度上解決問題,調整改革干部選拔任用、征兵及退役安置、傷病殘人員移交等政策制度,切實用好的政策制度維護保障官兵利益、吸引集聚優秀人才。如何回應官兵關切、適應軍隊需要、餃接國家政策,形成一整套完善適用、適度前瞻的政策制度體系,有大量艱苦細致工作要做。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