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請勿信手戳傷軍人痛點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沙中石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5-11-04 18:05

都說,軍人是最神聖的。

無論哪個時期,軍人都有著安危系之的強烈“存在感”,軍強兵精,可依可靠,國人滿滿“安全感”。

遠的不說,98長江抗洪,某部上萬官兵已接到裁撤復原命令,仍義無反顧沖上洪水吞噬的堤壩,叫響“我不知道明天會干啥,但軍裝在身,我知道現在該干啥”;08汶川抗震,在沒有地面指引、氣象條件極差情況下,傘兵某部官兵寫下遺書毅然決然從5000米高空跳下,用命換回震情信息;天津塘沽特大爆炸,含淚“向犧牲的戰友敬最後一個軍禮”,毅然逆人流前行的背影讓人鼻尖發酸,心里托底。

……

你以生命保家國,我敬你最可愛的人。著名記者魏巍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對著以血肉之軀矗起民族脊梁的志願軍發出肺腑心聲,以及那篇《誰是最可愛的人》,帶給我們祖父輩、父輩的熱淚感動。

這感動,不應該在我們一代退化、變味,淹沒于洶涌而來的“指尖上的網絡”。

放眼世界,對軍人固化的擁護、敬佩之心,在“一網打盡”的今天,也無一例外。

在美國,網上網下對“當兵的”多見溢美、鼓勵之詞,即使爆出虐囚丑聞、個別不雅行為等,民眾也大都以“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或“一人之過,不能否定全盤”的客觀求實態度予以諒解。

“每個人都知道,正是軍人的犧牲才讓國家擁有和平。”這在美國是一個普遍認識。當美國人在網絡上談起前陸軍上將彼得雷烏斯犯錯辭職時,絲毫沒有因他個人而引起對軍人不好的聯想。網上“因為常人都會犯的錯誤使他無法再為國家服務,這很可惜”的呼聲一度“爆棚”。

拿破侖說︰“如果一個國家的軍人還不如商人受人尊敬,那麼這個國家離亡國就不遠了。”

可謂名言至理,應當啟人警思。可自媒體時代人人手握“麥克風”,紙上談兵匯聚成強大輿論場,不經意間,“黑”“吐槽”“惡搞”軍人等惡言劣行大行其道,讓屹立冰天雪地不覺寒、窩居深山老林不知苦、堅守“5+2”“白+黑”崗位不言累的“最可愛的人”,成了仇視鄙夷、倒髒潑污的對象,曾引以為豪的“我是解放軍”成了網上的眾矢之的。

“標題黨”無良追求點擊率和經濟效益,對軍事報道挖空心思斷章取義、歪解誤讀、吹毛求疵等,跟風評論惡意攻擊、以罵為樂;對詆毀、抹黑黃繼光、邱少雲、“狼牙山五壯士”等革命先烈的卑劣文章,看什麼信什麼、听什麼認什麼,毫無鑒別力,妄議妄傳,麻木譏諷;休假被緊急召回,為趕上即將發車的火車,士兵手持士兵證到軍人窗口買票,被奚落為“搞特權”,圍觀指責,只得尷尬退回,網上仍不依不饒質疑“軍人憑什麼優先”。

……

戎裝擔起的是社稷,鋼槍守衛的是和平。軍隊和軍人的網絡形象和聲譽,關系軍民“魚水情”,關系國防安全。故意在網上抹黑歪曲軍隊的人用心險惡,蓄意通過網絡毀我軍魂、亂我心智最終“和平演變”的禍心昭然若揭。

從人民中走來、始終與人民血脈相連的軍隊,從不拒絕網民的正常監督,但網民也要擦亮眼楮,對網上信息先過腦再過“手”,明辨是非、講求事實,不人雲亦雲、不盲目娛樂、自毀“長城”,使“親者痛,仇者快”。

須知,一個國家對待軍人的態度,折射的是對待國防和家園安全的認知。軍隊需要網上“換位思考”的真誠理解,更需要網民對“軍隊特殊地位”的真切重視。因為,對軍隊的重視與尊敬,就是對國家穩定、安居樂業的重視與支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