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峰︰一名中國士兵的3.75公里“長征”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丁海明 錢曉虎責任編輯︰姚遠
2015-11-12 02:16

北京軍區某部三級軍士長郭峰,囊括“裝甲兵王”“坦克神醫”“全能教頭”美譽,在平凡崗位詮釋著“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的追求與擔當——

一名士兵的三點七五公里“長征”

郭峰與戰友在訓練場上。本報特約記者 張坤平攝

本報訊 記者丁海明、錢曉虎報道︰立冬,寒意漸濃,該給坦克做過冬保養了……太行山下,北京軍區某部三級軍士長郭峰像往年一樣,在3.75公里坦克專用訓練道上重復著他的鋼鐵職責。

從軍17年,郭峰把青春刻進了晉南這片丘陵——他的陣地是這條3.75公里的山道,他的職責是為全軍培訓裝甲兵戰斗骨干,他的夢想是鍛造我軍新型裝甲兵方陣——3.75公里的“長征”,這條訓練道被坦克履帶碾下去半米深,他的夢一天天成真。

郭峰,面色黝黑、白發叢生,其實只有36歲。他的“長征”,是軍事斗爭準備一線官兵的縮影——

3.75公里,是他的“礪劍路”。在這說短很短、說長很長的訓練道上,他駕駛坦克超過500個小時,隨車保障超過3000個小時,也許是全軍與坦克最“纏綿”的士兵。5000多個日夜,他拿下了國家和軍隊聯合頒發的裝甲車輛駕駛員和裝配工兩個最高技能職業資格證書,成為集駕駛、射擊、通信、修理專業于一身的“裝甲兵王”。

3.75公里,是他的“兵工廠”。在這學會看似容易、學精難如登天的專業領域,他把3代主戰坦克裝了拆、拆了裝,摸透了170多輛坦克的“脾氣秉性”。某新型坦克出現故障無人敢修,他藝高膽大,拆開2萬多個零件擺了半個操場,重新裝起後雄風如初。許多部隊視如法寶的《坦克常見故障診療手冊》出自他手,同行都稱他是“坦克神醫”。

3.75公里,是他的“講武堂”。在這說小很小、說大很大的訓練場上,他和戰友們為陸軍裝甲集群、海軍陸戰隊戰車、空降兵鐵甲,培養輸送了數千名裝甲兵戰斗骨干,其中158人成為特級、一級坦克駕駛員。他“全能教頭”的威名傳遍全軍裝甲部隊,今年紀念抗戰勝利首都閱兵的裝甲方陣中,不少坦克馭手是他的“弟子”。

3.75公里,是他的“烽火台”。在這戰車轟鳴不息、戰爭拷問不止的演兵場上,他的目光超越了周圍的山梁。他和戰友們致力創新教學法,教技術更教戰術,練打靶更練打仗,在全軍率先構建以信息為主導的實戰化培訓體系。從這里畢業的學兵,可不經適應性訓練直接遂行戰斗任務。

3.75公里“長征”,郭峰走出了精彩軍旅人生,閃亮的榮譽鋪展在這輝煌而寂寞的長路上︰全軍愛軍精武標兵、全軍百名好班長、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一等獎、一等功臣……履帶親吻大地的聲音日夜相伴,這彎彎山道鐫刻著他的堅守與眷戀。

短評 士兵不怕“長征”難

一粒石子,鋪在路上,承載時代車輪隆隆前行;一滴水珠,匯入洪流,領略逐夢的壯闊航程;一縷陽光,照耀大地,呼喚理想與擔當,奔向前途和希望——走在3.75公里“長征”路上的郭峰,讓人想起這粒石子、這滴水珠、這縷陽光,讓人思索這平凡之中,蘊藏著多少使命、成就與自豪。

“英雄雨打風吹去,太平歲月最蹉跎。”一支軍隊浴血火而不敗,卻可能被和平銷骨蝕魂。郭峰,一個士兵,用他17年的軍旅告訴我們︰既然來當兵,家國天下便在肩頭;既然戎裝在身,就不能醉享太平——愛軍精武,需要這樣“敢于有夢”的士兵;軍事斗爭準備,呼喚這樣“勇于追夢”的士兵;踐行強軍目標,離不開這樣“勤于圓夢”的士兵。

這是一個英雄的士兵,這是一支軍隊的“長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