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作戰,政治工作如何服務保證戰斗力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總政治部組織部責任編輯︰姚遠
2015-11-13 04:07

軍事領域是最具活力的領域,最需創新,最忌保守。面對信息化條件下戰爭形態、作戰方式、指揮模式和制勝機理的嬗變,深入探究信息化作戰政治工作作用機理,既是踐行政治工作時代主題的重要內容和具體體現,也是聚焦打仗發揮生命線作用的現實需要和緊迫任務。

信息化作戰政治工作面臨的現實挑戰

隨著信息技術迅猛發展,現代戰爭加速向“信息化+智能化”演進,戰場環境、作戰力量和作戰方式發生深刻變化。我軍政治工作既迎來創新發展的廣闊舞台,也遇到許多新的時代課題。

戰略博弈目的有限,政治考量因素更多。當今時代,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深入發展,國際社會日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受國際公約、國際輿論、道德準則等多重因素制約,世界範圍內發生的沖突與對抗趨于分散化、局部化。信息化戰爭不再是過去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戰略指導的重心在于控制戰局、達成政治目的;不再像機械化戰爭那樣動用全部武裝力量畢其功于一役,打還是不打、什麼時候打、怎麼打、打到什麼程度,都要服從服務于政治需要。

信息技術深度應用,素質需求內涵更廣。信息技術的運用和發展,沒有也不可能改變人是戰爭的決定性因素,而對參戰人員的素質需求越來越高。對手的高新武器再先進,自身也會存在“死穴”,如何準確找到其“阿喀琉斯之踵”、擊其體系要害,需要指揮員具有高超的謀略智慧。武器裝備信息化程度再高,也不可能自發其能、自顯其威,如何實現人機一體、發揮手中武器的最大效能,需要戰斗員具有過硬的信息素養。高強度對抗、高烈度毀傷,給參戰人員身心帶來巨大震撼,如何做到冷靜應戰、不自亂陣腳,需要官兵具有穩定的心理素質。

參戰力量運用多元,凝神聚力任務更重。未來作戰“平台中心”讓位于“體系中心”,一體化聯合作戰成為基本形式。只有把各作戰要素、單元和系統“攥指成拳”,才能發揮體系作戰效能。陸海空天“有形空間”與網絡電磁認知“無形空間”交織並存,呈現出“多維空間+點戰場”形態,只有整體布勢、聯通聯動,才能化局部優勢為戰場勝勢。參戰軍種、作戰要素、指揮層級之間協同要求高、難度大,只有增強作戰模塊之間的“粘合度”,才能實現1+1>2的綜合效能。

交戰對象隱身遁形,攻心奪志致效更難。信息化條件下,戰爭制勝的重要標志就是征服對方意志,不僅是軍心士氣的對抗較量,還體現在對政情民意和社會輿論的影響爭取。無人、無聲、無形正在成為信息化戰爭的主要形態,無人化作戰力量逐步取代戰場上的有生力量,電磁炮、激光炸彈等隱形兵器逐步取代以化學火藥能為毀傷機理的傳統火器,超視距遠程打擊逐步取代近戰搏擊,作戰雙方幾乎見不到面。可以預見,未來作戰中輿論較量、心理對抗、法理爭奪日益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二戰場”,重要性與艱難度都空前加大。

作戰行動精準快捷,跟進服務要求更高。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量子密碼等重大技術的突破,使作戰由“技術決定戰術”發展為“技術決定戰略”;在情報、偵察、通信等各要素的支撐下,“1枚導彈摧毀1棟指揮大樓”式體系破擊成為現實;“攻擊窗口”或“交戰機會”時敏性以分秒計算,“1分鐘決定戰斗結局,1小時決定戰局勝負,1天決定國家命運”。過去戰爭中經常運用的“人海戰術”“近戰夜戰”“持久作戰”等戰法難以施展,相應形成的戰時政治工作傳統做法不加以改進,未來作戰中就可能陷入融不進、跟不上、夠不著的困境。

信息化作戰政治工作組織實施的內在要求

信息化戰爭相對機械化戰爭,制勝機理最顯著最本質的變化在于技術形態信息化、作戰對抗體系化,信息流聚合主導物質流能量流。我軍政治工作作為軍事系統的有機組成部分,必須適應戰爭制勝機理變化的客觀需要,從指揮觀念、組織形式到運行機制、方法手段等進行創新變革,推動傳統優勢與信息技術高度融合,用數據鏈加固生命線,以信息力強化生命力。

適應信息化作戰政治制約、多方聯動的特點,政治工作在籌劃指導上必須關照全局、把向控局。戰爭的政治屬性,從根本上制約著軍事目的、力量規模、策略選擇和戰局發展。我軍戰時政治工作是黨在軍隊作戰期間的思想工作和組織工作,根本任務是保證黨中央、中央軍委戰略意圖在作戰行動中的貫徹落實。組織開展政治工作第一位的是,強化官兵尤其是各級指揮員的政治意識、全局意識、號令意識,堅持把實現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戰略意圖作為最高目的,把貫徹執行習主席和軍委命令指示作為根本要求,堅決服從服務于黨和國家戰略目標,叫打就打、叫停就停,不盲目追求單純軍事效果,開好局、控好局、收好局。

適應信息化作戰體系對抗、要素集成的特點,政治工作在組織指揮上必須融入體系、一體實施。信息化作戰依托信息網絡融合各類作戰要素、單元和系統,其能力的形成依靠于體系結構的耦合度。政治工作只有融入大體系,結合、貫穿、滲透到作戰各領域全過程,才能更好地發揮作用。要強化結構功能上的“融”,適應扁平化模塊化合成化要求,做到與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相契合相餃接;強化決策指揮上的“融”,改變以往相對獨立、自成體系的決策指揮模式,做到與軍事指揮同步研究、部署和展開;強化組織實施上的“融”,緊貼作戰任務和進程,做到任務一並下達、情況一並反饋、計劃一並調整、績效一並評估,保證與軍事行動交融交互、相輔相成。

適應信息化作戰信息主導、網聚效能的特點,政治工作在運行方式上必須基于網絡、數據支撐。信息化作戰制勝的核心在于奪取制信息權。在大數據時代,必須探索形成“政治工作+信息網絡”的新模式,努力實現由“網下政工”向“網上政工”轉變,佔領信息網絡主陣地,搶佔網絡政治工作制高點;由“傳統政工”向“信息政工”轉變,善于依托信息手段開展政治工作,借助信息網絡自動檢索、智能識別、輔助決策等功能快速獲取、分析和處理思想信息;由“粗放政工”向“精確政工”轉變,重視政治工作作戰數據開發運用,動態更新完善作戰數據庫,實時掌握官兵思想心理反應、戰傷戰損補充、戰場紀律執行等情況,為決策指揮提供科學可靠參考。

適應信息化作戰全維立體、無疆無界的特點,政治工作在內容手段上必須拓展領域、借力增效。信息化戰爭作戰空間由“三維立體”向“多維一體”轉變,戰場範圍由“物理領域”向“認知領域”延伸,需要強化大政工理念,構建點線面有機統一、全維全域覆蓋的政治工作網絡。要形成主體合力,打通各層級各部位政治工作指揮、組織、協調等環節鏈路,實現縱向貫通、橫向交互、整體聯動;形成全員合力,發揮聯合指揮機制“粘合”作用,發動作戰、情報、偵察、預警、保障等各要素黨員干部,齊心協力開展思想政治工作;形成軍地合力,通過健全政策制度、明確軍地職責、完善協調機制等方式,把部隊、家庭、社會餃接起來,匯聚同心同向的強大正能量。

適應信息化作戰瞬時交戰、以快制快的特點,政治工作在時機時效上必須因時而動、以變應變。機械化條件下的作戰是“大吃小”,信息化時代的作戰則是“快吃慢”。未來作戰特別是海空交戰,時空轉換快,攻防節奏變化快,戰場態勢發展快,“勝一籌”關鍵在于“先一籌”,把握良機重在搶佔先機。應當充分預研預置,根據總體作戰目標,分析研判作戰中可能發生的復雜困難情況,研究制定預防和果斷處置的對策措施;優化工作流程,利用指揮網絡平台功能,加強上下貫通、左右聯系,減少層級、精簡文電;注重靠前指揮,政治干部深入戰位、深入官兵,化整為零、見縫插針,及時有效地處置危急情況、化解矛盾問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