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營房到底該建成什麼樣?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牛輝 姜玉坤 馬勇責任編輯︰姚遠
2015-11-19 03:12

部隊營房到底該建成什麼樣

——來自沈陽軍區全軍營房改建試點單位的調查報告

■本報記者 牛輝 特約記者 姜玉坤 通訊員 馬勇

方漢 繪

話題背景

習主席強調的營房就要有營房的樣子,深刻闡明了新時期軍隊營區營房建設必須以遂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為牽引。一支軍隊怎麼設計建造營房、怎麼生活宿營,也折射出這支軍隊打仗觀念樹得牢不牢。部隊營區作為一個作戰單位的基地、屯兵練兵的場所,如何首先滿足戰備和作戰需要?如何按照“一保戰備、二保生活”原則,把營區規劃當成作戰計劃來擬定,把營房建設方案納入作戰預案來設計,用戰斗力標準衡量建設成效?請看來自沈陽軍區全軍營房改建試點單位的調查報告。

基層探訪

基層部隊營房建設作戰效能如何?

●理念深受傳統束縛●設計缺少機制支撐●細節尚無具體標準

新建營房咋沒充分發揮出作戰效能?深秋時節,記者到沈陽軍區某團采訪,恰逢該團組織戰備拉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官兵出動速度並沒有太大提高。

剖析原因,該團領導反思道︰“營房建設理念受傳統束縛,存在重生活輕實戰、重管理輕打仗現象,這是導致新營房作戰效能不高的根本原因。”

記者探訪沈陽軍區一些部隊發現︰有的單位新老營房對比,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室內更寬敞明亮了,設施更配套齊全了,環境更溫馨宜人了,而在增強作戰功能方面卻少有建樹。

“打仗意識淡化,營房建設理念必然日趨生活化。”多位營房部門負責人不約而同地談到,當前不少部隊營房建設對照打仗標準還有差距,其主要原因是受“部隊大院”等傳統思維束縛。

“如果思維禁錮是主觀原因,那麼機制空白則是客觀因素。”對沈陽軍區某旅來說,按照打仗標準建設新型裝甲車庫成了他們眼前的一大難題。按照規定,庫房建設要經過軍區有關部門設計,軍區和集團軍專家組審核招標,設計與招標要綜合考量經費預算、性價比等諸多因素,打仗標準只作為其中一項考慮,很難把作戰功能擺在首位。

第39集團軍某師領導說,有的部隊領導認為,營房設計只是營房部門的業務工作,管設計的不管建設,管建設的不管使用,使用營房的不管設計和招投標,致使懂打仗的人不參與設計,難以謀求新建營房作戰功能最大化。

整治對策

立足現有條件怎樣跟上打仗步伐?

●轉變理念聚焦打仗●多方協作聯合設計●實戰標準融入細節

警報響起,迅速啟封的車輛載著全副武裝的官兵快速集結……前不久,第40集團軍組織營區新改建的某團全員全裝緊急拉動,部隊出動時間比過去縮短了30分鐘。該團團長李瑩感慨地說︰“這是在營房建設中強化打仗理念帶來的新變化!”

李瑩介紹說,去年團隊進行營房建設時,正趕上部隊開展戰斗力標準大討論。他們將“如何強化營房建設的打仗意識”“如何增強新建營房的作戰功能”等話題引入大討論,引導官兵摒棄過時思維觀念,探索按照打仗標準建設營房新路子。

記者對比該團營區老照片發現,過去擋道的花花草草、廣場噴泉、樓閣亭台等紛紛不見了,道路的直角彎全部改成能滿足大型車輛快速出動的大弧度彎;對營區營房、部隊集結點和訓練場進行統籌規劃,在營區內外配套了縱橫交錯、滿足重型裝備車輛出動的環狀道路,建設了多個出入口和集結場,使部隊出動速度大幅提升。

在沈陽軍區某工兵團,官兵正在享受著聯合設計帶來的“福利”。過去該團大型機械裝備一直露天存放,在設計新庫房時,他們主動協調上級,將多個涉及戰備、訓練、保障的部門人員及基層官兵代表,一並請上設計席。大家站在打仗高度提出合理化意見建議,使設計圖紙一出爐便帶著濃濃的打仗氣息。

走進裝備庫房記者看到,大跨度、大進深鋼架屋頂結構不僅可滿足各類裝備停放保養需求,還為裝備更新換代預留了空間。該團還針對擔負國家應急搶險任務的實際,新建了非戰爭軍事行動物資庫,配備了裝卸載升降平台及吊裝設備,提高了物資裝卸載效率。

隨著第16集團軍某旅營建任務竣工,營連兵器室、器材室、儲藏室、給養庫等“三室一庫”全部配置在一樓入口處,官兵搬運裝載物資器材時間大幅縮短;戰士宿舍進行了整合改造,走廊寬度和宿舍內兩床間距由2米拓寬至近4米,去掉了營連門口的台階,確保攜帶裝備的官兵緊急出動時互不干擾……

改革展望

按照打仗標準抓營房建設任重道遠

●緊貼實戰立足長遠●聯合設計勢在必行●注重細節打破傳統

“按照打仗的標準建設營房,首先要立足長遠!”沈陽軍區聯勤部營房部門領導說,部隊建營房不能趕時髦,要真正以部隊使命任務和戰斗力建設為牽引,這樣立足長遠才不會成為空談。

“按照打仗標準建設營房,出台聯合設計機制勢在必行!”第39集團軍後勤部領導認為,營房設計是戰斗力建設基礎工程,應盡快推出聯合設計機制,將懂打仗的骨干納入營房設計人員行列,將部隊使命任務、作戰預案等打仗要素納入營房設計之中。

第39集團軍某團保障處處長劉清國說,目前不少部隊營房設計中采取了“人裝分離”的理念,人員集中居住、裝備集中停放,有的營房和庫房距離較遠,影響緊急出動速度。對此一些官兵建議,公安消防部隊實現了“兵舍車庫一體化”,車庫正對著馬路,遇有緊急情況,官兵可直接從宿舍滑降到車庫快速出動。部隊營房設計,尤其是戰備值班分隊和快反分隊的營房,可充分借鑒這一理念。

按照打仗標準建設營房,要注重作戰要素的整合。剛剛完成新營區建設任務的沈陽軍區某團黨委建議︰將作戰指揮中心、值班室、軍官訓練中心、指揮自動化工作站等集中設置,實現要素集成,實現戰備、訓練、人防和電磁防護設施等功能有機結合,提升綜合保障能力。

“細節不僅包括各類作戰要素,也包括非作戰要素。”沈陽軍區“雷鋒生前所在團”領導接受采訪時說,以營區綠化為例,首先要考慮不影響部隊出動,並能對重要目標進行隱蔽偽裝;營區內道路設置則要根據使命任務和裝備性能調整,確保每一條道路、每棟營房都為打仗而建。

釣魚城“獨釣中原”36年的啟示

■高志文

十三世紀,當整個歐洲都在蒙古人的鐵蹄下顫抖的時候,中國的西南卻有一個面積只有2.5平方公里的彈丸小城,與所向披靡的蒙古大軍頑強對抗了36年。它就是位于今天重慶合川的釣魚城。

外城築在懸崖峭壁上,有城門卻無路,軍民出城靠臨時搭建棧道,不用時則撤收;城內有數千畝良田和四季不絕的水源,軍民結合、耕戰結合、可攻可守;設置面積達5000平方米“九口鍋”,碾制火藥,制造鐵雷、火炮等殺傷性武器;環城馬道寬度可以令3匹戰馬齊騁,5名士兵並行,便于炮車緊急機動和力量支援……戰備貫穿至每個細節,防御細化到一磚一瓦,這是釣魚城在南宋其他領土陸續陷落,能抵御蒙古鐵騎36年“獨釣中原”的重要原因。

釣魚城的建設雖然是冷兵器時代要塞防御的典範,其折射的戰備思想同樣給我們推進營房建設以啟示︰營房就要有營房的樣子,營房的樣子雖然沒有標準樣板,但必須有共同“里子”——打仗功能。軍營姓“軍”,作為屯兵練兵的場所,戰備出動的基地,應該把具備打仗功能放在建設首位,把戰備功能貫穿每個細節。營房建設首先多想“營防”,這樣才能盡快實現從“養眼”到“養戰”的轉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