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強軍興軍的必然選擇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吳銘責任編輯︰黃楊海
2015-11-30 03:04

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的召開,標志著我軍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整體性革命性改革全面展開。習主席在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為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指明了方向。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根本目的是實現強軍目標,重中之重是軍隊領導指揮體制改革。軍隊領導指揮體制包括領導管理體制和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兩個方面。這次改革,將改變長期實行的總部體制、大軍區體制、大陸軍體制,構建“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體制。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軍隊領導指揮體制變動最大的一次,是一次結構性、革命性的體系重塑,改革推動力度之大、觸及利益之深、影響範圍之廣前所未有。深刻認識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對于統一全軍思想和行動,增強貫徹落實的堅定性自覺性至關重要。

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順應世界新軍事革命潮流、契合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時代要求

我軍現行的軍委總部和軍種、大軍區領導指揮體制,是歷史形成的,已經穩定運行六十多年,對推進我軍建設發展、保證各項重大任務完成,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隨著形勢任務的發展,其局限性、滯後性日益凸顯,難以適應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我軍新時期使命任務的新要求,迫切需要改革創新。

從世界新軍事革命潮流看,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趕上世界潮流、加速我軍現代化建設的時代課題。當前,世界新軍事革命深入發展,武器裝備遠程精確化、智能化、隱身化、無人化趨勢明顯,戰場不斷從傳統空間向新型領域拓展,高超聲速武器將從根本上改變傳統的戰爭時空觀念,戰爭形態加速由機械化向信息化演變。世界各主要國家都在積極調整安全戰略、軍事戰略,不斷采取新的重大舉措重塑軍隊組織形態,以適應信息化戰爭的需要。美國、俄羅斯、日本等國,在大力推進作戰思想、軍事技術、武器裝備創新的同時,也在不斷進行領導指揮體制的調整創新。俄羅斯2008年開始大刀闊斧推進“新面孔”軍事改革,重點是領導指揮體制的重塑,將原先以陸軍為主體的六大軍區,合並組建成東、西、中、南新四大軍區,統一指揮轄區內陸、海、空三軍部隊,建立起適應現代戰爭要求的聯戰聯訓指揮體制。目前,我軍打信息化戰爭的能力不夠、各級指揮信息化戰爭能力不夠的問題比較突出,軍事斗爭準備中存在不少致命的短板弱項,究其原因,與領導管理體制不夠科學、聯合作戰體制不夠健全等體制性障礙密切相關。解決這些深層次的矛盾問題,必須以科學理念為指引,大膽改革創新我軍的領導指揮體制,為贏得軍事競爭優勢提供有力制度支撐。

從國家全面深化改革要求看,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八大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是國家政權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目標任務,是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對此作出了明確部署要求,也已經納入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盤子。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是武器裝備現代化、軍事人才現代化、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全面協調發展的進程。只“利器”不“改制”是不行的,甲午海戰北洋艦隊覆滅就是慘痛的歷史教訓。經過長期努力,我軍的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已經有了較快發展,而體制編制則成為制約戰斗力生成的主要短板,迫切需要通過改革創新,迅速調整優化體制編制和軍事力量構成,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重塑軍隊領導指揮體制,是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關鍵環節,也是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標志。

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加強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全面落實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制度安排

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制度的核心要義。軍委主席負責制是我國憲法確定的根本軍事制度,是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最高實現形式。我軍現行的總部、軍區領導指揮體制,集決策、執行、監督職能于一體,暴露出不少弊端。特別是四總部權力過于集中,事實上成了一個獨立領導層級,代行了軍委許多職能,客觀上影響了軍委集中統一領導。這次軍隊領導指揮體制改革,最根本的就是要通過一系列體制設計和制度安排,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進一步固化下來並加以完善。強化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強化軍委主席負責制,真正使軍隊的最高領導權、指揮權集中于黨中央、中央軍委,確保軍隊一切行動听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領導指揮體制改革後,軍委機關由“總部制”調整為“多部制”,原來權力高度集中的“總部領導機關”,變成權力互相有所制約的“軍委辦事機關”。大軍區也不再是權力很大的“一方諸侯”,而是形成“戰區主戰、軍種主建”,作戰指揮職能和建設管理職能相對分離的新格局。這樣更加有利于加強中央軍委的集中統一領導,更好地落實軍委主席負責制,為習主席和軍委牢牢掌握對全國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指揮權,提供堅強的組織體制機制保證。

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使命任務的內在需要

軍隊的根本職能是能打仗、打勝仗。衡量領導指揮體制優劣,必須堅持戰斗力標準。我軍長期以來實行作戰指揮與建設管理職能合一、建用一體的體制,這是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形成的。現在看,這種體制越來越難以適應現代軍隊專業化分工的要求,難以適應信息時代能打仗、打勝仗的要求。突出的問題是領導機關臃腫龐雜、作戰指揮職能不突出、聯合作戰體制不健全,聯不起來的問題嚴重,有事還得臨時建機構、拉班子,總部、軍區承擔不起諸軍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的任務。聯合作戰指揮體制搞不好,聯合訓練、聯合保障體制也理不順,這已經成為制約我軍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最大體制性障礙。這次改革,就是瞄著這些突出矛盾問題,下決心動刀子,重塑能打仗、打勝仗的新體制。

首先是重塑軍委機關,突出核心職能,加強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和戰略謀劃、戰略指揮、戰略管理職能,下放代行的軍種建設職能,剝離具體管理職能,調整歸並相近職能,使軍委機關的指揮、建設、管理、監督四條鏈路更加清晰,決策、規劃、執行、評估職能配置更加合理。其次是構建聯合作戰指揮體系,著眼構建平戰一體、常態運行、專司主營、精干高效的戰略戰役指揮體系,完善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使軍委作戰指揮功能得到實質性加強。同時健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把作戰指揮職能和建設管理職能相對分離,戰區主要負責聯合作戰指揮,軍兵種主要負責部隊建設管理,使戰區和軍兵種在軍委的統一領導下各司其職、各負其責。這樣,在軍委和戰區層級,都可以更好地把諸軍兵種力量統起來、聯起來、用起來,有效解決“聯不起來”“打不了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問題,既符合聯合作戰統一指揮的要求,也符合軍種專業化、體系化建設要求。

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加強對權力的制約和監督、深入推進正風反腐斗爭的治本之策

權力是需要監督的,沒有監督的權力就會異化,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長期以來,部隊一些領導和機關存在濫用權力、違規違紀違法辦事的現象,“四風”和腐敗現象滋長蔓延。究其原因,很重要的是對權力缺乏有效的制約和監督機制,特別是對領導機關、領導干部的制約和監督形同虛設。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中央軍委狠抓正風反腐,軍隊的“四風”問題和腐敗現象蔓延的勢頭得到遏制,但深層次問題還沒有完全破解,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良好局面還任重道遠。必須堅持標本兼治,在堅決“打虎拍蠅”的同時,從體制機制上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這次改革,按照決策、執行、監督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原則,區分和配置不同性質的權力,重點解決紀檢、巡視、審計、司法監督獨立性和權威性不夠的問題。組建新的軍委紀委,由軍委直接領導,同時向軍委機關部門和戰區分別派駐紀檢組。軍委審計署由軍委直接領導,審計監督全部實行派駐審計。組建新的軍委政法委,由軍委直接領導,解放軍軍事法院和檢察院由軍委政法委領導,同時調整軍事司法體制,按區域設置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通過改革,將推動形成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這樣調整改革後,更加有利于發揮紀檢、巡視、審計的監督作用,有利于司法機關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職權,有利于防止和克服對本級黨委機關特別是主要領導監督不力、“有案不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等問題的發生,有利于編實扎緊制度的籠子,從根本上鏟除滋生腐敗的土壤。

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解決機關臃腫龐雜、把軍隊搞得更加精干高效的有力舉措

兵貴精不貴多。信息化戰爭是“體系支撐、精兵制勝”,更決定了必須走精兵之路。習主席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上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國要裁減軍隊員額30萬。這不僅昭示了中國要走和平發展之路,也昭示了中國軍隊要走精兵之路。壓縮軍隊規模,必然要求精簡機關和非戰斗機構人員。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鄧小平同志就曾尖銳指出︰“這樣龐大的機關,不要說指揮打仗,跑反都跑不贏”。並提出“精簡整編,著重精簡軍以上的人員、干部和機構。精簡整編,要搞革命的辦法。用改良的辦法,根本行不通。”長期以來,我軍“頭重腳輕尾巴長”的突出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很好解決,機關臃腫、機構重疊、層級太多、直屬單位龐雜等問題表現突出,嚴重制約影響部隊領導管理效率和聯合作戰行動的高效指揮。這次改革,堅決貫徹精簡高效的原則,從軍委機關到戰區、軍種和戰區軍種各級機關,無論是單位等級、內設機構還是人員編配,都堅持從嚴從緊控制。特別是軍委機關帶頭精簡,局以上減少一個領導層級,普遍降低機構等級,大量壓縮機構數量和人員編制員額,大幅度減少直屬單位,在解決“頭重腳輕尾巴長”問題上邁出了一大步,為全軍調整改革帶了好頭。軍委和戰區、軍種領導機關的精簡高效,必將有利于提高領導管理和作戰指揮的質量效能,同時也有利于改進作風,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五多”等頑瘴痼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